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谁在给社会动荡埋火药?

谁在给社会动荡埋火药?

分享

近期以来,在网络与媒体上遭抨击最为集中的,无过于“国家人保部关于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方案”,以及“沪公务员房补全文曝光,正处级住房解困可补28万”等两项。

对于前者,人民网题名为《公务员“只动别人”失公信力》的评论猛批道,“官员出台的改革方案,为什么总是改别人的‘革’?为什么从来不改自己的‘革’?这些官员的思想境界甚至不如古时的孔融。孔融小小年纪就知道让梨,这些口若悬河、教育百姓时唾沫横飞、言必称改革的官员,几十年来,何曾给普通群众树立过榜样?”

而对于后者,尽管随后有上海市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予以否认,称“目前并没有新的房改精神,我们作为主管部门,也没有看到任何相关文件,不可能有人已经拿到新一轮住房补贴”;但《新京报》题名为《沪否认发放公务员房补》的这篇文章里,却同时写道,“上海机管局该名工作人员介绍,在2001年时上海市曾根据房改政策的精神,以‘解困’为目的,给部分没有享受到福利分房政策的公务员发放过住房补贴。

日前,上海市长宁区一公务员表示,当时他拿到约10万元现金补贴,补偿标准大概为每平方米1400元。但该名公务员表示,目前并没有听说区内在发放新的住房补贴,‘有的话也肯定是发给年轻人,我们这些拿过的就不会有了’”、“上述工作人员并未解释如按现有政策,是否将给年轻公务员发放补贴,仅表示‘应该和北京的政策类似’”。

这两条消息,一明一暗。明的是借改革名义,公然以损害除公务员之外其他群体的利益为“己任”,暗的是吞吐遮掩,同样以政策或改革的名义,想方设法地继续为公务员阶层“添肥”。

两则消息,均引发众怒。如第一则里,国家人保部提起此次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的原因,据说是“每年超过千亿元的事业单位退休费令财政不堪重负”,官员们于是想到降低事业人员养老金。

可众所周知的是,之所以“财政不堪重负”,与至今高烧不退的“三公(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消费)消费”,以及为政绩、为面子、为奢华享受而肆虐全国的政府豪华办公楼等等,有着无法遮掩的最为直接的关系。仅“三公消费”,年财政耗费即达9000亿元,而2007年12期《读者》刊载的数据是这样说的,“从1978年到2005年的28 年间,我国公务员职务消费增长140倍,占全国财政总收入的比例也从4%上升到24%。

而在国外,行政管理费一般只占财政收入比重的3- 6%”。如今在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冲击下,经济增速放缓,原先年年增幅攀高的财政收入,亦有所萎缩;而在此情势下,有关决策部门对人神共怒的“三公消费”,不置一语,却唯独“盯”准了事业单位的养老金,又怎能不引来骂声一片?何况,即使因面临危机,需要从各方面减负挖潜的话,首当其冲需“动刀”的,也应该先是远高于社会各阶层的公务员的养老金,可人保部“吃柿子专捡软的捏”,其所谓“改革”的说法,尤其是领导改革的资格,又怎能不受到怀疑、耻笑、鄙视以至于嘲骂呢?

而上海市给公务员发放房补一事,首先是对于“是否将给年轻公务员发放补贴”一事,吞吞吐吐,讳莫如深;其次,就是所说的“在2001年时上海市曾根据房改政策的精神,以‘解困’为目的,给部分没有享受到福利分房政策的公务员发放过住房补贴”,百姓也有权质问:没有享受到福利分房的公务员,有政策使其获得“大概每平方米1400元”的房补,那作为国家主人的普通百姓、尤其是占绝大多数人口的农民兄弟,有谁享受到所谓的“ 福利分房”?更有哪个人,何曾又享受过哪怕是每平方米一块钱的补贴呢?

以上种种,设若发生在经济形势较好的以往,那倒也罢了,宽容而善良的中国百姓,或许会“睁只眼闭只眼”;可问题在于,当前正值经济危机,许多人因失业和就业难,生存岌岌可危,更多人因减薪、裁员、福利与消费缩减等,惶惶不安,在这种社会极易动荡的大背景下,上述有关地区及决策部门却仍然“欲”令智昏,我们真是弄不明白:到底是这些官员白痴弱智,拟还是他们抱定了如同掐小女孩脖子那位林嘉祥书记一样的思维,即始终就认为,天下的百姓“只是个屁”呢?

与此类同的,更还有搂定“无耻”二字,不知道、或压根就不在意坐在“火药桶”之上的相当一部分既得利益者。

也是最近,人民网题为《两千万失业之痛与六千万年薪之乐》的评论写道,“2000万农民工失业,所承受的痛,有谁能体会?”而就在这样的形势下,“尽管全国有近8成网民认为我国国企高管年薪过高,并号召他们与民众‘抱团过冬’,可一些国企高管却还是无动于衷;面对失业返乡的2000万农民工,还是麻木不仁,特别是平安高管马明哲,这么久了,还没有降薪的任何表示,死死抱着6600万的年薪不放”,对此,作者愤怒地质问道,“6600万,天价年薪啊!至尊年薪啊!既然是天价年薪,当然有天价快乐;既然是至尊年薪,当然有至尊享受!

然而,当你面对因失业返乡的2000万农民工,你仍然心安理得地拿着这样的年薪,不感到脸红?不感到可耻?”—— 而面对如此的愤怒,或许,如马明哲一样的诸多“至尊者”,即使看到、听到也感到了,仍可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因他们认为,是制度与体制使然,故而不但“合理合法”,也因此能受到私有保镖、公有国家机器的保护,一句话,你“只是个屁”一样的百姓,纵使齐声怒吼,又奈我而何呢?

我曾在另一篇文章中详尽论说及这一问题,即,“目前所亟待进行的深化改革,与前30年颇有不同。其症结就在于,当着以往领导与主持改革的人,而今却突然发现,原来要继续深化的改革,不但要触及到自己以习以为常的‘绝对权力’,更甚至要损及到已经或仍可能到手的既得利益时,则自觉或不自觉地对改革有了发自于本能的应付或抵触”;而仅就上述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沪发放公务员房补,以及天价高管们稳坐“至尊”岿然不动等事实看,对于人民群众急迫期待的深化改革,相当一部分握有各种权力的既得利益者,非但只是在消极地应付与抵触,而且还不停地在窥测形势,寻找“时机”,想方设法地打着“ 改革”的旗号,在继续侵害百姓权益的同时,为自己所在特殊的阶层寻求“增肥”。

由此,很难不使人万般感慨,想起老电影《佐罗》里最后的一个片段:当百姓已群情激昂、满目喷火之时,修道士仍抱着一线希望,婉言劝说,可威尔塔上校还是举起了枪;枪响的霎那,修道士摇头看着他蔑道:“你真蠢啊!”……那么现在,当着我们面对不顾及危机与贫富差距悬殊的现实、仍还在“阎王不嫌鬼瘦” 的一些既得利益者,用上修道士这句话,岂不也同样合适吗?

来源: 西部网社区(略有删节)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