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陈良宇发迹秘史

陈良宇发迹秘史

分享

陈良宇问题经过北京权力核心与江泽民小集团的反复博弈,终於有了初步结果。胡温借此案做足文章,将本来只限於上海社保基金挪用案的陈良宇问题扩大成彻查陈良宇整个从政历程的大案。从一九八七年任上海黄浦区副书记、区长查起,一直查到二○○六年十月以上海市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身份被双规,翻出近二十年的「全部账目」。个中意味让外界颇为纳罕,陈良宇的发迹历史也就成了一个关注热点。

两个「不光彩的五年」

一直以来,外界都认为是曾庆红为陈良宇从政开了绿灯。实际上,这是个误会。时任上海市委组织部长的曾庆红,对任职上海老干部局局长的陈良宇并不认可,几次组织考察,都给了一般性评价。其后,曾庆红随江泽民进京,朱镕基掌政上海,对陈良宇更是「另眼相看」,让他在黄浦区长任上,一压就是五年,即从一九八七年二月至一九九二年十月「混足了五个年头」。多亏在这压抑的五年中陈良宇曾去英国伯明翰大学学习公共政策,否则,真如外界传言的那样「萌生退意」。

朱镕基虽是「右派」出身,但每每以党性与原则自标,曾在上海局(区)长会议上公开点过陈良宇的名,指称「你三十四岁才入党,这本身就是个问题」。朱镕基曾经接到陈良宇任职过的上海电器公司的职工举报,其中一条就是「男女关系混乱」。朱本欲对陈良宇进行「摸底」,但不久上调中央,事情不了了之。不过有一条让朱印象很深,那就是陈良宇在彭浦机械厂十三年,前两次入党被组织否决的原因就是「有作风问题」。

陈良宇作为上海帮的核心成员与其他重要成员也不是铁板一块,尤其是与黄菊的关系一直是「心和面不和」,以致於在黄菊主政上海之时,他又被压了第二个「不光彩」的五年,从一九九六年十月至二○○一年十二月一直以「双副」角色(副书记、副市长)跑龙套。后来,经江泽民钦点,接替黄菊,他便放出口风,他只听二个人的话(意见),此二人即指江泽民与吴邦国。因为吴邦国一向圆滑融通,从来不得罪他认为的「小人」。至於朱镕基、曾庆红、黄菊,陈良宇实在不看在眼里。也由於这个致命的狂妄,在最关键的时候,曾庆红劝江泽民「丢车保帅」,把他给扔了出去。

真正的恩人是陈云

陈良宇职任上海老干部副局长之时,曾多方托关系,去拜见在上海休闲疗养的陈云。但是,作为党国元老陈云并未在意这个「年轻人」,大多是给两句劝勉之词。对於亲自开车送上时鲜蔬菜与海味的陈良宇,也算是个客套回应。陈良宇是浙江宁波人,陈云是江苏青浦人(青浦后划归上海),本无家族关系。可是颇有心计的陈良宇委托宁波在沪陈姓商人硬是搞出了一个《苏浙沪陈姓家谱》,与陈云挂上了。陈云看罢陈良宇呈送的家谱,只是轻轻一笑,操著浓重的上海话说:「侬不晓得,阿拉还姓廖呢,叫过廖陈云的啦。」虽然说这个玩笑搞得陈良宇很尴尬,但是他终於与中国第二大政治豪门挂上了。按家谱,陈云也就成了陈良宇的「族叔」,陈家大公子陈元就成了陈良宇的「族兄」。真是天公作美,恰好陈元大陈良宇一岁,称其为「家兄」可引为京中奥援,也与太子建立了联盟关系。

真正让陈云对陈良宇另眼相看的是,陈良宇对陈云哲学的信奉。一九九O年,陈云到浙江视察,与省委书记李泽民谈话,并手书「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比较、研究、反复」题词,以期鼓励浙江在六四事件引发的国际制裁之困局中有所突破。陈良宇闻讯,以上海市黄浦区长兼浙籍在沪大员的身份亲赴杭州,亲瞻陈云题词,甚至向李泽民提出花一百万高价收藏陈云题词的要求,李托以将来要把题词交给陈云纪念馆,拒绝其求购。陈良宇求购未成,退而要了题词复印件,回上海后制成六十米宽、一百八十米长的横匾,上刻「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九个大字挂於卧室。此举被秘书人员当作「小道消息」经特定途径传给陈云,陈云闻之大悦,称之「后生可畏,勇气可嘉」。

陈云死后,江泽民为报陈云在邓小平南巡要撤换他时力保过关的恩德,钦点在上海青浦建立纪念馆,并指示公关能力颇强的陈良宇主抓此工程。陈云纪念馆之铺张,在中国实属罕见,占地五十二亩、建筑面积五五OO平方米,超过了毛泽东纪念堂。陈云纪念馆落成,江泽民亲题馆名。

通过这次对上海关系重大的公关活动,陈良宇得以向江泽民表忠心,转过年来得到了代市长的实权。又过了两年,江泽民提名陈良宇任上海市委书记并进位为政治局委员。朱镕基表示反对,但他的手下人员劝他不能「再次得罪人」,要向吴邦国学习,不得罪「小人」,朱勉强同意。这也是朱日后屡屡公开检讨为了人情面子而放弃了原则的重大事件之一。

「用好用活女人」

中国官场有句话叫「用好、用活、用足政策」,以期本地或本部门的利益最大化。对於陈良宇来说,他将「三用」化为「两用」,即用好用活女人。

时下公开消息称陈良宇搞权色交易,但按陈良宇「只唯实」的套路来练,在上海市委书记的高位上,他就把过去的「生活作风」的缺点变成了长处。他不会把精力、体力全消耗到美女身上,而让她们去充当政治工具、经济媒介。比如他一手提拔的一位财政女官员,虽然职任局长助理,但比局长实权大,一次可从社保基金切出十亿的「大块蛋糕」。有消息表明,该女助理在接受调查的过程,供出大量罪证,使中纪委人员欣喜地扩大工作范围,放下社保案不论,一直追到一九八七年陈良宇在黄浦区任区长时的违法活动。

另一位有「上海市劳模」荣衔的陈良宇情妇被上海商圈称为「床上劳模」和「臀力劳动者」。该「床上劳模」多次与上海各银行玩「空手贷」,弄到总额一四六亿人民币的贷款,其中使用美人计加政治画饼成为上海滩的经典传闻,故而又得「臀力劳动者」之雅号。该一四六亿贷款中有近百亿转给陈良宇的儿子,经陈良宇的儿子在北京、广州等地转成外汇,再投资到国外去。

该「臀力劳动者」在接受调查时立刻自认「罪该万死」,但是中纪委反过来也把她用好用活,让她去「策反」态度一直强硬的陈良宇之子的情人,诱使其上钩。此法果然得当,中纪委迅速套住目标,由中国特工与马来当局在吉隆坡秘密逮捕陈良宇之子。

陈云之子纳入中纪委视野

北京消息表明,陈良宇犯罪团夥先后从国家开发银行系统以「空手贷」的方式,套得六十二亿元人民币贷款。贷款具体去向不明,国家开发银行上海分行相关经办职员大多「逃散」,致使中纪委无法查证。

中纪委回京汇报,徵得权力核心层同意,日前已经约谈陈良宇的「族兄」、陈云之子陈元。具体情况尚未向外界公布。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