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曾強烈反中 新尚比亞總統薩...

曾強烈反中 新尚比亞總統薩塔未來之路?(圖)

尚比亞新總統 薩塔(Michael Sata)

與其說薩塔對台灣友善,倒不如說他是強烈的反中。他過去對中國大陸在該國的經貿投資剝削尚比亞工人有嚴厲的批評,威脅要與北京斷交,轉而和台北建交,甚至宣稱要「趕走中國人」。   尚比亞反對黨領袖─愛國陣線(Patriotic Front,簡稱PF)的薩塔(Michael Sata)在連續競選失利後,終於在日前第四次參選總統時獲勝,成為這個非洲中南部內陸國獨立以來的第五位國家領導人,也帶領尚比亞自一九九0年代初期舉行多黨民主選舉後,經歷了象徵民主鞏固的二次政黨輪替。

除了我國的幾個邦交國外,大部份非洲國家領導人的更替,都不會是國內媒體觀察及報導的重點,但尚比亞應是一個例外,因為薩塔在二00六年競選時曾公開表示台灣為主權獨立的國家,並宣布若當選將給予台灣外交承認。不過,薩塔的發言也引起中國外交界強烈的反對聲浪。當時擔任中國駐尚比亞大使的現任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李保東直接表示,若薩塔當選將切斷和尚國的外交關係,創下中國近數十年來首次在非洲試圖影響選舉的首例。二00七年二月他曾來台訪問,讚揚台灣的發展經驗,更加深了中共對他的疑慮。

與其說薩塔對台灣友善,倒不如說他是強烈的反中。他過去對中國大陸在該國的經貿投資剝削尚比亞工人有嚴厲的批評,威脅要與北京斷交,轉而和台北建交,甚至宣稱要「趕走中國人」。薩塔深知中國大陸在尚國的經貿投資及中國的商業行為已引起尚比亞人民極大的反感與不安,而他之所以能夠贏得選舉,就是以此民粹路線為訴求。

尚比亞是中共在非洲的傳統友邦,不僅是因為該國開國元老孔達(Kenneth Kaunda)選擇了一黨專政的社會主義路線,更因為中國大陸在本身經濟仍然落後、政治極為動蕩的文革年代,協助修建由尚比亞首都路沙卡(Lusaka)通往坦尚尼亞三蘭港(Dar le Salaam)的坦尚鐵路(Tanzam Railway或Tazara),讓這個內陸國的貿易不至於被少數白人執政的南非及仍受葡萄牙殖民統治的莫三比克所控制,無法出口。坦尚鐵路強化了北京和路沙卡的關係,也是中國大陸和非洲友誼的重要象徵。

尚比亞在一九九0年代初期多黨選舉展開時,執政近三十年的孔達竟然敗給新成立的反對黨─多黨民主運動(Movement for Multi-party Democracy,簡稱MMD)候選人齊魯巴(Frederick Chiluba),過去曾在孔達執政時期擔任公職的薩塔,在選舉之前就已加入MMD,選後自然成為齊魯巴政府的內閣閣員,並在齊魯巴任滿之前,有可能成為其接班人,但齊魯巴卻選擇了非主流的姆瓦納瓦薩(Levy Mwanawasa)代表MMD參選,薩塔在失望之餘,脫離MMD而自行成立PF參選,不過僅獲得百分之三的支持,在十一位候選人中,排名第七。

二00六年薩塔捲土重來,在累積人脈和氣勢後,已近三成的選票輸給姆瓦納瓦薩,是五位候選人中,得票第二高者。姆瓦納瓦薩在二00八年因病過世,尚比亞舉行總統補選,薩塔僅以不到百分之二的差距,敗給代理總統職務的副總統班達(Rupiah Banda)。三年後的今天,兩人再度對壘,薩塔終於一償宿願,以七個百分點擊敗班達,登上總統寶座。在這位以反中(Anti-Chinese)著稱、綽號為眼鏡蛇王(King Cobra)的薩塔成為尚比亞領導人之際,中共究竟該如何反應?尚比亞又應如何發展與中國大陸的經貿投資關係?

首先,中國大陸和尚比亞的雙邊貿易在去年達到二十二億美元,而來自中國的投資則是超過兩億美元,占該國外來投資百分之十五。尚比亞在過去數年經濟成長快速,在國際環境不佳的情況下,今年預計仍將有百分之六點七的成長,這當然和中國大陸的投資與雙邊經貿關係日趨緊密的結果。中國是尚比亞最大的投資國,主要投資項目在銅、鈷、鎳及煤礦,因此不僅是尚比亞需要中國的投資,後者亦在前者擁有重大的經濟利益。

其次,除了中國開礦公司剝削工人和流血衝突遭到嚴厲批判外,來自中國大陸的自營商和養雞業者的競爭,亦衝擊到尚比亞的相關商業活動,引發爭議。這些問題若是不解決,將會擴及到其他國家,導致區域性對中國人在非洲經營的不滿。北京政府若是輕忽薩塔的訴求,勢必會影響到它在非洲的形象,正面回應才是解決問題之道。

再者,儘管薩塔過去曾誓言要和北京斷交,但畢竟這是他競選時的口號,不見得在當選後會付諸實行。在兩岸目前達成外交休兵之際,薩塔也無法操縱北京和台北的外交矛盾,取得利益。薩塔顯然已意識到此微妙關係的轉變,因而在當選後表示歡迎中國繼續在尚比亞進行投資。中共也應順應情勢,不必作出過度反應。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在大選後表示歡迎政權和平轉移,並希望增進兩國經貿合作的說法,就相當符合這個思維。

最後,從非洲國家的政治、經濟和社會變遷的角度來看,民主政治、個人自由、市場經濟、及多元社會,已成不可逆轉的大趨勢。此外,非政府組織積極投入監督治理、捍衛人權、及追求永續發展等議題,因而會對中國在非洲的經營有所批判。中共不能單純以本身習慣的操作模式來進行它在非洲的援助、投資及貿易活動,而必須顧及國際社會的普世價值,否則非洲還會有更多的薩塔出現。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