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弃病危父亲 整日泡网吧

弃病危父亲 整日泡网吧

分享

5月13日11时45分,河南籍来兰务工人员张双来因严重脑出血,在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外二病区身亡。他的身边没有任何亲人。在医护人员组织抢救无效后,寻找他的亲属时,发现曾经在张双来病床前出现过的他的独子张建设也早已不知踪影。医院只好通知张双来的同乡,希望协助寻找其子张建设办理相关手续。

张双来的同乡贾先生听说张建设失踪、张双来的身后事无人处理的消息后,立即主动寻找其他同乡,打听张建设的下落。在寻找线索的过程中,有人告诉贾先生,张建设平时就喜欢上网。就在5月8日这一天,张双来突发脑溢血住院的当天,张建设曾在医院陪护过父亲一个晚上,但9日一早就离开了病房,张双来的朋友发现后,在城关区红山根4村的一家网吧内找到了他,并重新将他送回了父亲身边。谁也没料到,不到两个小时,张建设再次离开了医院,这一走就是7天。在这7天里,张双来独自躺在病床上,病情多次反复,直到5月13日孤独地离开人世。

15-1


前晚夜间10时过,就在张双来的同乡、同事多方找寻张建设近3天时,张建设终于出现在了红山根4村268号他家租住处附近的一处台球室外。大家赶来找到他时,才得知,这名年仅15岁的孩子离开病危的父亲,只为流连在附近的几处网吧内。

张建设生活在一个问题家庭

张建设为什么不喜欢回家、喜欢待在网吧呢?说起张建设的家,据贾先生和张家租住处房东刘翠镯等人称,张双来脾气有时很暴躁,时常会和妻子发生争执,有时还会动手打老婆和孩子。张双来生前在兰州绿色市场里打工,每月仅有400元左右的收入,经济还是非常拮据,使得这个男人生活压力更大在。就在3个多月前,张双来的妻子不辞而别离家出走。

妻子离开后,张双来多次找到妻子打工的饭馆,但始终没有找到离妻子,这使得张双来变得古怪起来,经常一个人发呆。贾先生分析说,张双来的妻子出走后,张双来情绪上出现了极大有波动,整日郁郁寡欢,可能正是这个原因导致张双来突发了脑溢血。

5月15日中午,记者曾经跟随贾先生等人来到张家租住处,在张家凌乱的床铺上,有一本张双来的妻子赵凤月留下的日记本,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张建设,你真让妈妈伤心,一点都不听话,你真想不在这个家过,就别回来,永远别回来,恨恨恨是(死)你了,马上开学了,你是怎么想的……据张建设说,这段话是自己13岁上初一时妈妈写的,那时他就因为家庭中的一些不和谐,逐渐产生了厌恶家庭、厌恶学习的念头,而大人们也很少注意到他的心理变化。“我们很少聊天,家里多半是爸妈吵架的声音。”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张建设依恋上了网络朋友的关怀。

卖电视 救命钱变上网费

5月15日上午10时许,记者随同贾先生一同来到了红山根西村268号张建设一家租住的房间内。在张建设家房门被开启的瞬间,一股恶臭扑面而来。记者为眼前的景象心酸,一间10平方米的房子里,只摆着两张床、一张木桌和一个破烂的衣柜,屋内凌乱不堪,铁锅和瓷碗中尽是发霉的饭菜,整个房间内除去一个电子闹钟外,记者再没有看到一件电器。

既然张建设家的经济如此拮据,父亲又病重入医,那么张建设是从哪里来的钱供他在网吧内数日挥霍呢?据房东刘翠镯回忆,5月13日中午2时许熢回过一次家,他是和做电器回收生意的小张一起回来的,进屋后不多久小张便搬着张建设家的电视机向外走去。她询问之下小张告诉他,张双来住院后没钱看病,张建设便以200元价格将电视机变卖为父亲筹集医药费。但令人遗憾的是张建设拿着变卖电视机的200元钱没有看望父亲,而是走进了网吧,并在此将其挥霍一空,早将病危中父亲的忘了。

目前,张建设的老乡捐助了7900多元,准备给张双来办一个简单的丧事,但张建设未满16周岁,尚未民事能力,不能给父亲办理相应的手续。张建设想通过本报,找到他的母亲赵凤月,帮助他安葬父亲。

对话:上网逃避现实

记者(下称记):你父亲病危住院的这几天,你在做什么?

张建设(下称张)我在上网。

记:为什么留下你的父亲,你父亲以前对你不好吗?

张:擦了擦眼泪,哽咽着说:我爸对我挺好的,我去网吧,是心情不好。医生说,我爸可能要死,我心烦,想到网吧玩,逃避现实。

记:你平时爱上网吗?

张:爱,我爸妈以前总吵架,我不爱回家,也没地方去,就在网吧里看别人上网,后来自己玩。

后张建设失声痛哭:“我对不起我爸,我不是人。”

对话:网友会安慰我

记:你认为家庭是个什么样的概念?

张:想了半天,慢慢的说:我家里很烦,总让人透不过气。

记:那你心里有烦恼,怎么排解?

张:没加思索,脱口说:上网,在网上的朋友对我很好,总会宽慰我,关心我。

记:你现在最想干什么?

张:我想回家,找到我妈。

记:在你印象里,你父亲对你怎么样?

张:低下头,淡淡地说:我爸对我挺好。

对话: 网瘾难熬

记者:当初你是出于什么原因要变卖家中的电视机?

张:为给父亲治病。

记:那么变卖电视机的200元用于给父亲治病了吗?

张:没有。

记:那么钱花到哪里去了?

张:上网花光了。本想给父亲治病的,但是钱一到手就忍不住上网。

记:这两百元钱你花了几天?

张:两天,除了上网就是吃饭。

记者:上网时想过谁照料父亲吗?

张:我不敢想。

西部商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