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干线 美国记者怎么看中国大陆电视...

美国记者怎么看中国大陆电视剧

分享

2003年,我第一次到中国。我给父母打电话,告诉他们,我找到了一个电视的天堂—-整天都是功夫戏,我被它迷住了,我想,从这些节目中,我或许能窥探到一些中国人的精神吧。但是我的电视梦很快破灭了,因为我发现,功夫戏并没有触及到中国社会的内部。

我不期望真实,但是我确实期望诚实。作为一个初来乍到者,我希望认识真实的中国。同时,作为一个美国人,我也希望在这一过程中享受娱乐,一如通过美国的电视娱乐节目,你就能了解很多的美国文化一样。

根据尼尔森媒介研究公司调查,12月份美国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是Dancing with the Stars(星随舞动),CSI(美国犯罪现场鉴证科)和Grey's Anatomy(实习医生格蕾)。“星随舞动”是一个并不全用脚本的真人秀。CSI和Grey's Anatomy是关于犯罪科学和医学的连续剧。而所有这些节目的吸引力,都来自于现实中的人们对它们的真实度认定。

美国的电视剧编剧和电影编剧从11月初开始罢工,要求分享DVD和其他在线媒体的版税。而据《洛杉矶时报》报道,一个美国编剧的平均收入已经超过了一年 9.4万美元,一个成功的编剧一年可以有20万美元的版税进账,甚至更多。他们的年收入远高于美国中等家庭—-据美国人口调查局2005年的调查数据,后者的年收入为4.6万美元。

挣大钱的人还会为了挣更多的钱罢工,对一般人来说,这看起来似乎有点不真实。如果将编剧与之联系有点难,那么要让一般人理解财源滚滚的投资者和CEO们,就更难了。但是,问题的核心不在于钱数,而在于人们应该获得公平薪酬。编剧和投资者只是在公平的标准上持不同意见,因为网络和其他新形式媒体的盈利潜力还没有被完全认识。

美国的报纸、电视和广播对编剧罢工的报道都显得公正和客观,但是专栏和评论都将焦点聚集于编剧和其他暂时失业的劳动者的困境。一篇评论认为,这是第一起网络罢工。—-不但因为这一罢工与网络利润分成有关,还因为罢工者在网上表达他们的看法,并且争取支持。而投资者所处的位置使得他们并不喜欢这种关注。

这也许是美国新闻业不平衡的一个例子。罢工也许也是少数有钱人与更有钱的人为钱吵架的案例。但无论如何,这更是一个美国人用和平的方式行使他们的自由、表达他们的意愿的一个案例。

我停看中国电视剧,是因为在这些剧本中,我没感觉到任何试图通过写作参与社会的诚意。我想得到娱乐,但是我也想节目告诉我,身为21世纪的中国人,意味着什么。有一些谈话节目有过这样的尝试,但还没有一个制作精良的节目,能反映人们情感上的复杂性。

大部分在中国的外国人都只对中国社会有浮光掠影的认识。我们也许在学校工作,但是我们从来没有体会过中国教育系统的压力。我们也许有办公室,但是我们经常远离办公室政治。我们也许进了家门,但是我们不知道住的地方看起来是什么样子。

也许是我期望过高,但在中国度过的4年多时间里,我很少发现电视剧和电影有我所寻找的那种洞察力。我相信,只有当中国的电视再不只是营造一个乌托邦的时候,它才会像网络般,拥有能直接击打到社会的内部,并且变革我们周围的世界的潜力,尽管这种潜力迄今未知。(翻译陈军吉)

 

来源:南方周末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