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黑社会”的中国定义

“黑社会”的中国定义

分享
20090923-04

【新三才网讯】一、中国的“黑社会”比政府更加“关注民生”

据四川在线报道:“打黑”的雪球越滚越大。重庆警方原先掌握的黑社会性质团伙有104个,但自“6.20”打黑除恶以来,涉案人数越来越多。“这刚揭开盖子,”一名警方内部人士说。

政府“打黑”的铁腕作风引发了商界一阵恐慌。据香港《大公报》称,“在最近的打黑风暴中涉黑的富豪,特别是房地产开发商被捕的人以及闻风外逃的人数量逾百”。有企业被撂下,也有房产成为烂尾楼。一位老板发现,重庆街上竟然多了一些无主的奔驰宝马车。

“(黑社会)渗透的领域不断拓宽,大到能源、交通、建筑等事关国计民生的重点项目,小到粮油菜肉等事关老百姓日常生活的商贸活动,只要有利可图,黑恶势力就无孔不入。”8月16日,重庆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打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刘光磊接受采访时称。

“只要有利可图,(黑恶势力)就无孔不入”。这句话中的括号部分套在谁的头上都合适。特别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惟利是图”并非坏事。《教父》中说:“一 切都是交易。”这句话本身不是道德沦丧或罪大恶极的表现。相反,它是对人类本能的真实概括。问题是,如何交易,决定着行为的性质。在一个法治的制度稀缺的 社会,交易的手段往往是暴力化的,最终,暴力由手段异化成为目标,暴力成为人们的追求或者屈从的对象。

一般认为,暴力只能针对“非法者”,因此,此时的暴力是一种“合法的暴力”。问题是,中国有所谓“合法的暴力”吗?好像没有,至少不完全有。所以,中国社 会的暴力都是“非法”的,即“非法治化”状态下的。没有法治结构的社会,从整体上来看,就是一个完完全全、地地道道的“黑社会”。中国是一个泛暴力的社 会。首先表现为语言暴力无处不在;其次是威胁到人们生命财产安全的行为暴力,同样是无处不在的。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之中,只有“权力”的分配,而没有“权 利”的分配。其中,“权力”的分配主要依靠暴力,思想的暴力与身体的暴力,至于财产权益上的掠夺则更属常态。

“天赋人权”,然而,“权力”、“权利”仍然只能属于一种社会制度的设计,它们都是人们创制出来的,而不是天然存在的。天然地存在着的,不过是人们的本 能。一个好的社会,首先会承认人们的本能是存在着的,其次,它能够让人们的本能得以正常释放。一个糟糕的社会,能够让人们的本能被严重扭曲。因此,在一个 坏社会中,人们的本能总是以一种“地下状态”出现的。这就是中国的“黑恶势力”“无孔不入”的根本原因。所以,中国的“黑恶势力”是反向推动中国社会正常 化的重要力量。

刘亚洲曾经对中西文明的不同进行比较,讲了一句非常精辟,概括性非常强的话:“古代西方什么都禁,就是不禁人的本能。中国什么都不禁,独独禁本能。”其 实,专制主义国家从来就是通过掠夺、控制或禁锢人们的本能,而奴役百姓,“稳定”社会的。因此,专制主义国家没有真正意义的“黑社会”;如果说有所谓的 “黑恶势力”的话,它往往也是对专制本身的“反动”。因为人们的本能被掠夺,被控制,被禁锢,所以“民不聊生”,于是,出现了这样的现象:“(黑社会)渗 透的领域不断拓宽,大到能源、交通、建筑等事关国计民生的重点项目,小到粮油菜肉等事关老百姓日常生活的商贸活动,只要有利可图,黑恶势力就无孔不入。” 因此,我们认为,中国的“黑社会”比政府更加“关注民生”。

不过,中国的问题往往具有“中国特色”。中国的“黑社会”问题,一开始就跟政府有关。当然,任何“黑社会”都与政府失灵有关;然而,中国的“黑社会”,其后台老板就是政府官员。哪怕一个普通的“黑网吧”,其实都与制度缺陷、政府失灵或官员庇护有关。

 

            打黑审判 

二、中国的“黑社会”正在向“影子政府”发展

公安部新闻发言人武和平曾对黑社会犯罪进行研究,他将其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三个阶段。
初级阶段是显性的松散暴力团伙犯罪;而如今,重庆的黑社会犯罪已有升级迹象。按照武和平的分析,中级阶段的黑社会犯罪,很多时候,是以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 家、慈眉善目的慈善家这种身份出现。他们一般有自己的企业,组织严密,控制手段无所不用,确保自己获得利益,通过金钱、仕途和暴力手段,对能够与他们利益 相关的部门领导威逼利诱,采取一种隐形的控制。到了高级阶段,黑社会甚至可能推出自己的代理人,形成“影子政府”。

