两岸三地 我们共同成就了楼歪歪楼脆脆...

我们共同成就了楼歪歪楼脆脆

分享

【新三才网讯】一段时期以来,“楼字辈兄弟”接二连三,出尽风头——先是上海“莲花河畔景苑”在建楼房被“压力差”压成“楼脆脆”;继而南京正在施工的“中兴大楼”塌方,致使一墙之隔的“望江矶2号”5栋房屋相继开裂,居民紧急疏散到附近酒店或投亲靠友;几乎与此同时,成都“校园春天”小区的两栋相邻楼房发生倾斜、靠在一起,成了“楼歪歪”。愤慨也好,无奈也罢,人们不得不正视这一现实:“质量安全”这条底线已经垮了。而在接二连三的类似事件中,此话题早已引发“审丑疲劳”。

说到建筑质量,人们常呼吁该学学英国那家名叫霍华思·厄斯金的设计公司。该公司在2007年致信上海市政部门,提醒他们外白渡桥设计使用年限为100年,现已到期,请注意维修。此举对英国公司而言只是再平常不过的分内事,可我们却当作童话四处传颂,这只能证明:人家视若生命的“责任”二字,早已被我们弃若敝屣了。换句话说,垮塌的不是一两栋楼房、一两个质量鉴定专家,而是社会大厦赖以矗立、赖以崛起的基石——“认真精神”和“规则意识”,这才是如今种种安全事故的病根。

没有无缘无故的强大,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垮塌。如果形形色色的“垮塌”在社会运转各环节、各领域大面积发生,首先应该检讨的固然是制度,但也不应该仅仅是制度。试想,一个国家,如果普遍将“认真”视为“老实”、“死板”、“难成大器”而一致蔑视,将“照章办事”当作“迂腐”、“不近人情”而联合抵制,那么,你又怎能指望那多如牛毛的规章制度真正得到执行?非食用的化工原料可以加到人类食品中,福尔马林可以广泛用来为腐臭食品化妆……诸如此类,无不是“认真” 缺位,“规则”形同虚设。病灶未除,仅凭四处修堤筑坝锯箭疗伤,要让机体痊愈何异痴人说梦。

而对“认真”这一品质的生存处境稍作考察便可发现:它几乎是光芒不出校园,影响只及儿童;所谓“成长”和“成功”的过程,几乎等同于把一切成文的规则从圣坛踩到脚底的过程。十字路口,当德国人静候绿灯亮起的时候,我们不少人争先恐后地闯红灯、比敏捷,谁谦让,谁就成为被讥笑的掉队者;在权力、金钱、社会地位等资源的争夺战中,谁固守认真精神、坚持规则意识,谁就可能一败涂地,永远与“成功”无缘。“认真”已沦为这样一种弱势道德,怎能不垮塌。

无数实例告诉我们:只要“认真”依然处于弱势,各种由“不必认真”而衍生的怪事、恐怖事就依然会生生不息。而“认真”之所以能成了“弱势道德”,恐怕人人都曾自觉不自觉地贡献过一踩之力。从这一意义上说,“楼脆脆”系列,是大家共同培育的产品。

来源:中国青年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