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香港雨伞运动:绝食的力量

香港雨伞运动:绝食的力量

分享

 

绝食的力量

黃之鋒、黃子悦及盧彥慧

 【新三才综合报道】香港“雨伞运动”随着学联宣布占中结束,黄之峰等坚守者被迫转入绝食阶段。黄之峰和他的两个伙伴黃子悦及盧彥慧首先开始绝食,并已连续超过40小时。(至12月4日)他们面帶倦容,经查血糖指數下降,之鋒的曾下降至2.7 ,子悅曾經嘔吐胃液,但意志堅定,正所謂“絕食明志,這首先是一種自我實現的追求。通過絕食,人走向更堅決的境地。” 香港学民思潮周三(12月3日)宣布,再有两名成员参加绝食抗议,他们是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三年级的郑奕林和香港专上学院社会科学系副学士二年级的吴文谦。香港《独立媒体》近日多篇报道有关绝食的内容。

黄之峰坚毅的表示:绝食“是在用我的身躯跟政权吶喊,呼唤着曾经撑伞的战友,重返起面对那个不慎遗忘的初衷,不是警权争议,不是蓝黄之争,而是在丝带和警棍背后当权者所制造的政治问题,理应重返谈判桌透过政治解决。”

……“在港府拿「人大决定」挡下「公民提名」和「废除功能组别」等诉求时,透过重启政改这项港府权责范围需要处理的诉求,促使官员正视香港问题,把一切过往的咨询、决定和程序推倒重来,让雨伞运动找到转机和希望。”

而在《黄之峰:妈妈我欠你的生日饭》中则柔情的表示:“要求对话只是一项卑微的诉求,绝食只为尽一切所能在运动跟大家取回成果,只盼母亲能谅解我的决定,还记得我在电话跟妳说自己要绝食以后,妳没有甚么批评,也没有质疑,只是淡淡地说「明白的,我等着之锋你回来吃我这餐生日饭」……。”

一,我們可以為黃之鋒、黃子悦及盧彥慧做些甚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我們可以為黃之鋒、黃子悦及盧彥慧做些甚麼?

Tam Daniel在《我們可以為黃之鋒、黃子悦及盧彥慧做些甚麼?》一文称:绝食“不意在煽情,但絕食的後果因人而異,可大可小。之鋒三人的行動,非求取同情,非博取一時鎂光燈,絕不兒戲。我常常胃痛,食少半餐都唔得,很難想像無限期絕食的痛苦。”

他接着写道:“林義雄半年前的行動,重振了台灣反核運動的聲勢,甚至令馬英九政府害怕。黃之鋒沒有林的江湖地位,香港政府也沒有民意基礎,無須讓步。但這不代表我們應該放手甚麼也不做。他們三位,用身體開了一條小路出來。我們不應只簇擁著他們說句祝福。我們應該做的事,是勇敢真誠的利用他們創造的形勢,去推進這場運動。”

二,评论绝食

絕食现场

Nat Chan在《從清算三子到評論絕食》表示:我自己不會叫他們不要絕食,最多只會評論他們的行動有多大效用。如果在沒有群眾支持下,他們的絕食作用等同於零。講絕一點:白做或者愚蠢。但如果在支持絕食同學的群眾人數上能對政府造成壓力,奇蹟也不是沒可能會發生。會談的作用多大,是後話。換句話說,絕食自身的作用其實很低,但衍生出來的事情,其作用是無法估計。

(责任编辑:文苑)

(文章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