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干线 章子怡受不了李安就向张艺谋...

章子怡受不了李安就向张艺谋哭

分享

在西方观众眼中,章子怡是中国新一代年轻人的象征,但她觉得,“我不敢承担那么强的使命感,只希望能够以最平和的心态去面对我的生活和我的事业。”据报道,本周日以及下周日晚,章子怡将走进东视新闻娱乐频道《可凡倾听》栏目,向观众敞开她的心扉。

  谈张艺谋:被分配到农村当“保姆”

对于她是怎样被张艺谋导演“发掘”的话题,章子怡回忆,“当时他要拍一个广告,要看看不同学校十八九岁的女孩,所以舞蹈学校、中戏、电影学院的学生都有去。就见了张导一面,每个人留了影,把联络方式给副导演。”当时,章子怡并没觉得张导对她有特别的关注,“过了差不多快一年,我才接到《我的父亲母亲》的片约。”

  
为了拍这个戏,张艺谋还特别让章子怡去河北农村体验生活,“在那里的老乡家寄养了两个多月,每天就是喂猪、挖土豆,做很多农活。还给他们煎油饼,因为在戏里面招娣要做的。老乡还特别得意地说,‘我们家有一个都市来的保姆’。”

  
《十面埋伏》中“牡丹坊”的独舞,让大家看得相当过瘾。拍这个戏前,章子怡还专门找了一个盲女跟她一起生活,她认为自己的成功,张艺谋的教诲功不可没:“因为要学盲,我觉得是张艺谋给我打了一个好基础,每次拍电影前必须要静下来两个月,去体验生活。”

  
谈李安:怕他但不埋怨他

  
结束了《我的父亲母亲》的拍摄后,章子怡幸运地被张艺谋推荐给了老友李安,接拍了把她推上国际影坛的《卧虎藏龙》。她表示,“《卧虎藏龙》让我开窍,让我真正意识到表演是什么。因为之前《我的父亲母亲》是一种很本色的表演,但《卧虎藏龙》是真正要去塑造一个人物,当时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做得怎么样,我只是很单纯地希望可以达到导演的标准。”章子怡笑言,当时在片场,她通过看李安抽了几根烟来判断他是不是满意,“据说他那时已经戒烟了,因为拍片压力特别大,他又再度抽烟,所以我很怕他抽烟,我一看他抽烟就知道完蛋了。我其实挺怕李安的,实在受不了了,我就会给张艺谋打电话哭诉,说想不干了,他就会说,‘你要挺住’。”

  
那时,章子怡特别期待李安导演能够给她一个拥抱,“对我来说算是个安慰,但是一直没有,前阵子他来中国选演员,我跟他一起吃饭聊天,说得眼泪汪汪的,如果没有《卧虎藏龙》,没有李安导演对我的影响,我可能不会有今天的成绩。现在李安每一次拥抱我时,都会说,‘你看,我拥抱你了’,潜台词就是说别再埋怨我了,其实我从来没有埋怨过导演,那只是我当时的一种渴望。”

  
尝过等大牌的滋味

  
拍《卧虎藏龙》时,章子怡哭过很多次,哭得最厉害的一次是拍夜戏,“我是一个笨鸟,所以我一有时间就在现场练剑,有一次,我听到武行的那些男孩说,‘看,章子怡还在那儿练,像个大虾米似的。’我就对自己说,没听见,什么都没听见,但是这个东西就在耳边响着,特别难受,就大哭起来,所有的压力都在那一瞬间爆发。”《卧虎藏龙》中有很多武戏,章子怡和杨紫琼会在拍摄中伤到对方,“最厉害的一次,我的指甲打没了,全是血,然后工作人员拿雪来捂我的手,疼得无法形容。”

  
那时,章子怡只是个新人,因此与杨紫琼、周润发等大明星交流机会并不是特别多,“那时,我一大早去拍,拍到发哥、杨紫琼来了,就先拍他们,我就等着,等到他们拍完了,晚上再继续拍我。我也经历过那种所谓大牌演员的特殊待遇,所以,当我现在是一个大明星的时候,我希望可以平等地对待每个人,没有高低之分。”

  
谈王家卫:用胶片陪演员练习

  
章子怡曾跟王家卫导演合作过影片《2046》,问及能否适应他的工作方法,她说,“一开始不行,特别紧张,他戴墨镜个子又高,在现场就像神一样,我都不敢跟他交流。”而王家卫特别的工作方式,也给章子怡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没有剧本,你也不知道整个电影是讲什么,你只大概知道一点自己的故事,也许还会改变。我一开始是拍跟梁朝伟的戏,经常就三四十遍还不过,然后第二天接着拍,当时我特别没有信心,就去问梁朝伟,他说你根本就不用紧张,我们都是五六十遍的,因为导演喜欢边拍边改,用他的胶片陪你一起练习。”

  
谈巩俐:耳光扇出来的感情

  
去年章子怡拍了《艺伎回忆录》,问及在剧中和巩俐合作的感觉,她说,“我觉得巩俐是当之无愧的好演员,希望能再次合作。”巩俐表演中的激情、创造力等等,都让章子怡受益匪浅。有一场戏,巩俐要扇章子怡一个耳光,章子怡笑言,“那时是真打,打之前,大姐说怎么办,你这个巴掌大的小脸,我怎么下得了手,我说没关系,你就打吧,大姐就说,好吧,反正咱们尽量做到最好,拍少一点。结果一共拍了5条,回家卸完妆一看,大姐的手印还在脸上,我开玩笑说,现在我知道她的手有多大了。”

来源:粉丝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