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焦点 阿富汗铜矿区里的金佛(组图...

阿富汗铜矿区里的金佛(组图)

分享

【新三才首发编译】 塔利班炸毁世界著名的巴米扬大佛12年后,一家中国矿业公司为了要开发该地区蕴藏世界上最大的铜矿床之一,已经威胁到阿富汗的另一个考古遗址。

艾娜克(Mes Aynak)位于阿富汗东部的卢格尔(Logar)省,拥有一处世界上数一数二大的未开发铜矿。这里不只是位于古丝绸之路上,也还有大片的考古遗址,包括5世纪的佛教寺庙和更古老的青铜时代人类聚居处。保护人士正努力要赶在铜矿开采之前抢救出一些古文物,但那些专注于阿富汗的经济发展的人士则催促政府加速开采,理由是该矿可能带来1万亿美元的收入,正是这个贫困国家所迫切需要的。经济成长,比文化遗产的损失还重要吗?

美国西北大学梅迪尔新闻学院(Medill School of Journalism)助理教授霍夫曼(Brent E. Huffman)是一名纪录片导演,他一直在艾娜克拍摄纪录片,他表示一旦开始采矿,能够保留住古物的希望十分渺茫。让我们先来看看这里一座拥有2000年历史的佛像寺庙,和其他可能很快就会遭到破坏的古老文物。
上图为2010年11月23日,一名阿富汗考古学家在艾娜克一座古老寺庙整理一座佛像遗迹。

2007年,阿富汗政府以30亿美元的代价,将艾娜克30年的开采权卖给了中国冶金科工集团公司(MCC,以下简称中冶集团)。开采区除了邻近考古遗址外,也座落在首都喀布尔300万居民饮水的水源地上。根据国际网络热心人士Change.org所公布的一份抗议开采的请愿书显示,中冶集团没有公布过任何环境影响报告书或尽量减少供水污染的计划书。

霍夫曼说,他担心这个铜矿开采,将会“挖出一个有毒的巨型火山口”,堆满采铜后弃置的污染物。“我担心的是,艾娜克开启一个先例,成为未来采矿者仿效的对象,鼓励对文化遗产的蔑视和对环境永久的破坏。”

上图为,一名阿富汗工人走在2010年11月23日在艾娜克发现的一处古老寺庙现场。“我们很无助,”附近Adam Kaley小村的一名村民Akbar Khan告诉霍夫曼说,“我们没有手段来争取权利。一旦有人要争取,政府就来威胁,暴打,羞辱他们并抢走财产。我们被迫用暴力对抗”。

虽然艾娜克的居民不满迁移,许多人告诉霍夫曼,他们别无选择,也没有拿到补偿。“这些村庄是我们的一切。”另一个人说,“我们生活这片土地上已经数百年,现在我们却是在街头乞讨。”

霍夫曼也发现,一些本地人也支持采矿。“一些在中冶集团或考古挖掘现场找到工作(尽管工资很低)的人是高兴的,”他说“他们是可以养活自己的家庭。然而,由于搬迁六个村庄的经营不善,有很多愤怒的本地人用火箭和炸弹攻击中冶集团并要求以现金付款。”

根据《纽约时报》报导,“对政府的怀疑也增长了对中冶集团的敌视。”“一个弱势政府,加上一群臭名昭著的窃国官员,是否可以建立一个正常运作的矿业经济来帮助一般民众,令人深感怀疑。”
上图为在艾娜克的一尊金色佛像。

2010年11月23日一尊佛像位于通往艾娜克的路上。有中国官方背景的采矿公司给考古学家3年时间去完成遗迹挖掘工作。

上图,一尊镀金座佛,俯瞰着中冶集团的矿山。

挖掘的工作并不顺利。上图为发现大立佛的阿富汗考古队长Abdul Qadeer Temore。Temore告诉霍夫曼说,他辛苦地要养活三个年幼的孩子,但阿富汗政府已经四个月没有支付薪水了。“我觉得自己像一个母亲,而那些古物像是我的孩子”他还说,“我们这么努力去挖掘古物,并加以保护,因为等到它们遭到毁坏时,就会像自己失去一个孩子。”  Temore还面临到一种职业伤害的威胁,是世界其他地方的考古学家从未预料到的。他已经遭到塔利班的死亡威胁,其他工人也在整个考古区发现遍布埋设的地雷。

这对考古学家和矿工们都是危险的工作。全球见证组织(Global Witness)负责人尼科尔(Eleanor Nichol)女士告诉《纽约时报》说,“如果你要挑选一个开采新矿有高度危险的国家,那就是阿富汗。现在,精灵已经钻出魔瓶了。霍夫曼说,中国工人同样遭地雷所伤,而塔利班发射火箭攻击中冶集团的工地房屋。上图为,阿富汗警察持70年代苏制武器在守卫工地房屋。

扫雷人员在艾娜克工地房屋附近清理被埋设的地雷。霍夫曼说,“整个工地房屋外表看上去,就像似一个防炸的军事要塞,外围堆满砂包,还有许多哨所是由武装警卫看守,该房子的钢筋混凝土墙壁上方还装设铁丝网。”

上图为在许多遭受破坏的寺庙之中,被霍夫曼拍摄到的一座。废墟蔓延约四分之一英哩。在2000年前佛教徒第一次迁移到此地区,似乎也是被铜矿所吸引,他们可能用它来制造工具。青铜时代是从公元前2300年到前1700年,人们学会了冶铜,发明了文字,产生了农业革命。虽然考古学家估计,目前被挖掘的面积占整个遗址只有10%,在这里所发现的硬币,玻璃,工具和手稿都可以追溯到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的年代。

在艾娜克一座古老寺院,几名阿富汗人挖掘工人在休息片刻,摄于2010年11月23日。

2010年11月23日,在艾娜克的一座寺院的鸟瞰图。

对阿富汗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贫穷国家,在经济压力下保住文化遗迹是不容易平衡。当地一位村民告诉《纽约时报》记者说:“如果采矿公司不来,我们就像一群守在金银珠宝旁边却不能动用的人们一样。“

就霍夫曼的角色,他希望推迟开采的日子,尽力保护住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物。“最好的情况是让遗址的这些考古学家们有更多的时间。应该是件30年的专案,而不是只有3年”。

上图为在艾娜克所发现的一幅壁画。

上图为在艾娜克所发现的一尊佛像的头部。

【新三才首发编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