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貝娜齊爾·布托

貝娜齊爾·布托

分享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前巴基斯坦總理布托(Benazir Bhutto,貝娜齊爾.布托、碧娜芝.布托)結束了八年的流亡生涯,再度重返故國。機場內聚集了二十多萬名支持者,夾道歡迎這位自稱「東方之女」的回教首位女性總理。十九日凌晨,布托返回故鄉喀拉蚩(Karachi)。在民眾為她舉辦的遊行活動中,發生了兩起恐怖炸彈襲擊,造成近一百四十人死亡,數百人受傷,布托本人安然無恙。

布托曾表示,在決定回國之前她已得到警告,她可能成為四個武裝組織的襲擊目標,其中包括恐怖組織「蓋達」與「塔利班」。布托形容襲擊是「卑鄙和懦弱的行為」。對於自己回國競選期間的安全問題,布托說:「我必須問自己的是:我是否要放棄?我是否要讓恐怖份子來『制訂議程』?」

長久以來,曾是巴基斯坦政治舞臺上最顯赫的布托家族,一直處在風雨飄搖之中。布托經歷了兩次險些入獄、兩次出任總理。這隻兩次流亡海外的「鐵蝴蝶」,如今又飛回了故鄉。人們不禁關切,南亞這個傳奇的家族還能續寫新篇嗎?

不斷抗爭的「鐵蝴蝶」

一九五三年,布托出生在喀拉蚩的大地主世家,是家中第四個小孩。在巴基斯坦讀完修女學校後,布托前往英國牛津大學留學,並成為牛津學生會辯論社的首位女性亞洲社長。

畢業回國的布托萬萬沒想到,等待她的卻是牢獄之災。父親阿里是巴基斯坦首位民選總理,一九七七年在軍事政變中被吉亞將軍免去職務,並於一九七九年四月四日被處以絞刑。隨後布托全家被捕,二十六歲的布托開始了長達五年的軟禁生活,其中三十四個月是在骯髒、黑暗的牢房中度過的,她還險些在手術臺上遭到暗殺。痛苦的軟禁生涯將一個美貌的巴基斯坦少女錘煉成了一個只為政治而生存的鬥士,從此,「鐵蝴蝶」開始了她艱難的從政之旅。

一九八四年軍政府允許布托前往英格蘭,她在那裡帶領其父創立的「巴基斯坦人民黨」。隨後一年裡悲劇再度發生,布托的哥哥納瓦茲在法國南部的公寓中毒身亡。

一九八六年布托回到拉合爾,挑戰七年前處決她父親的軍事獨裁者。一九八八年八月十七日,吉亞將軍在神祕的空難中喪生。數月後,布托領導的人民黨贏得大選,三十五歲的布托宣誓就任總理。

一九九零年布托政府因涉嫌貪污遭到解散,她的總理職位也被謝裏夫(夏立夫)取代,雖然一九九三年布托再度當選,但三年後,她再度因涉嫌貪污罪遭當時的總統李嘉瑞解職。

一九九九年布托被時任總參謀長,現任總統穆沙拉夫(Pervez Musharraf)排擠。和丈夫紮爾達裏因腐敗和濫用職權等罪被判處五年監禁,並處以八百六十萬美元罰款。至此布托開始第二次流亡生涯。她帶著三個孩子先後輾轉於美國、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酋、西班牙和瑞士等多個國家。

據巴檢察機關公布的資料,布托和丈夫共有二十六個國外銀行帳戶,在英國、法國、美國有十四處房產,其中不乏莊園、農場,總價值十五億美元。不過布托堅稱,這些財產都是自己和丈夫通過合法手段獲得的。

