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国庆感怀之二

国庆感怀之二

分享

  10月6日下午,中央有关领导在人民大会堂,亲切会见筹办国庆系列活动的有关工作机构负责同志和工作人员、演职人员、受阅部队官兵代表,对活动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并感谢他们做出的贡献,从而为国庆60周年庆典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对投入了巨大人财物力还有时间的国庆系列活动,我再来说三道四,绝对不合时宜,绝对犯官家的忌讳,惹爱国者的众怒——会被责以吹毛求疵,站着说话不腰疼,甚至还会被怀疑为媚外卖国,别有用心,恶毒攻击,敌对势力等等。

  但我还是要说,因为,为国建言,匹夫有责。

  都60岁高龄了的之国之君之臣之民,也该“耳顺”了,哪怕是“耳背”也好,总该给人一点说真话的机会——说严重些,祝过大寿,该从往日的辉煌中清醒过来,往前看了,“而今迈步从头越”,新气象就应该从对国庆庆典的“实话实说”开始。

  二

  甭不好意思,今次的盛典,国际好评不如奥运。

  原因大概有俩:

  一是,这毕竟是中国自家的事情,并不是世界共同参与的活动;再说,你也没邀请人家,即便请了人家也未必前来捧场,金融危机未过,哪国没有一本难念的经啊,乐得发个电报祝贺几句完事,影响自然就大打折扣;

  二是,穷兵黩武,尤其是人海式的大型团体操和文艺表演,似乎已经成为声名狼藉的东邻的“特色”专利,中国"当然不是",但自从有了这么个不争气的拜把子小兄弟后,中国就从没落过好儿,这次又给了西方栓对儿的口实——英媒就称“场景让人想起朝鲜的庆祝活动”,“阅兵”“令人联想起冷战”。

  美联社则说,“奥运会的举办标志着中国登上了世界舞台,而阅兵游行和晚会活动旨在通过彰显中国的大众文化,以及让艺术家、航天员和体坛明星等国家英雄登台亮相来取悦国内观众”。

  总之,评价都不算高,被中国官方视为“杂音”(见10月4日的《参考消息》第八版)。

  三

  再说国内。

  首先要表明的是,我认为,青年,为盛典激动不已,这种稚气但纯真的热情极为宝贵,否则,中国的前途也就堪忧了。

  其他人,像成龙大哥那样激动得失眠、流泪的爱国者当然有之;看热闹的则绝对大有之;如同不爱林妹妹的焦大,没欣赏兰花雅兴的捡煤渣的老太婆那样的人,更是有之,他(她)们并非不爱国,只是没好心情——尤其他们看到几百桌豪华的国宴,还有华丽的游行,特别是艳俗的晚会的时候。

  如我一样衣食无忧勉强算得上小康人家者,上述感受不全有,也不全无,还对一些做法不以为然。

  央视报道的当然都是歌德了,它也只能如此,我就没机会在大街上被央记撞着——话说回来,真的采访我了,也不会报道。

  四

  仔细想来,我的心态,大概是因为阅历多了,特别是有了互联网,见识也多了起来的缘故。

  记得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初,6年的初、高中学涯,我每年都要参加五一和十一白天的游行还有晚上的联欢。开始时觉得新鲜,也激动,尤其是走过天安门的时候,毛主席老人家一身浅灰中上装,站在城楼正中,频频向我们招手致意,大家发自内心的“万岁”都喊哑了嗓子;晚上,在天安门广场跳集体舞,看焰火,那时多称“礼花”,只觉得好玩,好看。

  参加了两次,就烦了。因为游行,一大早就集合,然后腿着,从学校走到东单,排队候着,进长安街,过天安门,再从西单腿着折回东城,回家吃饭,再走一圈参加晚会,累得贼死。

  就像邓小平说的,长征时他就是跟着走,什么也没想一样,我当时也是个跟着走,只想着赶快完事回家。

  因为那时可不像现在,管饭,发服装,还有大轿车接送,一切全靠我们自己;更没有自觉的荣誉感,只有侥幸感,为自己没被打入另册而暗自庆幸——我班有个印尼归侨,由于“海外关系”,所以没资格参加这样重大的政治活动——,阶级斗争学说高明就高明在,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只要有人“殿后”,就能使居前的人陶醉于做稳了奴隶的“幸福”之中。

