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焦点 川普的「歐洲終結」警告得到...

川普的「歐洲終結」警告得到支持 伊斯蘭專家:共和黨領跑人就歐洲移民威脅把握大局

分享

【新三才首發編譯】共和黨總統初選領跑 人唐納·川普在接受法國保守雜誌 Valeurs Actuelles採訪中預言穆斯林移民湧入歐洲會導致「歐洲的終結」。

「法國不再是過去的法國,巴黎也不再是過去的巴黎」,雜誌引述川普的話說。川普同時歎息由於大量伊斯蘭移民湧入而產生的「禁入區」的存在。

WND(WorldNetDaily)在2015年1月報導了法國政府列出了751個政府尚不能完全控制的「敏感城區」。

川普說,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歡迎穆斯林移民進入德國的政策是一個悲劇性的失誤。這將預示著災難將接踵而至,除非目前政策發生變化。

「如果不能幹練和堅決的處理局勢,這絕對是歐洲的終結。」川普肯定地說。他同時推測為應對這場危機,歐洲可能爆發「真正的革命」。

在接收美國媒體採訪時,川普抨擊默克爾寬鬆的移民政策近似「瘋狂」,並且警告伊斯蘭移民可能是未來恐怖襲擊的「特洛伊木馬」。

川普在1月份一次競選集會上朗讀了一首歌名為「蛇」的歌詞,用以形容接納數百萬穆斯林移民的危險性。這首歌描述了一個愚蠢的婦人救了一條毒蛇,結果自己被咬和送命。

大衛斯是一位穆斯林專家,他執導了紀錄片「穆斯林:西方需要知道」,並著有「戰爭之家:穆斯林對世界的聖戰」。他讚揚了川普作為共和黨領跑人,反對穆斯林入侵歐洲的強硬立場。

「目前,只有川普看起來願意討論擺在歐洲和美國面前的伊斯蘭移民進入非伊斯蘭國家帶來的問題及其嚴重性。」大衛斯告訴WND,「每個人對川普可能都有不同的評論,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川普大膽敢言,並且把握了大局,是其他候選人還做不到或不敢表達的。

「他近期在歐洲媒體所做的評論,指出了形勢的嚴峻。穆斯林的權力中心繼續在歐洲紮根和繁衍,部分歐洲國家對於川普的言論反應近乎歇斯底里。這都證明了川普在這個問題上獨到的眼光以及歐洲的無力應對。」

大衛斯警告說,美國人不會從危機中倖免。「所有我們在歐洲經歷的那些事情,如果不採取更合理的和限制性的移民政策,美國不久就會步後塵。」大衛斯說,「美國還必須認識到她希望給伊斯蘭國家帶來民主是徒勞的和適得其反的。西方國家對於伊斯蘭國家制定政策的唯一合理的原則就是遏制,即西方文明和伊斯蘭文明最好保持距離。」

對於伊斯蘭移民帶來的性騷擾和其它犯罪問題,歐洲政府、尤其德國採取的措施是打擊本國的公民,而不是限制移民。德國政府還在和美國的臉書、谷歌和推特等公司合作,以刪除任何批評政府難民政策和難民問題的網路言論。

「歐洲各國政府都在拼命掩蓋對伊斯蘭教和穆斯林移民犯罪的批評,因為他們從根本上關閉了他們的門戶開放政策。」大衛斯說,「支撐現代歐洲的多元文化正在我們眼前解體。面對現實,他們需要重新考量這幾十年來自我毀滅的移民法案,以及正視真正令人擔憂的現實——在他們中日益增長、日益敵對的伊斯蘭少數派。歐洲政府目前還處於不設防狀態。」

大衛斯預言事情的進展永遠不會針對伊斯蘭移民大眾,哪怕歐洲最終人口結構的變化將使西方自身的價值觀諸如同性戀和女權受到威脅。

「真正的左派不能面對的現實是伊斯蘭教對於他們自身的寬容和忍耐原則花言巧語,卻毫無顧念,儘管他們以此片面的詆毀和破壞歐洲傳統的基督教文化,」大衛斯指出,「因為堅持『容忍』伊斯蘭文化在他們城市的發展,他們已經默許了一個暴力、不寬容和非常具有政治色彩的意識形態紮根。一旦機會成熟,它將徹底根除目前歐洲社會普遍存在的隨和的道德氛圍。」

大衛斯同意川普的觀點,如果歐洲領導人不改弦易轍,暴力和革命可能就在眼前。他警告說,「內戰的幽靈已經開始在歐洲大陸上初具雛形。」最起碼,歐洲人認為將有大事要發生了。他們都爭先恐後的武裝自己,整個歐洲大陸的武器銷售飆升到了歷史新高。

川普在接受Valeurs Actuelles雜誌採訪時捍衛公民攜帶武器的權力。他認為槍支私有是防止伊斯蘭恐怖襲擊的有效方法。他還譴責了法國的槍支管理法律。

川普解釋說,他身邊一直帶著槍。如果當時他能在法國巴黎Bataclan劇院恐怖襲擊現場的話,他會開火的。在2015年11月那場恐怖襲擊中,伊斯蘭恐怖分子槍殺了89人。

「美國槍支擁有者」已退休的執行董事拉裡·普拉特告訴WND,歐洲人都渴望在任何法律允許範圍內武裝自己。

「穆斯林對歐洲的攻擊已成為遍及歐盟的一個問題,」普朗特說,「很多人可能看到了元旦在科隆上演的穆斯林強姦案。這也只是許多德國城市和其它歐洲國家的一個縮影。」普朗特說,尤其是奧地利人,正在積極的武裝自己。

「法國就像舊金山或芝加哥一樣愚蠢(在限槍上),」普朗特在回應槍支法律時說,「但是在奧地利,人們可以象在美國一樣在櫃檯上買到獵槍。在美國,你可以在櫃檯上買到很多其它的槍支。而在奧地利,至少買獵槍是沒有問題的,哪怕槍裡只有2發或3發子彈。你可以買了槍就拿著走出店去。

「2016年年初,在奧地利還買不到獵槍。現在眾多女性都在購買。這就是人們可以買到的,也正是他們正在爭相購買的。」

大衛斯認為由於政府持續對本國人口的壓制,歐洲將變得越來越不穩定。「一旦歐洲政府成功壓制對伊斯蘭移民的批評,一旦本國人民最終沒有地方尋求個人保護,對於我來說,當地的武裝將不可避免的形成。」大衛斯說。

「這些可以稱作民間自衛的民兵武裝。如果各國政府拒絕承認這些代表民怨的民間組織,內戰就是下一步很自然的事情。誰能說這一刻什麼時候到來呢?

(責任編輯:Edward Pan)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編譯)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