二零零七年十月,穆沙拉夫總統特赦了布托的貪污罪指控,並歡迎她回國。當布托下飛機時,五十四歲的她因心情激動而哭泣,她表示,能重回巴基斯坦是個奇蹟。

百分之十先生

外界評論說,兩次把布托從總理寶座上拉下的是同樣的原因——腐敗,而這一切都與布托那場草率的婚姻有關。按巴基斯坦風俗,布托的婚姻全部由她的家庭和男方家庭包辦。一九八八年,雙方家庭在經歷了近一年的「談判」後,三十五歲的布托才親眼見到了未來的丈夫、建築業巨擘紮爾達裏。

紮爾達裏與布托同齡,出身於巴基斯坦南部一個闊綽的地主家庭。兩人在見面後的第五天便閃電般訂婚了。舉行婚禮前,布托從未和丈夫單獨相處過,連相互握手也不曾有。自阿里.布托接受絞刑後,為了振奮人民黨的低迷士氣,他們將婚禮辦成了一場熱鬧、隆重的「嘉年華」。當時婚禮請柬在黑市上曾賣到上千盧比,甚至還出現了偽造的請柬。

然而,人民黨內從一開始就反對這樁婚姻,紮爾達裏有個人盡皆知的綽號:10%先生:找他辦事,他至少拿10%的回扣。果不其然,布托任總理時,妻貴夫榮的紮爾達裏「貪名」遠揚。在他擔任政府投資部部長期間,只要有公司想通過他拿到專案,就必須給他10%的回扣,後來他甚至升格成了「30%先生」。有消息說,想跟他見面的商人必須出近一萬美元的見面費。

貪婪的丈夫最終斷送了「鐵蝴蝶」的政治生命。一九九六年布托再次遭到解職,紮爾達裏隨即被逮捕,直到二零零四年紮爾達裏才被保釋出獄。對這個兩次讓她從權力頂峰跌落的男人,布托卻癡心不改。她常說她非常思念丈夫,丈夫的遭遇讓她想起莎士比亞筆下《李爾王》的話:「我相信是天下人負他,而非他負天下人。」

政治交易和前景

如今巴基斯坦政局十分複雜,為爭取明年一月的全國大選,至少有三方力量在角逐。一是代表軍方的現任總統穆沙拉夫(一九九九年至今);二是代表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的前總理謝裏夫(一九九零至九三年/一九九七至九九年);三是代表巴基斯坦人民黨的前總理貝.布托(一九八八至九零年/一九九三至九七年)。

三方的關係極為複雜。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二日,謝裏夫宣布解除穆沙拉夫的職務導致軍事政變,結果謝裏夫遭軟禁,並於二零零零年四月六日被法庭以劫機和恐怖活動罪判處無期徒刑。同年十二月九日深夜,謝裏夫獲穆巴拉夫特赦,於第二天離開巴基斯坦前往沙特。今年九月十日謝裏夫曾返回巴基斯坦爭取參選,當天旋遭驅逐。

今年四月和五月,布托曾兩次在倫敦會晤謝裏夫,兩人一致表示要「捐棄前嫌」,誓言明年回國聯手把穆沙拉夫拉下臺。然而最新事態表明,摒棄前嫌的卻是布托和穆沙拉夫。

今年三月,穆沙拉夫要開除最高法院大法官,不但沒有成功反而引火上身,其支持度從此一蹶不振,甚至陷入危機四伏之境。十月初,穆沙拉夫在選舉中獲得連任,但由於其權力基礎主要是來自軍隊而非民間,因此,其執政合法性受到嚴厲的質疑。在此形勢下,利用布托的人民黨來擴大民意支持,就成了穆沙拉夫務實的選擇。

於是,穆沙拉夫特赦了布托的貪污指控,外界分析,布托可能將擔任總理,以配合穆沙拉夫總統的執政。有人認為,這位回教世界的首位女性總理與軍政府領導人達成的協定,讓她民主鬥士的地位打了折扣。巴基斯坦國內的穩定影響著世界局勢。布托的回國是創造歷史呢?還是向歷史低頭?可能是後者吧!布托遇刺身亡後,巴基斯坦全國進入了紅色警戒狀態,在各大城市爆發大規模騷亂,並要求總統穆沙拉夫立即下臺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