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中国责任伦理的崩坏(图)

中国责任伦理的崩坏(图)

分享

中国大陆的冤假错案,几乎全部是刑讯逼供的结果,追责应是“迟到的正义”的当然之义。

【新三才讯】近日,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已被处决的呼格吉勒图经再审获判无罪,可参与办案的警方人员当年被吹捧成福尔摩斯式神探,几乎人人“立功”,个个升官。这再次引起社会对责任追究问题的广泛关注,请注意,是“再次”引起关注。

中国大陆的冤假错案,几乎全部是刑讯逼供的结果,追责应是“迟到的正义”的当然之义。日前自治区公安厅宣布对办案民警展开调查,其中当年的专案组组长、现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冯志明因涉嫌职务犯罪,日前被戴上黑头套带走调查。但有媒体对近几年来的全国十起冤假错案的责任追究作了盘点,其中仅有河南赵作海案、浙江叔姪奸杀案、萧山5青年抢劫杀人案等3起冤案进行了追责,其他案件的责任追究都不了了之。

在已追责的三起冤假错案中,真正追责的也只有河南赵作海案,而且仅仅追究了警方责任,检方、法院的责任根本没有提及。浙江叔姪奸杀案、萧山5青年抢劫杀人案只是对外号称实行了“内部组织追究”,但具体责任何在及如何追责,拒绝告知公众。而公众看到的是,那些当年的“神探”与立功人员官照当、财照发,好不快活自在。

其实也怨不得制造冤假错案的人员,不是他们不能承担责任,而是上级不欲追究他们。也不是上不级“不欲”,而是可以不,当今中国的政治文化正是这个样子的。上级不欲追究下级的责任,谁又会来追究这些上级的责任呢?不会,因为上级的上级想不起来要追究谁的责任。大家都不承担责任,省心省事,天塌不下来,岂非天底下一大快事?

冤假错案的责任得不到追究,突出地反映了中国责任伦理崩坏的现状。社会责任链断裂,谁都可以不负责任,这是中国一个触目惊心的现实。从孔子的角度观察,这也是一种“礼崩乐坏”的局面。最典型的现象,就是党政机关、党政官员可以不负责任,天塌来都与己无关。官员犯错,甚至犯罪了,还要也可以继续赖在官位上为人民服务。

人类社会是责任社会,契约、责任、权利是社会的粘合剂,使人们相互依存,成为一个整体。比如婚姻建构了一系列社会关系,夫妻双方有权利、有责任。当官的人手握人民授予的权力,却可以不承担任何责任,古来未之有也。现代社会是一个高风险社会,责任可谓重于泰山,不容任何人玩忽职守。比如食品安全监管机关、质检机关如果失职,就会造成三聚氰胺奶粉那样的悲剧,受害者几十万甚至几百万。

一个触目惊心的事实是,今天中国无论发生什么责任事故,党政官员都不承担任何责任。中国古代是一人一姓之天下,那时候高官辞职反而被视为理所当然,丞相、宰相及其以下官员“引咎辞职”是经常的事。比如唐、宋、明代,官员因过被贬、自请外放、辞职下野属于家常便饭,他们必须对皇帝负责。2010年,中共出台《党政领导干部辞职暂行规定》,对引咎辞职、责令辞职等作出规定,其中有九种情况要引咎辞职。但偌大中国,公务员多达700多万,要为某种严重后果担责的情况不计其数,然而引咎辞职者屈指可数。北京原市长孟学农2003年因处置“非典”不力引咎辞职,2008年又因襄汾尾矿溃坝重大责任事故引咎辞职,每次辞职后官照当、钱照拿,他本人还牢骚满腹。

孔子说:“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又云:“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上梁不正下梁歪,既然党官可以不负责任,谁还愿意担责?当然学校老师也想不负责任,食品药品商可以生产假冒伪劣产品,开发商和施工方可以制造豆腐渣。社会责任链彻底断裂了,该追责的也没有人来主持追究。

中国责任伦理崩坏,根源是中国共产党不想负责,在政治和制度上架空责任伦理,根在架空作为权力来源的人民。出了大事,就算要追究责任,也只追究副手。党官权力最大,但永远跟责任无关。执政党逃避责任,由此可见一斑。近几年网上一直在转发全国人大常委会前委员长万里的一个国庆60周年谈话,题目叫《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其中谈到:“没有政治伦理为基础的执政能力,会变成什么样的能力,我想,大家会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我们党执政60年了,开始说到了决策科学化,开始说到了权力制衡,但做得到底怎么样?看来不说到政治伦理不行,光说到还不行,还要有办法、有制度来落实这种伦理。”所谓政治伦理,一个核心问题其实是责任伦理。不对人民负责,当然可以逞其所欲,盲人骑瞎马,结果就是胡作非为。

杭州有个女警官叫聂海芬,是浙江叔姪奸杀案的“把关人”。中央电视台曾推出一个“浙江神探”系列报道,其中一期叫“无懈可击聂海芬”,讲述聂参与侦破奸杀案时如何在没有找到任何物证的情况下,通过“突审”,让“惊魂未定”的张氏叔姪交代“犯罪事实”,并从“细节”入手,获得“无懈可击”的证据。她当选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受聘担任杭州市警校兼职教官,还将自己20年预审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新人呢!

现在浙江方面自称对冤案责任人进行了“内部组织追究”,而据媒体调查聂海芬至今还在当她的大队长,当地公安系统不少人对她抱着同情和肯定的态度。不负责任的人得到广泛同情,似乎受害者就是活该受害。

(责任编辑:肖凡)

(文章来源: 东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