  今次的系列活动,与那时大同小异,只是武器先进了点,人的生活好了些,但在我得眼里,真没啥新鲜的。

  五

  当今世界,“铁幕”已不多存在,军事也没有多少秘密可言,敌对双方都是知己知彼,阅兵只是把兵器集中公开展示一番而已,外行图个新鲜看看热闹,外国对咱早就心中有数,既不惊讶,也不恐慌,所以美国媒体才作出了上述“内需”——凝聚人心,鼓舞斗志——的判断。

  中美不同的是,人家从不或很少在国庆日阅兵,而是满世界找地方在人家国土上真枪实弹地大练兵,不像我们,百里挑一1米8的个头,无论什么兵种的方阵都走成了仪仗队,威武之师,威武之极——顺溜的枪法再准,也无缘被检阅,因为个子不够,长得难堪。

  但愿我们军队还有武器,全部用来保家卫国,走出去维和,千万别再来个自家人大打出手,内战内行。

  至于群众游行,也是军事化的方阵,整齐划一,呆板单调,索然无味。

  晚会,大多还是老脸老歌,焰火也还是那些焰火,只是偶尔打出几个“60”来。

  公安干警,武警官兵,还有志愿者,保首都“太平”,“节日和谐”,应予表彰。

  气象部门能驱雾除雨,把天公管的服服帖帖,让它阳光灿烂,它不敢沉着脸儿,功不可没。

  六

  许多人对实况转播鲜有群众特写镜头颇有微词。

  我以为大可不必,相反,这倒真正体现出了中国“特色”,直观演绎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民与英雄的唯物辩证史观。

  没有人民当然不行,广场要靠他们填满,场面要由他们撑着;没有精英也不成其为社会,所以天安门城楼,还有四座观礼台,都站满了贵宾。

  再说,阅兵与游行与图案,要的是整体效果,看的是方阵,不是看个人,所以,为了张扬集体,只能委曲个体,这就是集体主义,爱国情怀。

  由于人民数量庞大,所以必须被人代表,领导集体也是如此——文革结束以来,这次游行首次举出四位领袖的巨幅画像,就是证明。

  我只是疑惑,毛泽东的画像不是一直高悬在天安门城楼正中么,邓小平的画像也没有当年“小平您好”那种效果,2040年百年国庆时,是否要依次抬出七位领导集体核心的画像?200周年咋办?

  据说,晚会安排领导与民同歌同舞同乐,是张导的灵感,那么,四幅画像的创意是否也是他的建议?

  七

  晚会毫无特色,老套路,只是舞台大了,演员多了,现场观众更多,背景更花哨,春晚的大挪移,奥运开闭幕式的重演而已。这倒是不可厚非的,因为折腾,闹腾,喜庆就好,尽兴就行。

  我只是突发奇想,既然国家大剧院,鸟巢,央视新楼,都能请外国专家设计,下次国庆大典是否也来个世界招标,换个口味?

  我还想,下次能否干脆换另一种形式庆祝?

  什么形式?我说不出。

  还有,虽说咱“不差钱”,更得算政治帐,但商品社会,市场经济,家大业大,急着用钱的事情太多,总该盘点一下,庆典花费几何?“节俭”了多少?

  八

  国庆节后,太太闹着要去天安门广场看花车,我说你把自己当贵宾啦,你以为是站在观礼台观礼呀,我绝不凑那热闹捧那场,我只管开车送人,把你扔那儿就走人。

  亏着没有去成。据邻居说,在天安门周边停车罚款500,带包的得通过安检,带水的得喝上一口,整个广场,游人真可谓如织,密密麻麻,摩肩接踵,水泄不通,人挨人,人挤人,甭说照相,连转身都困难,欲进不得,欲退不能,受老罪了。

  这就是辉煌历程中批判人口论的现世报应。

  这就是国庆大典过后百姓实实在在的日子。

  九

  鲁迅曾说,有一家人给儿子办满月,大家前来道贺,甲说这孩子将来一定发财的,乙说这孩子将来一定升官的,主人听了很高兴。丙说:“这孩子将来早晚是要死的”,结果被痛打出门。

  丙说话确实不合时宜,但说的是真话。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