8月17日,重庆市公安局公布了被执行逮捕的67名涉黑涉恶团伙首犯和骨干的相片,部分人员为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

其实,在中国,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子政府”!所谓“影子政府”,其实只能是平时一直“管理”着我们的“政府”。在中国,没有政府作为后台,想欺压百姓简直 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往往将中国的老百姓想得太软弱,太简单了。中国人非常务实,大家都懂得,政府是所有人的靠山,而且是最重要的靠山。这也是中国的老 百姓看起来软弱的原因。因为我们有异常强大的,“只要有利可图,就无孔不入”的政府。老百姓不是害怕“黑社会”,而是害怕它们背后的政府。

相信很多人也跟一些疑似“黑社会”的老板打交道过,本人的感觉是,他们做人还是非常低调和友善的。就说卡拉OK的老板们,他们之中不少都有政府官员在幕后 控制,例如深圳去年烧死四十多人的舞王俱乐部。那些所谓“老板”都是低三下四的人,但是,他们控制着无数“小姐”的命运,有的手法相当残忍。其它各行各业 的所谓“老板”更是不可胜数。难道他们都是“黑社会”?

 

20090923-05-r

               电影《功夫》中的“斧头帮”老大
      
三、“黑社会”在中国是一个伪概念,“打黑”在中国也是一个伪命题

【百度“黑社会”词条节选】黑社会,由英文词组“Underworld Society”转译而来,原意为地下社会、下流社会等。黑者,非法、秘密之意,故黑社会即是反社会之地下组织。之所以称之为社会,表明它已不同于一般有 组织犯罪,比之犯罪集团更为严重,形成了“小社会”的程度。

经过上面的分析,我们看到,中国没有真正意义的“黑社会”;同时,中国又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整体上的“黑社会”。因为中国社会不正常。这种不正常表现为两点,一是没有法治,二是没有自治。前者导致政府无效,后者导致社会混乱。

实际上,英文词组“Underworld Society”转译成为中文,不应该是“黑社会”,也不应该是“地下社会”或者“下流社会”。严格的说,“Underworld Society”在中文里无法翻译,因为,首先,中国并没有西方意义的“Society”这个范畴;其次,“黑”的往往不是“社会”,而只能是政府或者个 别人们。社会就是社会,社会其实应该是无色的。就像米饭,即使有老鼠屎,米饭的分子结构并无改变;再如太阳,即使是沉沉黑夜,它也一样照耀着我们地球,只 是角度在变化。

尤其不同的是,“Underworld Society”尽管名为“地下社会”或“下流社会”,然而,在西方国家,“黑社会”一般是可见的(visible),但在中国“Underworld Society”却是不可见的(invisible),并且是明目张胆地存在着的。同时,中国的“黑社会”不是什么“下流社会”,而是“上流社会”。这其 实也是“Underworld Society”在中文里无法翻译的原因。

 

20090923-06

           中国1983年的“严打”

四、政府官员拍脑袋“打黑”只会“越打越黑”

既然中国没有什么“Underworld Society”,那么“打黑”就会成为一种借口。对于政府而言,“打黑”的结果就是进行重新的权力分配。对于社会而言,“打黑”的结果就是让社会更加深 入地走向“Underworld”即“地下”化。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地上社会”即“Upworld Society”。因此,“打黑”不能根据政府官员的个人意志,而只能依据法律进行。

中国1983年的“严打”,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证。在那次行动中,无数无辜的人们被枪毙了。偷看女厕所,被枪毙;不小心看了女人洗澡,被枪毙;在大街上跟 女青年开个玩笑,被枪毙;一个女人由于跟多个男人发生了性关系,也被枪毙,(面对死刑判决,这王姓女子说了这么一段话:性自由是我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我 的这种行为现在也许是超前的,但20年以后人们就不会这样看了。)等等等等。都是人的本能被剥夺的例子。据说,一些地方一天杀几百人的例子都有。

今天喝早茶的时候,一位曾经在海军服役的公务员对我们说,他参加了那次“严打”,他的部队也杀了不少人。他也说,很多人是无辜的。于是,写下这些感想。真不知道,中国社会无穷无尽的黑暗和折腾,何时能够结束。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