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时代周刊:中国用完即遗弃的...

时代周刊:中国用完即遗弃的运动员

分享

     当邹春兰(Zou Chunlan)离开学校成为职业运动员,她的教练向13岁的她保证,国家庞大的体育机构会照顾她一辈子。她只需要想着获胜。十年里,邹春兰遵循他的建议,在1990年赢得48公斤级全国举重冠军,那年她19岁,已经把另外的四枚全国冠军头衔收入囊中。但当她于1993年退役,邹春兰发现了契约的另一方没有兑现。在举重队厨房干了三年多的粗活后,她被要求离开。

  由于没有受过多少教育,而且对真实世界认知不多,邹春兰没有什么选择,只能转向体力活。她曾在工地搬砖,在大街上卖过羊肉串,后来成为公共澡堂的女按摩师,月收入60美元。她的命运并非特别不寻常。一位举重教练表示,邹春兰并不是唯一一个在真实世界中挣扎的退役举重运动员。

  这个善于产出奥运奖牌获得者的体制似乎更善于制造贫困潦倒的退役运动员。去年,中国新华社报道说每年退役的六千名职业运动员中,将近一半以失业或继续升学告终。

  据《中国体育报(China Sports Daily)》报道,中国近三十万退役运动员中,近80%在失业、受伤或贫困挣扎。许多运动员受到训练引致的运动损伤和健康问题的折磨。邹春兰带着她骇人听闻的后遗症走出这个体系:喉结、声音沙哑、胡子、不孕。

  如同当今中国许多事情一样,邹春兰麻烦的根源可以追溯到该国大规模采纳资本主义。市场力量在这个一度照顾运动员生老病死的体育体系上释放,让邹春兰和其他千千万万的运动员在竞技高峰过后、在无法再为他们的体育协会赢得注意力和利润以后遭受冷落。2003年,新法规巩固了这种变化。该法规把运动员退役后的就业责任大部分转移给运动员本身,规定给予那些选择自己找工作的运动员一笔补偿。但补偿数额往往不足以帮助一个受了伤又没受过教育的运动员。

  然而,如今在训练的运动员可能从该国体育局目前正在考虑的一条新规定中获益。该规定禁止招募未读完高中的职业运动员。运动队伍和大学之间的一些联合项目也得到讨论,这样运动员可以在训练期间参加大学课程。

  自从困境曝光后,邹春兰的生活有了好转。在中国妇联的帮助下,她于半年前在家乡长春开了一家洗衣店。但她仍然在在苦恼。她表示由于不能阅读,不熟悉电脑,难以处理帐目。“我把青春给了体育,但所得的回报是被当作垃圾扔掉,没有知识,没有技能,没有生育能力。”(作者 Jodi Xu)

译文为摘译,英文原文:httpss://www.time.com/time/world/article/0,8599,1644120,00.html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