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哈佛教授事件為美國敲響警鐘...

哈佛教授事件為美國敲響警鐘

分享

【新三才首發】美國哈佛大學化學與化學生物學系系主任查爾斯·利伯(Charles Lieber)博士最近因多項罪名被定罪,包括在接受中國政府「千人計劃」(TTP)資助一事上撒謊。他的事件應該為美國科學家、大學和研究機構敲響警鐘。

利伯專注於研究微小事物的奈米科學。奈米技術是奈米科學的應用,可以徹底改變從醫療保健到製造的各個領域。利伯的工作被認為有助於開發「能夠檢測到單個傳染性病毒顆粒水平的疾病的生物奈米電子傳感器」。利伯贏得了無數獎項,他和他的合作者擁有超過35項專利。

作為美國頂尖科學家之一,利伯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和國防部(DOD)獲得了超過1,500萬美元的贈款。這些贈款的部分要求是披露重大利益衝突,包括外國實體的財務支持。然而,利伯沒有透露他作為「中國武漢理工大學(WUT)戰略科學家」的職位以及他在2012年至2017年期間參與中國TTP的情況。

中國政府於2008年啟動了TTP,以「吸引、招募和培養高層次科學人才,促進中國科學發展、經濟繁榮和國家安全」。TTP由中國共產黨(CCP)直接管理。該計劃通常針對在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領域工作的專家和領先研究人員,例如人工智能(AI),不分國籍或種族。TTP使中共能夠利用西方民主國家的開放性和學術自由,從國外獲得領先的技術和研究發展。

利伯的案例是TTP如何運作的典型例子。法庭文件顯示,WUT支付給利伯50,000美元的月薪,估計每年150,000美元的生活費用,以及超過150萬美元在中國建立研究實驗室。作為回報,利伯 必須每年至少為WUT工作九個月。他的職責包括「申報國際合作項目、培養青年教師和博士生、組織國際會議、申請專利和以「WUT」的名義發表文章。

接受資助甚至在外國大學的薪資單上都不是違法的。但是,法律要求利伯在從事由NIH和DOD贊助的項目時披露這些財務交易。然而,利伯不僅沒有主動披露他與WUT和TTP的關係,而且在多次被NIH和DOD質詢時,他還一再否認存在這種關係。

利伯並不是唯一一個隱瞞他在中國的薪酬和參與度的TTP新人員。許多TTP參與者既不披露他們參與TTP的情況,也不披露他們收到的任何經濟獎勵。例如,德克薩斯A&M大學系統的官員發現其學校的100多名教職員工參與了TTP,但只有5人披露了他們的參與。

中國研究機構所追求的許多技術和研究往往同時具有民用和軍用應用。

TTP的實施方式引起了嚴重的關注。首先,在TTP申請過程中,一些潛在的新人必須將他們的研究細節提交給中共直接管理的機構批准。中國機構通常要求TTP學者簽署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合約,其中包含美國當局認為違反美國「研究誠信標準」的條款。他們還「將TTP成員置於妥協的法律和道德立場,並破壞美國透明、互惠和誠信的基本科學規範」。

第二個擔憂是,中國研究機構所追求的許多技術和研究往往同時具有民用和軍用應用。美國當局理所當然地擔心,即使是TTP新兵向中國進行的無害技術轉讓也可能對國家安全產生影響。難怪美國有些人將TTP改稱為「千人叛徒計劃」。

美國當局遲遲沒有意識到TTP的威脅。在川普政府領導下,聯邦調查局和其他美國政府機構終於開始加強對聯邦撥款接受者與中國關係的審查。美國司法部對美國科學家立案了24起案件,其中,《華爾街日報》報導稱,「9 名被告已認罪。另外 6 名被告的指控已被完全撤銷,其中 5 名官員表示他們駁回了指控,因為涉及科學家已經因被拘留或以其他方式限制一年而受到足夠的懲罰。」

美國大學和科學家對美國政府的行為進行了反擊,認為跨境科學合作對科學發展具有內在的好處。雖然這樣的論點在其他情況下可能是有效的,但它忽略了中共的真實本質以及它如何管理中國社會。

中共將中國的大學和研究機構視為實現其主導世界雄心的前線。因此,這些中國機構永遠不會像美國同行那樣純粹是學術驅動的機構。中國的一切,包括大學,都必須為黨的需要服務。

對於中共來說,TTP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據報導,截至2017年,中國已招募7,000名研究人員和科學家,其中包括70名諾貝爾獎獲得者、300多名美國政府研究人員和600多名美國企業人員。這些科學家分享的技術知識促成了中國以驚人的速度縮小與美國的技術差距。

我們已經目睹了精通技術的共產主義中國的一些可怕影響。中共建立了最廣泛的監視系統來監視其公民並壓制異議。中國還出口其監視設備,以協助其他專制政權對其公民進行同樣的操作。

中國的技術進步也使中共得以實現中國軍隊的現代化並開發先進武器。例如,中國最近根據NASA科學家的設計對高超音速核導彈進行了測試,震驚了美國軍事和情報界。火箭「以比音速快五倍的速度行進,可以到達長達 1,500 英里的距離」。如果今天中美開戰,這樣的武器將使美國本土處於嚴重危險之中。

因此,美國科學家、大學和研究機構不能將他們與中國同行的合作視為無害的科學交流。他們必須認識到這些跨境合作的嚴重地緣政治風險和道德影響。

他們必須儘自己的一份力量,不要讓專制政權用他們的技術知識威脅民主和自由價值觀。

(作者:Helen Raleigh)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