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中国的福利腐败远比贪官腐败...

中国的福利腐败远比贪官腐败可怕(二)

分享

 

“亚腐败一年最少在10000亿以上?

所谓“亚腐败”,又称擦边球腐败,是指行为还达不到法律容忍的极限的一种权力腐败。

在大数额贪污受贿一旦曝光将付极惨重代价的前车之鉴面前,那些“当官不为财,打死也不来”的领导同志,敛财的方式也与时俱进了。而敛财易、风险低的擦边 球腐败,便成为当今领导同志们的最爱——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当今中国,只要沾上了“长”字辈的官儿,逢年过节家中往往便与寺庙一般热闹。级别越高,“进 香”的人便越多,“贡品”的贪金量就越高。

 

先举个低级别官员的例子吧:广东中山市港口镇农业办公室原主任吴锦洪在2005年至2010年期间,逢年过节收受红包27万元。

镇农业办公室主任,属十几品芝麻官?然而,五年下来,仅自己承认的红包收入便27万元。

辽宁省铁岭市财政局原副局长景治忠则是我国“亚腐败”战线的杰出英模——极具革命智慧的景副局长深知:5000元是红线,于是便屡屡变换花样,隔三差五以生日、年节、住院、婚丧等名义收受下属和关系户红包。“原则”是:任何人的红包不得超过5000元!

令人遗憾的是:“景副”的胃口确实太大了,几千元的力度远远不能满足他的伟大中国梦。于是,便决心将敛财伟业做大做强。结果做进了监狱里——弄了个十八年的大刑。

景治忠“5000元以下”的“红包原则”,在当今中国官场可谓遍地开花。于是,就常常闹出某某书记、某某局长,或书记、局长的父母一年做了N次生日的中国特色奇闻。

被称为“红包书记”的原广西昭平县县委书记李某,就是从收受红包开始走向贪污腐败之路的。1995年李某任广西昭平县县委书记,有个个体老板到他家中拜访,送给他一个装着5000元现金的“红包”。从此,李书记便患上“红包瘾”,一天不见红包,坐卧不宁。

而原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局长王天义的“亚腐败”伟业,则比庸俗的景副局长、李书记做得高雅些:被定罪时,他人所送195件书画难以裁定,原因是法律对书画赠送属否贿赂无明确界定。

眼见“亚腐败”在特色中国全面开花,连小学校长、中学校,一些重点班级的老师也不甘寂寞,于是便来个“靠山吃山”,逢年过节也打开家门让“香客”进来。 后来闹得实在丢尽了为人师表的脸面,《关于全省禁止中小学校长教师收受礼品红包的建议》一类的红头文件也不得不出台了。当然,结果往往是上有政策,下有对 策。

贪了三千多万元的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石发亮不但是个敛财高手,还是一个水平极高的理论型人才。在悔过书中将“不法分子”腐蚀领导同志的手段概括为十二个“一下”:

逢年过节看望一下,

住院治病慰问一下,

家人生日祝贺一下,

出国考察支持一下,

家有丧事凭吊一下,

乔迁新居意思一下,

孩子结婚(升学)表示一下,

已提拔者感谢一下,

想提拔者争取一下,

关系好的加深一下,

关系一般的亲近一下,

暂无求者铺垫一下。

 

这十二个“一下”,是几十年来中国官场“亚腐败”的经典浓缩。

这十二个“一下”,中国的领导同志们一年共敛财多少?

遵从人民日报的反复教诲:“党员干部大多数是好的和比较好的”,为避免打击面过大,就从正科级干部算起吧。

当今中国,正科级官员有多少?

中国有2681个县级市;44821个乡镇。下面,先大概估算一下县一级的正科级官员有多少。

中国的县,除去乡镇,普通有正科级单位106个。

中国有2681个县,除去乡镇,每个县有106个正科级单位。 即:2681×106=284161(个)。

再加上44821个乡镇,中国县一级正科单位数量是:284161+44821=328982(个)

一个正科级单位有书记和科长两个正职,即,中国县一级正科级干部有657964(人)

如果每个科级正职一年平均收受收包20000元的话,那么就是:

657964×20000≈131.2亿元

仅县一级正科官员一年收受的红包礼品就超出中国反贪“为国家挽回的损失”近两倍。

中国有34个省(直辖市、自治区),333个地级市(含副省级)。还有数不胜数诸如部、委、办、国有企业、场矿、农场、林场等等单位。种类太多太复杂。 在任正科级以上干部究竟有多少?按当今中国至少有一千五百万党政官员计算,中国在任正科级以上官员,至少不会少于五百万。

作一个非常谨慎的估算:如果五百万正科级官员每年收受红包、礼金2万元的话,那么就是:

5,000,000×20,000==100,000,000,000­=1000亿

作一个保守的估算,由于中国的权力贪腐已到了普通办事员一级,中国亚腐败一年的“涉案”金额,至少在一万亿以上。

结论:

福利腐败+亚腐败,一年最少在3万亿以上!无论是“涉案”数额,还是危害性,都远超贪官腐败。这两个腐败形成了一个人类史上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人性劣 根所致,使得这个人数极其庞大,掌控了整个国家和社会各类资源利益集团,已成为改革和社会进步的最大拦路虎、绊脚石,这才是最要命之处!

作者:李悔之

 

(责任编辑:薛莉)

(文章来源:共识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