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最大黑幕 全运会跳水项目金...

最大黑幕 全运会跳水项目金牌全部内定(图)

分享
091014tiaoshui

【新三才网讯】“我提前离开(裁判驻地),并不单是因为身体有病,而是因为不满本届全运会跳水的黑幕,竟然所有金牌都是提前内定的!”  马鸣(应当事人要求,此为化名),55岁,湖南跳水队原总教练,熊倪启蒙教练,熊倪跳水学校原校长,国家A级裁判,本届全运会跳水裁判,已先后参加五届全运会的跳水裁判工作,多次在国际跳水比赛中执法。10月9日,马鸣突然离开本届全运会跳水裁判驻地,官方对外公布的原因是“因为心脏病请假离开 ”。10月10日下午,马鸣告诉捷报联盟记者:“我提前离开,并不单是因为身体有病,而是因为不满本届全运会跳水的黑幕,竟然所有金牌都是提前内定的!” 正是在这次交谈中,马鸣直言接下来的4枚金牌的归属将分别是:男子3米板何冲,女子10米台双人汪皓/康丽,女子3米板双人吴敏霞/陈沁沁,男子10米台周吕鑫。  10月12日下午,当记者再次与马鸣教练取得联系时,全运会跳水比赛已经结束,她两天前所说的4枚金牌归属全部正确。  “裁判可怜可悲,不能有自己的意志”

  记者:全运会跳水最后4枚金牌的归属确实与你之前告诉我们的一模一样……

  马鸣:本来就是内定了的事情,当然是一模一样。更重要的是,这次比赛,不仅内定,而且做得太过了,就算是被内定的队员跳出了问题,金牌却依然还是不能判给别人的。给我的感觉是,这样做裁判可怜又可悲,根本不能有自己的意志。

  记者:那你能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吗?

  马鸣:男子10米台双人的决赛就是再明显不过的例子。林跃/曹缘的表现明显在周吕鑫/王建凯之下,但冠军最终还是给了林跃他们,因为这是赛前就已经定好了的,是不能改变的。林跃因为腹部拉伤,这次比赛的整体表现一直一般,在团体赛中,他和曹缘的排名甚至只在第六位。决赛那天,林跃他们有一个动作也明显没有跳好,但得分仍然比顺利完成了更高难度的周吕鑫他们要高。当打分结果出来,全场的观众一片嘘声便已经是再能说明问题不过的例子。连普通观众都能看出来的问题,裁判就是看不出来。

  “周继红在决定金牌归属”

  记者:那是谁在决定金牌归属?

  马鸣:周继红(国家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国家跳水队领队——记者注)。作为中国跳水目前最高的直接领导,她不仅决定了金牌的归属,而且还决定了裁判的阵容,甚至包括裁判的“生死”。

  记者:你这么说,有什么直接的证据吗?

  马鸣:直接的证据倒是没有。因为如果她做这些事情还要跟每个裁判去说,那倒证明她的影响力还没有大到哪里去,可怕的是甚至她只要放出一点口风,便有人来安排一切了。而这种看上去没有证据的“黑幕”在我看来其实才是更可怕的。作为本届全运会的裁判,我不止一次地听到有裁判说:这块金牌领导已经定给谁谁谁了。而目前在中国跳水界能够决定这一切的,就只有周继红。

  记者:听你这么说,似乎相关运动队“做工作”也是一种正常现象了?

  马鸣:一般来说,某些拥有进入前三名水平队员的运动队“做工作”确实可以说是一种“潜规则”了。不过,据我所知,很多时候大家希望表达的,就是希望自己的队员在决赛时不要被压分,能够提供一个公平竞赛的环境与条件而已。这虽然听起来有些怪,因为体育比赛本来就该如此,但是,大家再通过领导表达一下这样的意愿,严格来说倒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理解的。

  “我已经退休了,再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记者:我们从官方得到的信息是:你是因为心脏病而请假离开的……

  马鸣:我10月9日上午确实是做了一个心电图,我的心脏也确实有一些问题,医生也给开了休息三天的假条,但我离开的主要原因并不是这个,在离开裁判住地前我就跟裁判长余俭说:“你们做得太过分了,我不奉陪了!”

  记者:听这语气,你跟他们相处得好像并不愉快?

  马鸣:可能就是知道我不会听他们招呼的缘故吧,我作为国家A级裁判,年龄、资历也都摆在那里,但是本届全运会,我不要说执法决赛了,就连执法半决赛的机会都没有。他们这样对我,应该与这样一件事有关,上届全运会,半决赛中对田亮的压分相当厉害,我就说了一句公道话:田亮怎么说也是为中国跳水作出了贡献的。最终田亮决赛中拿了冠军,听说周继红因为这事很生气。还有一件事情,应该让周继红对我很不满。上届女子10米台双人的冠军本来是说了要给李婷/ 李娆的,但最终夺冠的是我们湖南向解放军队输送的刘贺瑞/蒋李双,她便说这是我做裁判工作的结果。

  今天,我站出来说这么多,是因为我已经退休了,再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周继红:网上预测没依据

  国家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国家跳水队领队周继红昨日回应“金牌内定”说法。

  “请问周领队,赛前有媒体直接指出本届全运会跳水比赛没有什么悬念,10日左右有网站就贴出了一则关于本届全运会跳水比赛12枚金牌的‘全景式 ’预测,你怎么看?”记者的问题直截了当。周继红迅速收起笑容,随即反问提问的记者,“你是哪个单位的?”在那位记者自报家门后,周继红自语一声“哦”,然后正色回应说:“这个东西我是这么看的,无论是国际大赛,比如奥运会、世锦赛等,赛前都会有一些预测,这些预测的出现和存在都是很正常的。”回答一出,现场一片静寂,提问的那位记者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有再问下去,记者在新闻发布会结束后追着问周继红,“周领队,那你怎么看网上预测的结果和实际的比赛结果一致的情况?是不是存在金牌事先预定的问题?”周继红也条件反射般地反问记者:“你哪个单位的?”在获知记者的单位后,周继红表示,“这些东西是没有依据的,我也没有看过这样的预测。”然后她便匆匆从贵宾通道离开场馆。

  “我们了解到在比赛期间有一名湖南的裁判退出了本届全运会跳水比赛的裁判工作,这是为什么呢?”在记者的一再要求下,周继红昨天开了口:“这个啊,这个事情很简单的,她是由于心脏问题,由于‘身体不适’提出不再担任本届全运会的裁判工作,她有心脏早搏的情况,所以组委会就同意了她的申请。”

 来源:中国经济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