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经济的一点肮脏小秘密

经济的一点肮脏小秘密

『新三才编译首发』为什么在现代经济学建立235年后,我们的经济陷入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衰退?第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仅仅增长1.3%,第一季度的增长仅为0.4%。这怎么可能呢?

不是有人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们,现代经济学使我们知道如何调控商业周期吗? 不是有人告诉我们,即经济使出现衰退,我们现在有办法使它很快从衰退中走出来吗?那么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

答案是如山般的古老。知识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用来学好:经济学给我们工具以了解商业和引导企业和消费者达到无通胀增长。也可以用于玩弄系统:用债务和更巧妙的补贴,让政治家们可以更好的掠夺经济来奖励他们的支持者以获得选票。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提出了两个令人吃惊的概念。一个概念是“看不见的手”,商人以造福和惠及他人以达到获取私利的目的。另一个概念是对重商主义的批判,其理念认为一个国家的强大来自出口和库存黄金。相反,史密斯认为,是劳动使财富增加,而不是黄金和白银。然后出现了大卫.李嘉图的“比较优势”。他解决了“制造或购买”的问题,认为我们应该生产我们最擅长的东西,而购买其余的东西。

请注意下面没有发生什么。政府没有说,好,我们知道了。我们将停止保护国内产业,我们将停止担忧出口,我们将停止担心一个强大的制造业部门。我们只将这些写入法律,以帮助劳动者做他所擅长的事,让“比较优势”发挥它的魔力。但是一点也不。

哦,英国人最终废除以关税形式保护本土生产的谷物法。他们也降低了工业制品的关税。一些国家政府也跟着他们学。

但是大多数政府延续其不良信贷补贴的老办法以获取政治支持。这是武士奖励的方式-承诺将缴获的战利品奖给突击队。选举以后,类似于武士奖励的突击和一个不抢掠,分发战利品给支持者。不幸的是,这种掠夺和廉价的信贷政策,会导致银行挤兑,恐慌,崩溃,和不可避免的经济衰退。经济衰退期间原有的资产持有人解除其破产资产,投资者重新建立经济增长基础。

这是当政客向经济学家们大喊的时候:把我们从困境中救出!

这本也是经济学家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他们可以告诉政客唯一的途径是削减开支,削减补贴,降低税率,削减调控,停止廉价的信贷。但他们没有。他们受政客的诱惑,受权力,名利前景的诱惑,而对政治家说:那就实行更多那些将我们带到这一境地上来的愚蠢政策吧,这些包括可能提供连任所需的更多的建造工程合约,更廉价的信贷,有针对性的对支持者减税。

这样,经济学受诱惑进入赌博而不是增长。

政客说,你是个天才,你需要增加研究补助金。恭维者说,你需要在“纽约时报”上设专栏。在这些“精英”们幸福快乐的日子后面,是普通美国人得到更糟糕的经济政策。

我们抱怨了很多有关企业和政治家运作方式,以及他们如何需要更多的监督。但有一个更大的危机是专家们的道德沦丧。为了得到政府资助,他们可以无所不为。

当普鲁士教育部长威廉.冯.洪堡在200年前资助建立第一所研究型大学时,他打击了政治金。今天,知识和学术界的精英,是完全被政客收买了,翻腾出无穷无尽的为当权者的政治所需求的研究。其中气候科学家是最差的,但社会科学家,包括经济学家,紧随其后。

直到我们要求经济服务于人民,而不是政客,我们可以期望越来越大的金融恐慌,更多的主权债务危机,以及更多的贫血回收率。这里没有任何秘密可言。(译自 American Thinker)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