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第四次量化寬鬆來襲熱錢湧入...

第四次量化寬鬆來襲熱錢湧入亞洲

分享

美國QE4(第四次量化寬鬆)來襲熱錢湧入亞洲,台灣、韓國央行準備迎戰,中國大陸卻出現資金外逃現象,有專家計算,11月資金外逃達2,595億元(人民幣,以下同;逾新台幣1.2兆),創年內新高。另一方面,最新調查顯示,中國個人資產逾1億元(約新台幣4.7億元)的企業主,有27%已移民、47%考慮移民。

匯占款數據包含商業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的外匯買賣金額,但主要反映央行的外匯交易情況。分析師將該數據視為衡量海外資本進出中國的替代指標,因為流入中國的外匯多數被出售給中國央行。

11月外匯占款減少讓不少市場人士感到意外。由於美國推出QE3,人民幣逾一個月陷入漲停僵局;熱錢大量湧向香港,香港金管局頻頻入場拋售港元抑制本幣升值。市場此前普遍預期11月中國金融機構外匯占款會大幅增加,部分分析人士認為,甚至熱錢會湧入中國。

此前兩月,外匯占款呈現增加狀態。10月分外匯占款為增加216.25億元,9月分增加1,306.79億元。但用市場通行的「殘差法」(外匯占款-順差-外商直接投資)計算,仍顯示資金從中國流出。

華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劉煜輝計算,8~11月「殘差」分別為-2,383億、-972億、-2,014億、-2,332億;剔除掉外匯存底增加的部分,剩下的為-2,217億、-1,048億、-2,092億、-2,595億;與此同時這4個月的外匯貸款量還相當大,總共766億美元。劉煜輝認為,這是資金出境的體現。

僅以劉煜輝計算的數字顯示,11月資金外逃高達410億美元(約新台幣1.2兆),創年內新高。

值得注意的還有,中國央行12月11日公布的另一項數據顯示,11月金融機構外幣存款減少19億美元(約新台幣552億)。這表明私人或企業的外幣存款也在減少。

有分析人士認為,香港金管局承接的熱錢並非來自歐美,恰恰是來自中國內地。

今年全年從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機關處級以上幹部就高達354人、共攜帶3千多億(約新台幣1兆4千多億),每人轉出境外的贓款平均高達9億(約新台幣42億),首選國家是美國和加拿大。

富裕階層和知識精英正成為新一波移民主力軍,移民人口組成日益偏向中產階層。

中國專家表示,富人熱衷移民,是想尋求更優秀教育資源、更安全投資環境和更高生活品質,超過8成人最直接移民原因是子女教育。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