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蒋彦永真话救中国(引子)

蒋彦永真话救中国(引子)

分享

笔者按:两年前,笔者相邀大陆友人合作撰写《蒋彦永真话救中国》。书分十回,因故未得完篇,因故未能成书出版。今检旧稿,重读一遍,往事历历如在目前。文虽粗糙,意或深沉。事过而境未迁。世人茶余饭后浏览,或能消愁解闷、温故知新。遂作大删大改,尽去友人墨痕,且留往日规模,残篇不作续写,公布吾负全责。是矣非矣、长短妍媸,已同大陆友人毫无瓜葛也,故敢作掠美,独署小名。想友人其能谅乎!是为笔者按。

引 子

列位看官,此书所讲,既非才子佳人,又非侠客神仙。说的是那华夏神州,一段灾变。内中单表一个济世活人老医生蒋彦永。这蒋医生年逾古稀,是医界颇具声望的外科专家,行医一生,活命无算。蒋医生治病救人,缘于他技艺超群,一刀在手,出神入化,肉白骨而活死人。在下若只把蒋医生如此行医之事,一一道个仔细明白,列位听了,未必以为出奇。却道蒋医生仁术仁心,忽于一日,风云际会,仁心激荡,换刀握笔,写了一封书信,讲了几句真话,就救了亿万生灵,做了件天大的好事。如此之事,列位看官,你说究竟奇也不奇?其事既奇,其话必长,且听道来。

话说那混沌初开,乾坤始奠之时,气之轻清上升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日月星辰,经行于天,河岳山川,布列于地;羽、革、虫、鳞,万事万物,生育其中,而以人为其灵长。及至西哲耶苏诞生一千九百二十五年四月二十九日,东方亚洲,有一大国,国名中华。这中华国内有一文士,姓周,名树人,坐于灯下,漫笔为文。其文曰:“所谓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谓中国者,其实不过是安排这人肉的筵宴的厨房。”列位看官,你我皆知,文士作文,或妙笔生花,或吏笔如刀,难以当真。那周姓文士,虽是用了这“人肉筵席”四字,本意倒是要想警醒国人,切莫盘剥百姓至吃人地步,其实倒也未见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之中真地吃人。讵料七十余年之后,此话反倒成了一句谶语,在那中华国里,果然有人,当真公然吃起人来!

原来这个中华大国,就是一向自称历史悠久、地大物博的华夏神州。自古号为礼义之邦,生一孔子,宣教仁义为本之理;继一孟子,力倡生民为贵之学。遂以那孔孟之道,治国安邦,二千余年,倒也雄冠四海,富甲五洲。及至这老大帝国,黄昏垂暮之时,乃叹国运不昌。昔日蕞尔朝贡之国,忽地都作了列强,来与这老大帝国作对。弄得这老大之邦,屡屡割地赔款,丧师辱国,折腾到差一星儿就要灭亡了,方出得几个有志图强维新的人士,奔走呼号,欲使这国家的面貌,重新富强起来。经了许多变故,熬了一个世纪,也曾印了许多钞票,买了许多汽车,建了许多高楼,筑了许多道路,办了许多学校和医院。如是的折腾来折腾去,直弄到人人想经商,个个想发财的地步,却应了一句老话:天下熙熙,皆为利趋;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全不知这唯利是图,则廉耻丧尽。今日华夏神州,国有资产,蚕食鲸吞,盘剥百姓,敲骨吸髓, 贿赂公行,道德沦丧,天良泯灭,梦死醉生,竟至于到了灭绝人性吃婴儿汤的地步。

话说华夏国南方粤地人,以吃著称,会飞的,除飞机,有脚的,除板凳,都能吃的有滋有味,唧吧上口。公元2002年的10月,秋风起,进补始,吃腻了所有山珍海味的某些人竟吃起了未足月的婴儿,称作“婴儿汤”。不是一二疯子、狂人所为,而是堂而皇之在饭店经营。台湾的富商王休生日日一盅,夜夜洞房,佛山的黎师傅泰然自若,烹调得法。

这婴儿汤的原材料竟能源源不断地得到供应,这吃的人竟能如此从容饕餮,这中华大地究竟怎么了?!

