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南水北調將付出多少代價

南水北調將付出多少代價

分享

週五下午,中共靜悄悄的開通了史上最大的工程——南水北調。這是一條長度2400公里的運河,耗資480億英鎊,旨在每年從潮濕的南方分流448億立方米的水到焦渴的北方。外媒報導說,這個耗資巨大的工程可能為焦渴的北方提供救濟,但是又令乾旱肆虐的南方和流離失所的農民付出多大的代價?

在12月12日下午兩點半,該工程的「中線」正式開始把水從湖北省的丹江口水庫運往北京。中共官員稱這個項目將拯救中國水危機。

但是《衛報》報導說,這個工程也摧毀了王艷和的生活。王艷和1979年出生在丹江口水庫附近,早早結婚,生了兩個孩子。他們家住在一條小溪流和一個綠葉山坡之間,種了多種穀物過活。

在2009年,在南水北調項目被批准之後七年,官員通知他,水庫水位升高,他的村莊將被淹沒。大約34萬5千村民被迫搬遷,王也是其中之一。政府將他安置在河壩新移民村,這是河南省平頂山靠近高速公路的灰撲撲的地方。

然後乾旱隨之而來。今年夏天是平頂山63年來最乾旱的一年。王艷和的玉米只長到膝蓋高,迫使他放棄收割。

王艷和稱,甚麼事情都不如從前了。他的屋頂裂開了。他不能說當地方言。官員承諾給他0.2畝土地,但是只給了0.15畝。但到達後才知道土地全都乾了。所以當局承諾的給多少土地都無關緊要了。

週五《河南日報》對中線啟動供水的公告只扭捏的放在一個微博帖子裡。它說,為了遵循節儉務實的工作作風,慶祝活動儘量簡單,沒有官員參加開通儀式。

追求經濟增長摧毀湖泊河流《衛報》報導說,中國過去三十年「蓬勃發展」的經濟加上了「先發展後治理」的思路,對這個國家曾經豐富的湖泊,河流和地下水造成災難。過去二十年,中國5萬條河流逾一半消失。大約70%的殘存淡水被污染。

「如果我們繼續以往的模式,中國將基本上耗盡水源。」 研究組織「中國水風險」的水分析師胡風說,「它將不會有足夠的水來驅動它的經濟。」

南水北調項目源自於毛澤東不假思索的一句評論,他在五十年代視察的時候說,「南方有充足的水,但是北方乾旱。如果我們可以借一點,那就好了。」

這個項目有三個部份,包括1150公里長的東線,從揚子江引水到天津;中線從丹江口引水到北京;西線將揚子江源頭跨越青藏高原和黃河源頭連接。西線仍然基本上是一個概念,它的規模如此宏大以至於可能最終被證明是不可能修建的。

調水不如節約用水《衛報》報導說,華府威爾森中心中國環境論壇主任Jennifer Turner說,雖然這個項目可能提供一些亟需的救濟,但是它「將永遠不能解決中國北方的水問題」。她稱這個項目是一個「創可貼」而不是長期的解決方案。

Turner認為,應對水領域的挑戰在於供應方的管理。當局與其千里迢迢的調水,不如推動有效的節約用水。

二月份,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仇保興稱這個項目難以為繼。他寫道,「隨著項目的規模越來越大,距離越來越長,越來越難以調水。」「再循環水可能替代調水。如果我們開發海水淡化技術並收集更多雨水,大多數中國城市能夠找到更多水源。」

專家說南方可能不再有足夠的水來揮霍。他們說該項目可能毀滅漢江——長江重要的支流。儘管漢江流域城市已經面臨嚴重水短缺,但是大約40%的漢江水將被分流到北方。在2011年,湖北省持續五個月的大旱讓31萬5千人缺乏飲水。丹江口水庫水位下降到死水水位之下四米。有關南水北調工程造成當年乾旱的猜測沸沸揚揚。

(责任编辑:tiger)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