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日本積極考慮蘇伊士運河替代...

日本積極考慮蘇伊士運河替代方案

分享

【新三才首發】當長榮海運的超級貨輪長賜輪(Ever Given)在2021年3月23日意外擱淺橫穿蘇伊士運河導致整個運河停擺後,日本重新燃起了對尋找通往歐洲替代路線的興趣。日本天普大學副教授詹姆斯·DJ·布朗(James DJ Brown)說:「雖然人們對過分依賴塞蘇伊士運河的擔憂已經存在了很長時間,運河擱淺事件更加快了事情的發展。」

此事件在整個亞太地區及其他地區的供應鏈中引起了陣陣浪花,提醒每個人其貿易、供應和繁榮在多大程度上取決於費迪南德·德·萊瑟普斯(Ferdinand de Lesseps)在埃及沙漠的這個19世紀工程項目。

遠在半個地球之外的日本也強烈地感受到了這次事件的影響。首先,長賜輪由正榮汽船(Shoei Kisen Kaisha)擁有,由今治造船(Imabari Shipbuilding)建造,這兩家都是日本公司。目前這兩家公司仍在與埃及政府就賠償金問題進行談判。

更廣泛地說,它突顯了蘇伊士路線對日本政府及其工商界的脆弱性。除了繞行南非好望角的漫長路線之外,日本有兩種可能的選擇,它們都依賴俄羅斯──西伯利亞鐵路和北海路線。

實際上,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親自推廣了這些替代方案。普京在2018年5月就任第四任總統之職時,簽署了「至2024年俄羅斯聯邦國家目標和戰略目標的行政命令」。其中的目標是「將鐵路運輸貨櫃的時間,特別是從俄羅斯遠東運輸到俄羅斯的西部邊境,減少到7天,將鐵路運輸貨櫃的運輸量提高四倍」,以及「開發北部地區海上航線,並將其貨運量增加到8,000萬噸。」

日俄兩國對上述這些路線的興趣是共同的,蘇伊士事件更導致日方重申其雄心壯志。國土交通省大臣赤葉一吉(Kazuyoshi Akaba)在4月6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說:「關於蘇伊士運河事件,我們再次認識到,重要的是確保各種運輸方式並擁有可行的路線,以實現穩定的國際物流。」他還指出:「我們目前正在努力促進西伯利亞大鐵路的使用。」

兩年前,日俄政府間進行了初步努力,以開發用於電子數據交換、貨物跟踪和加速通關的系統。此外,丹麥綜合航運公司馬士基(Maersk)於2019年7月推出了AE19服務──整個俄羅斯的海鐵聯運服務,並且規模迅速增長。

3月初,就在蘇伊士(Suez)事故發生之前,這家運輸公司正在推廣這項服務。「能夠為我們的日本客戶群提供AE19等解決方案,意味著馬士基可以跨越多種運輸方式。」東北亞區董事總經理西山徹(Toru Nishiyama)在新聞聲明中說。「我非常高興看到客戶的支持,並希望將其變成越來越多客戶的選擇。」隨著蘇伊士運河發生事故的消息,馬士基迅速抓住了機會,以增加其在西伯利亞大鐵路上的服務頻率。

此外,2020年12月,阪急阪神快遞宣布將啟動一項雙月服務,該船將通過輪渡從日本海上的富山港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div)運送主要裝有汽車零件和工業設備的貨櫃。然後將這些貨櫃裝載到西伯利亞大鐵路上,並發送到波蘭波茲南市的一個碼頭。通過利用這條路線,到歐洲的運輸將變得更快。根據公司向客戶介紹的情況,通過蘇伊士運河的海上航行大約需要兩個月才能完成,而輪渡和鐵路服務則可以在短短的20-27天內完成任務。

4月中旬,蘇伊士事故發生後,俄羅斯鐵路公司宣佈在東京開設代表處,以進一步促進該業務的發展。坦普爾大學的布朗說,在蘇聯時代,日本公司通常通過西伯利亞大鐵路運送到歐洲,所以現在所需要的只是現代化和復興,而不是創造全新的東西。

「主要問題是成本,」布朗表示。「跟蘇伊士運河相比並沒有價格競爭力。此外,還有數量有限的問題。」布朗認為,西伯利亞大鐵路具有巨大的潛力,但他也指出,腐敗問題和低效率的俄羅斯官僚主義仍然是障礙。

最終的替代方案雖然具有更長遠的前景,但仍是北海航線(NSR)。全球氣候變化的奇怪影響之一,就是隨著兩極冰川的融化,越來越有可能通過北冰洋從亞洲前往歐洲。目前,這只是六月到十二月之間的季節性可能通行,即使那樣,它也需要破冰船。

不過,根據日本政府的數據,到2020年航行季節,有133艘船在北海航線上,而2019年為87艘。在成功的航行中,有一艘破冰的液化天然氣運輸船於6月離開俄羅斯北部的薩貝塔(Sabetta)港口,不到一個月後的7月就到達東京。

相反,據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稱,蘇伊士運河每天的平均日流量為40至50艘船。

3月下旬,俄羅斯北極國際合作大使Nikolai Korchunov對媒體說:「有必要考慮如何有效管理運輸風險並開發通往蘇伊士運河的替代路線;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北海航線。」

儘管如此,俄羅斯仍然需要解決許多實際問題,包括沿海基礎設施的大規模擴建。布朗解釋說:「如果一艘船在沿途某處發生故障,附近[將需要]有很多港口可以停靠……在北海航線上,基本上什麼也沒有。」

殘酷的現實是,在不久的將來,跨西伯利亞鐵路和北海路線都無法替代通過蘇伊士運河的傳統路線。但是,通過合理的管理和進一步的基礎設施發展,這些路線可能可行並降低日本對蘇伊士的依賴程度,這是完全合理的。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