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胡星免死!

胡星免死!

分享
20070812-11

昨日上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判处云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胡星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法院认定胡星潜逃至国外后经规劝自愿回国、主动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的行为为自动投案和自首。

受贿4029万元
   
今年7月6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对胡星职务犯罪案进行审理。由于胡星身份特殊、涉案金额高达4029万余元人民币,且牵涉官员及企业界知名人士众多,该案被视为“交通厅长腐败”的典型案例,备受社会各界关注。
   
法院认定,从1995年至2004年,胡星在历任昆明市人民政府规划管理办公室主任、昆明市城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昆明市人民政府市长助理、昆明市规划局局长、昆明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云南省交通厅副厅长期间,先后10次非法收受12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人民币2905万元、港币1100万元以及价值人民币247980元的住房一套。案发后,胡星为逃避国家法律的打击,于2007年1月19日持假护照越境潜逃国外,其间被我国公安机关通缉追捕。
   
胡星还利用职务便利为亲属经营活动牟利。为了让三弟胡彬能够得到某开发项目,胡星指使昆明市土地储备委员会原办公室副主任汤汉莹修改电脑程序,最终让其弟的公司中标。胡彬中标后进行房地产开发,该项目净利润达到14872.46万元。

依法从轻判罚
   
法院认为,胡星受贿事实清楚,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恶劣,依法应予严惩。同时,案发后利用假护照潜逃国外,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其行为破坏了国家机关的正常秩序,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罪行极其严重,论罪应当判处死刑。

法院还认为,胡星潜逃至新加坡后,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经追缉的办案人员规劝后,表示愿意回国接受刑事调查,并主动向新加坡政府提交了回国申请书,可以视为自动投案;在讯问中,胡星又主动如实供述了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而这些罪行中大部分侦查机关之前都不掌握,胡星的行为应认定为自首;胡星归案后,全部退赔了所得的赃款赃物及孳息,确有悔罪表现,依法对胡星从轻处罚。宣判结束后,胡星在送达判决书上按下手印,随即被带出法庭。

20分钟完成宣判胡星始终没说一句话

8:50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大楼前异常安静,但第二法庭门口此时已有很多“长枪短炮”聚集在一起。在进入法庭左边的房间里,电视台的录制设备已安置到位,工作人员正在做着前期准备工作。在法庭门口,该院新闻中心工作人员正核实记者身份并发旁听证。

9:013名公诉机关工作人员和胡星的辩护人分别就坐后,合议庭成员也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1分钟后,胡星被2名司法警察押送着从侧门进入法庭。此时,进入法庭的大门已被关闭,旁听席上除了3名人员外,其他都是法院工作人员和记者。胡星被押进法庭时,法警已将他手上的手铐打开,他瞟了一眼旁听席,走进了审判区。

9:03“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胡星受贿一案,现在继续开庭。”审判长敲响法槌后,就庭审后法院所认定的胡星犯罪事实和罪名进行了宣读。胡星始终没说一句话。整个法庭上也很安静,只有审判长的声音在法庭内回荡着。“以犯受贿罪,判处胡星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分钟后,审判长宣布了判决结果,法警将手铐戴在胡星的手腕上后,随即带出了法庭。

9:29就在第二法庭,该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该院新闻发言人蔡顺斌说,这是一个彰显党和国家对惩治贪污腐败坚强决心的宣判,是人民法院运用法律武器深入开展反腐败斗争的充分体现。随后,蔡顺斌就胡星案的法律适用、本判决所体现的刑事政策等情况作了介绍。约6分钟后,新闻发布会结束。

胡星表示不上诉劝出逃贪官回国认罪

胡星表示身为国家干部,自己辜负了党、辜负了组织、辜负了人民的信任,严重地违法违纪,内心深感自责后悔。胡星表示自己服法认罪不上诉,今后将认真改造,并感谢党、感谢组织、感谢人民挽救了自己,让其迷途知返,给其机会重新做人。胡星说:“我想向在国外像我这样的人说,你们应该早日回到祖国,面对组织、面对法律、争取从宽。”
    
昨天下午,胡星的辩护人、云南震序律师事物所张振宇律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在当前的形势下,人民法院对胡星的一审判决体现了我国宽严相济的刑法精神。有关胡星案,作为辩护人,他会在适当的时机接受媒体的深入采访。

自首退赃免处极刑 法院:这对追逃有引导作用

“这对于其他涉嫌经济犯罪的外逃贪官主动回国自首,接受国家司法审判具有积极的引导作用。”昨日9时29分,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胡星案宣判结束后,就在同一法庭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该院新闻发言人蔡顺斌就胡星受贿一案的法律适用、判处其无期徒刑的缘由和该案的意义等作了介绍。
   

