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干线 赵本山现象:粗俗搞笑是艺术...

赵本山现象:粗俗搞笑是艺术吗?

分享
赵本山带团的“刘老根大舞台”三月赴美演出“票价过高”惹风波

  恕我直言,说到赵本山,就想起农民的本色,赵本山成了表演艺术家我以为是历史的误会,是带有些滑稽色彩的奇闻趣事。

  赵本山在2002年的春天,又扮演了一回“春风得意马蹄疾”的状元角色。他刚刚在春节联欢晚会上,因小品《卖车》而获得一等奖。他谦虚地说:“那奖是我忽悠来的。现在能忽悠的人很多。”好事成双,他第一次自导自演的电视剧《刘老根》,也热热闹闹地播出。不管作品好坏,人气总是有的。

  在演艺界,赵本山已经成为一个品牌,作为电视小品的领军人物,他几乎就是小品的代名词,他是春节电视联欢晚会的忠实保姆,也是俗文化在舞台上的代言人,是搞笑的明星,逗哏的王者,主流电视媒体隆重推出的引导一国文化娱乐时尚的领袖级人物。不仅仅在电视中出现,赵本山还拍电影、演话剧、召开艺术作品研讨会、被央视“艺术人生”邀为嘉宾,风头之盛,名气之大,使许多真正的艺术家也难以望其项背。

  单说表演吧,过去人们张口闭口赵丹,而今天则说来说去赵本山。

  赵本山现象,实在是很有趣儿的现象,有原因的现象,有从多层面、多角度探讨、研究价值的现象。社会的、经济的、文化的、民俗的……,无论从哪一个方面进行剖析,都会有很多新鲜而颇具意味的发现。还是略微提一下赵丹吧,尽管可能有人不愿提起他,事实上,我们在表演艺术领域里、在媒体上、在文化记者的笔下,已经很少见到赵丹的名字了。赵丹过时吗?我不这样认为。真正的艺术家对社会、对民族、对艺术、对大众,具有永久的价值。赵本山遇到了社会开明、开放的好时候,没有人对他的表演提出质疑,他欣逢一个喜剧的时代,可以自由挥洒他的滑稽戏的天赋。我不说赵本山有喜剧的天赋,真正的喜剧都有着深刻的内容,能以滑稽而征服天下观众,其本身就滑天下之大稽。

  赵本山的表演不能算是艺术,小品也称不上是艺术成品,但是,我们的媒体不对艺术表演与庙会杂耍之间的本质区别加以划分,更不向观众强调艺术鉴赏是需要经过不断的努力学习才能获得的能力。主流文化应该包括什么、倡导什么?边缘文化的概念和作用是什么?娱乐之星与艺术家如何区分?他们之间的分界点是什么?在以国家形象和民族形象出现的大型电视文艺晚会上,我们应该向整个世界展现自己最为得意的文化艺术精品,还是抖落那些连准文化、准艺术都还称不上的小品?所有这些需要搞清楚的问题,我们总是避而不提。我们热衷的是什么呢?是带有商业味道的收视率,是不考虑艺术成分与心灵陶冶等因素的所谓的观众的喜爱,是我们已成为习惯的聊以自慰的火爆场景和欢娱气氛。

  游戏,使人开心;艺术,使人动心。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游戏者只是在玩耍,艺术家却是在劳作。玩耍能得一时痛快,只有创作才具有永恒的价值。西方有句俗谚:“一个小丑进城,胜过一打医生。”无非是说,笑口常开能除祛百病。但是,能让人解颐的小丑只是小丑,宫廷里的弄臣只是弄臣,他们与艺术和艺术的创作无关。审美是一门学问,无人能无师自通。审美的老师是谁?媒体责无旁贷。引导艺术取向,提倡高雅情趣,培养审美眼光,提高欣赏口味,是国家主流文化的主要功能,不可一日偏废。而赵本山在演艺界的突兀崛起,说明我们社会的文化艺术至少在鉴赏这个层面上,还处在无序的状态。

  当初,指挥家李德伦在世时,曾经很认真地提出要求:流行音乐不能进交响乐的标志性殿堂———北京音乐厅。有些人觉得李老先生也太古板了点儿。其实,李德伦的提议,是参照国际惯例提出来的。在发达国家,没有对于雅文化与俗文化的歧视,但是,它们的演出地点是截然不同的。吃小吃去王府井小吃街,赴国宴到人民大会堂,这叫有序经营。艺术同理。日本电视台并不排斥粗俗搞笑的娱乐节目,有的演员只以插科打诨混饭吃,但是,在国家电视台NHK的节目里,你别想看到一个歌星、笑星露面,文艺栏目除了交响乐乐团的演奏,就是歌剧、舞剧、话剧的演出,清纯高雅之至,他们的电视人懂得,濡染世风,浸润心灵,非高贵的艺术作品莫属。况且,国家电视台也代表着国家尊严与气质,岂能让不入艺术流的东西充斥其间?

  没有电视,就没有名人赵本山;没有电视像捧着宝贝儿子一样捧着的小品,就没有小品之父赵本山。赵本山是演员吗?你肯定说是。可是我问你:他是什么演员?是歌唱演员?是电影演员?是相声演员?是杂技演员?还是话剧或其他舞台剧演员?有人会说:他是小品演员。但是,小品是什么?它是艺术院校表演专业学生的习题或作业,就像小学生初学写大字时描的红模字。把描的红模字当作书法作品来展览,这就是电视人干的事情。有戏剧评论家痛心疾首地说:小品把话剧观众的胃口都给弄坏了。他们以看小品的习惯来品话剧,真会是风马牛不相及。赵本山现象,实际上是电视文化派生出来的一种现象,需要反省其得失。电视也是吃五谷杂粮的,不能免俗,但是,不应该是这么个吃法,文艺类节目要分类、分档次、分频道播出。同时,春节电视文化的概念,也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其文化使命感要从所选择的重点节目中体现出来。

  不管有几亿观众在电视前被赵本山逗得前仰后合,我们还是不能称他是好的喜剧演员。法国电影《虎口脱险》一定看过吧,著名喜剧大师雷诺·伯拉姆是法兰西民族的骄傲,他在去世的时候被万人空巷地实施国葬。雷诺·伯拉姆让世人在喜悦中感受到心灵的充实与精神的高贵,这就是他之所以伟大的原因。这种横向对比也许是牵强的,但却很能说明问题的实质。每一个现象,都有其背景。一位文化名人是由丰厚的文化土壤所孕育的,而我们最该反省的,也许是在表面上看似热闹而频繁的文艺活动和演出的日子里,我们的文化艺术的空气到底是稀薄还是浓厚?

 

转自:北京日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