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武漢肺炎前線】WHO與中...

【武漢肺炎前線】WHO與中共同謀掩蓋疫情程度將受調查

分享

【新三才首發】世界衛生組織(WHO)最近幾週因其在武漢肺炎爆發中的作用而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最終導致美國川普政府暫時停止了撥款。

[延伸閱讀推薦:【武漢肺炎前線】精華回顧系列]

[延伸閱讀推薦:三才新語:武漢肺炎精選系列評論]

WHO在疫情中扮演的作用引發了關於誰知道什麼以及何時知道的批評和質疑。究竟WHO對中共不斷對武漢肺炎疫情的掩飾同謀程度有多深呢?

「現在很難確切地說,這就是為什麼需要對WHO對武漢肺炎的反應以及中共對其決定的潛在影響進行獨立外部調查的原因。」美國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成斌(Dean Cheng)表示。「世衛組織所做的就是接受中共的要求和統計數字,無論多麼荒唐。這應該很清楚,尤其中共最近將武漢的死亡數字『校正』了50%。WHO從未質疑過其原始的統計數字。」

消息人士說,美國情報分析師正在整理中共當局知道疫情的時間表,並「準確地描述發生的事情」。消息人士表示,美國官員有100%的信心,中共在疫情爆發後竭盡全力掩蓋。

此外,消息人士也認為,WHO要嘛是掩蓋行動的同謀,要嘛就是視而不見。然而,從WHO傳播出的信息所造成的災難持續在加劇。

中國武漢市第一例確診病例據說已於2019年12月8日就記錄下來,但是WHO等到2020年1月14日發出的最初訊息卻仍說「沒有人與人之間傳播的證據」。

WHO發言人表示,他們在2019年12月31日收到中共所提交的報告後立即採取了行動。「世衛組織中國於2020年1月1日要求中共當局提供更多信息。中共政府隨後與WHO中國辦事處舉行了會議,並於1月3日提供了進一步的最新消息。」「世衛組織最早於12月31日開始回應國際媒體對該疫情的詢問,並於1月4日在其區域Twitter帳戶上發表了公開聲明。」

WHO代表補充說,經過徹底的核實和風險評估過程後,2020年1月5日,世衛組織發布了情況摘要和已知信息。「世衛組織在任何時候都通過其開源信息流行病情報平台(EIOS)在全球範圍內同時監視開源信息媒體,以獲取疾病信號。」

但是,光靠這個開源平台是否足夠?

佛羅里達州內科醫生和傳染病專家丹娜·格雷森(Dena Grayson)博士說:「由於中國人口密度高,人與野生動物之間的密切接觸,中國已經出現了許多致命的病毒。」「儘管WHO配備了世界一流的科學專家,但其領導人譚德賽(第一個領導該組織的非醫師)與中共有著長期的聯繫,值得審查。譚德賽在整個大流行中對中共大肆誇獎,儘管大量證據表明,中共在早期對這種病毒並不透明。」

此外,2月3日,在數十個國家(包括美國)確診了新疾病的幾週後,WHO總幹事譚德賽仍宣布「向其他國家的擴散極小且緩慢」,並且稱讚說該病毒由於中共的「戰略和努力」,可以「輕鬆地控制」。這是在譚德賽會見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周後所發表的評論。

雖然WHO對任何主權領土都沒有管轄權,未經許可,它不能在某些地方開展活動。而且,它的資金依賴於其成員國。但科羅拉多州立大學政治學助理教授彼得·哈里斯(Peter Harris)說:「WHO的行動主要依靠東道國。例如,其官員不像武器檢查員那樣,他們有權進行自己的調查。」「相反,WHO官員對信息的獲取將受到所在國政府的高度控制,尤其是在像中國這樣的獨裁國家中。中國內部的人們可能會嘗試向WHO的員工提供信息,但中共肯定會盡最大努力來控制情報流向WHO官員。」

因此,現在分析家的主要關注點在於WHO是否僅僅是對中共太信任,或者它是否試圖保護與中共的關係。

專家認為,最公然的失誤之一是無視台灣的預警。2015年,WHO應中國的要求拒絕台灣加入,因為中國不承認其主權。上個月領導WHO在中國的加拿大流行病學家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博士在接受香港新聞記者的採訪時,更假裝沒有聽到與台灣有關的問題,並堅持「移至下一個問題」。當記者再次對台灣問題施加壓力時,艾爾沃德則表示「我們已經談論過中國」,並把採訪進行了總結。

儘管幕後談判仍不清楚,但中共允許WHO一個小組進入中國花了大約三週的時間進行研究。然而,該組織仍保持祝賀的口吻,並堅持說國際貿易和旅行仍在繼續,即使疫情數量在1月份已經開始增加。然而,隨著這種疾病開始在國際上產生,WHO仍對提倡廣泛的貿易或旅行禁令保持警告。直到3月11日,WHO官員才將這種病原體標記為大流行病,當時意大利已經全面陷入封鎖,醫療體係不堪重負。

美國眾議院共和黨上週在給譚德賽的一封信中寫道:「在整個危機期間,WHO都避免將任何責任歸咎於中國政府,實質上是中國共產黨。」「作為世衛組織的負責人,你甚至甚至讚揚了中國政府在危機期間的『透明度』,而事實上,該政權一向以來一直在低估實際感染和死亡統計數字。」

「在回顧WHO時,很明顯,該組織對武漢肺炎疫情的反應太慢,沒有以他們應得的懷疑態度看待中共的聲明。我們為這些失誤付出了一切代價。」成斌表示。「兩黨支持在完成對WHO對武漢肺炎的回應以及中共對其決策、審查和修訂WHO政策的潛在影響的獨立外部調查後,可以調整WHO未來的資金,以使其能夠做出更多回應迅速應對新出現的大流行病,並調整了WHO的供資結構,將重點放在傳染病和應對國際衛生緊急情況上。」

美國退役陸軍準將安東尼塔塔(Anthony Tata)4月18日表示中共刻意誤導的行為彷彿引爆核彈。他說:「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中共故意隱瞞信息,故意操縱信息,而數字……就是其中的一個例子。」「他們鎮壓舉報者,他們試圖談論這並不嚴重,尤其是人與人之間傳染的方面。…然後[WHO]中共的木偶,也說了同樣的話。」「所以,這是中共的故意誤導,這無異於引爆核彈並殺死15萬人。在我看來,這是同一回事。」

美國眾議院和參議院的兩位共和黨議員分別提出了一項立法,允許美國人起訴中共對武漢肺炎大流行造成的損害。該法案由眾議院參議員丹·克倫肖(Dan Crenshaw)在參議院提出,參議院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在參議院提出。該法案將允許美國人通過修改《外國主權豁免法》在聯邦法院提起訴訟。

「通過讓試圖警告世界有關武漢肺炎的醫生和記者沉默,中國共產黨使該病毒迅速在全球傳播。他們決定掩蓋病毒的決定導致了成千上萬不必要的死亡和不可估量的經濟損失。」科頓在一份聲明中說:「這是適當的,我們要求中共對其造成的損失負責。」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