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菜賤傷農”無力採收 萝卜...

“菜賤傷農”無力採收 萝卜請人吃了比爛掉好(組圖)

菜農韩洪刚

【新三才訊】韩洪刚,河南安阳滑县人,从2001年起在郑州市花圃口游览区黄河大堤四周以每亩650元的价格承包了80亩黄河滩地,种小麦、种玉米,每年平均能收入两三万元。今年拿出60亩地改种萝卜。萝卜丰收,他卻为找销路发愁,收购商给出的价每斤仅四、五分钱。和家人一番合计,韩洪刚決定登报纸,免费赠送给市民食用。

媒体登出免費萝卜的消息后,幾天來有上万人開著上千輛各式各樣车子前來拔萝卜,韩洪刚60亩地栽种的20万公斤萝卜被拔光了,另20亩地种的红薯、香菜、辣椒和菠菜竟然也被偷挖走2万公斤。几天来,韩家损失了数万元。

“这个萝卜最少5万块钱就没了,我雇人把它弄出去运到市场上赔得更多。我但愿大家都把萝卜拉回去吃掉,假如是烂到地里不就烂了吗?拿回去之后大家都吃掉,比烂了强。”韩洪刚说。

這又是一個“菜賤傷農”的悲慘案例。韩洪刚用這種較為達觀的態度來面對難題,“吃掉比爛掉好”。事實上太多的菜農因菜價太低無力採收而認它爛在田里,甚至有菜農因虧損太大受不了而自殺。

日前,香港中文大學財務學講座教授郎咸平針對菜農讓菜烂在田里無力收成但都市人買菜不便宜的怪現象點出了根本徵結。他以上海为例:大白菜一斤一块二,产地大白菜卖到了下游的一级批发市场,三毛,当天卖给隔壁周浦的二级批发市场,七毛,当天卖給消费者一块二,我们到现场去查看,量了距离之后发现,从一级批发到二级批发到零售整个距离只有一公里。当天完成的交易,一公里之内,菜价由三毛钱涨到了一块二,那我请问你一块二,减掉三毛剩下九毛是从哪里来,是什么?最后,实地调研结果发现,全部是我们政府的税费,包括进场费、摊位费,城管工商衞生税务加在一起,上海市老百姓一斤菜要付九毛钱,各位听懂了吗?就算是上游农民种菜不要钱,中游物流一毛钱不要,上海老百姓一斤菜要付九毛钱给政府当税费…上海的菜价为什么这么高?…全部是政府的高税费。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