列位,如此伤天害理、虺形蛇心之举,不是率兽食人而何?如此畜行,被揭露后,神州各地,论客纷纷。有不信斥谣的,有将信将疑的,也有深信不疑的。间有几人,发了些议论,对此野蛮行为深表愤慨,大多数人,却是很快就忘记了。原来这华夏大国,对伤天害理、黑心烂肝的事情早已见惯不惊,习以为常,竟至于麻木不仁。列位看官,这作孽如此,哪有不遭天谴的道理!一场大祸,眼看就要降临,华夏国一干循吏,芸芸众生,还在忙乎着说国家形势大好,盛德无疆呢!

说来也怪,许是华夏古国,本不该绝。食婴之事,即刻传到美洲,被一个血性男儿听到耳里。你道这男儿是谁?原来就是当年写村民无水打井的电影《老井》及披露“文革”期间广西血腥食人史实的作家,姓郑名义。那郑义一闻此事,心头恰似刀绞一般,椎心泣血,悲愤难状,一腔冲天怒火,化了篇檄文“末日狂欢的盛宴”:“我不再祈求上帝宽恕我们。/我誓与我的同代人为敌。/ 我站在被剥夺了生存权利的不幸的子孙一边。/我站在那些被烹食、被遗弃天涯的女婴一边。/我听见天际已滚动隐隐雷鸣:/‘惩罚在我,我必报复!’/神,那是你的声音吗?你是正义的!”其文愤激之气,有似长虹,直贯天宫,天心以此不得安宁。

九天之上,紫微垣中,只见那昊天上帝,眉头一皱,唤声:“如来、李耳,二位何在?”原来这如来、李耳二人,乃是天宫司掌东亚事务的总管。二人趋进,如来打个问讯,李耳稽首。昊天道:“二位贤人,请教下界何人着文,将我天机道破?尔等岂不闻知,那华夏神州百姓,就要遭受一场劫难了么?”如来回道:“那华夏众生,只为昏迷沉醉,故尔应有一劫。而今乱像已见,此因彼果,此果彼因;即因即果,即果即因;因果相循,果报必生,故尔劫难诚不远矣。唯因缘随分,因果变化,或有一线转机,亦未可知。”李耳亦将拂尘一扬,接口道:“天地气运本有定数。吾观此气,从西而来,激荡奋厉,以致动摇天心。”如来道:“吾观此气,虽自西洲而来,其中却又多蕴东土本味,怪哉!”

二人正谈论时,忽见昊天上帝双眉直竖,神目如电,厉声道:“二位,岂不见人间已率兽食人了么?尔等还等什么?”

如来、李耳一听,忙奔南天门而去,拂开云头,果见那华夏神州正摆着无数个人肉筵席呢!二人觑得仔细,暗道“孽报!”如来遂将那兰花指轻轻一弹,指缝间的一粒灰垢飞落人间;李耳寿眉一竖,道声:“你佛慈悲,我道周全。”随即用拂尘滑过身旁的青牛背脊,一个牛虱便紧跟灰垢一起落到了人间。李耳从青牛背上的褡裢中取出卷宗,将欲载入罪案,如来将他一拉,道:“无须李兄多劳,此处已是有了。”原来,人间互联网上,有个网页,题名“控诉灭绝人性大陆吃婴”,已将这人肉筵,记了个历历如绘,又配十多幅图片,真是血腥恐怖,叫人毛骨悚然。又有那郑义气贯天庭之文以及那华夏国内诸多沉沦惨酷无状之态,均皆记录在网站网页上。如来合十道:“善哉善哉!”。

李耳遂将网址httpss://hk.geocities.com/ennet369录于卷宗。 

列位看官,笔者原欲仿效老祖宗李耳之举,将郑义之文录下附奉列位参阅。限于篇幅,且那人肉筵、婴儿汤、惨酷沉沦无行之状有伤天和,不忍再睹,列位自己点击网址去看吧。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