蔡顺斌介绍,胡星受贿案是一起社会关注、数额特别巨大的严重经济犯罪,为云南省此类犯罪受贿数额最大及单笔受贿数额最高。
   
通过公开宣判,公诉机关出示了证人证言、物证照片、工程合同、被告人供述及扣押物品清单等大量证据材料;法庭通过控辩双方的充分质证,对胡星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牟取利益、收受请托人贿赂的次数及数额的犯罪事实、为逃避制裁潜逃国外等证据予以确认,形成了证明案件事实详细、充分、相互印证的证据锁链,确凿有力地证实了被告人胡星受贿的犯罪事实。
    
蔡顺斌说,昆明中院根据刑法有关规定对胡星作出的一审判决,使被告人胡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胡星的审判,是对敢于铤而走险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腐败分子的有力打击和惩罚,充分体现了国家法律的公正与威严,体现了人民的意志。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切置国家和人民利益于不顾,牟取私利,大肆敛财的贪污腐败分子终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该严则严,当宽则宽,宽严适度,罚当其罪。”蔡顺斌说,宽严相济是我们党和国家一贯的基本刑事政策,是同犯罪分子作斗争必须坚持的策略。蔡顺斌说,在本案中,胡星犯罪持续时间长,受贿次数多,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恶劣,严重侵害了国家工作人员的声誉,并严重破坏了国家机关的正常秩序,论罪应当从严处罚,但基于胡星能够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所犯罪行,之后又积极退赃,说明其具有自首情节和悔罪表现,依法可以从宽处罚。综合以上情节,对胡星判处无期徒刑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

“通过一切必要的措施和手段,使外逃贪官归案,从而进行正义的审判,充分体现了党和国家对于严惩腐败犯罪的坚定立场和坚强决心。”蔡顺斌说,胡星受贿案是我国实现跨国追逃,将外逃贪官带回国内接受司法审判,并使其受到应有惩罚的成功范例。这对于敦促其他涉嫌经济犯罪的外逃贪官主动回国自首,接受国家司法审判具有积极的引导作用。

死刑并非能真正震慑犯罪分子法院判决“颇费心思”

“相对于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等刑罚而言,死刑显得很短暂而猛烈。但瞬间的猛烈却不一定能真正杜绝腐败现象和震慑犯罪分子。”针对胡星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云南大学法学院刑法教师、律师李斌说,在现实生活中,死刑的惩治效应并不见得大于自由刑。有些时候,贪官对失去人身自由的恐惧,并不亚于对失去生命的恐惧。

李斌说,胡星受贿一案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及其恶劣的影响,在很多人看来,应该是判处死刑,但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还是判处其无期徒刑,可以说是颇费心思。
   
“司法部门主要考虑的并不是对胡星的犯罪事实的认定,而是在国际法和国内的司法制度及程序接轨上颇费思量。”李斌说,今年4月29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批准中国与西班牙的引渡条约。该条约明确写入了“承诺死刑犯不引渡”的条款。

对外逃犯来说,只有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回国,接受中国法律的审判,才能使我国的司法主权得以实现,才能有利于查明案情,震慑犯罪分子,才能有利于追回赃款、赃物。胡星逃到新加坡后,经专案人员劝说后愿意回国接受刑事调查,既符合自首情节要件,又减少了“引渡”的程序,判无期是非常恰当的。

山东政法学院法学副教授李克杰   胡星应该算自首

在许多人看来,胡星在其弟弟的罪行败露后,出逃国外。经过司法机关的巨大努力,最终将他抓回国内受审,为什么还认定为“自首”,给予轻判的机会呢?
   
山东政法学院法学副教授李克杰说,对胡星“自首”情节的认定,不存在法外施恩的因素,也与当初办案人员劝其回国时的“承诺”无关,它完全符合刑法的相关规定。
   
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这意味着自首包括两个基本的构成要件,一是自动投案,二是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而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在界定这两个条件时,又作了进一步的阐述,其中“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可以认定为“自动投案”。
   
当胡星逃到新加坡时,虽然办案人员找到了他,但由于新加坡既没有加入国际刑警组织,也没有与我国签署引渡条约,这意味着中国警察不能在新加坡公开执法。那么,这时胡星如果在新加坡警察面前说一句“我不愿意跟他们回去”,那么站在面前的中国警察只能束手无策,追逃工作就会功亏一篑,抓获胡星将会遥遥无期,甚至永无音讯。在这个关键时刻,胡星选择了回国接受调查,足以说明胡星在投案问题上是“主动”的。

来源:生活新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