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焦点 中國公民被迫在疫情中自救

中國公民被迫在疫情中自救

【新三才編譯首發】在中國政府突然取消了世界上最嚴格的病毒清零政策後,普通民眾面對疫情浪潮,只能自生自滅。廣州的一位31歲的許女士和她的女兒發燒40攝氏度,但家中只有一瓶已經過期的布洛芬。“我從來沒想到過獲得藥物會那麼困難。”她說。在上個月許女士與家人生病期間,她曾期望政府能負責並提供藥物,但由於醫院不堪重負,無奈之下她轉而求助於社交媒體,她在微信上找到了一個互助應用程序,人們可以通過這個平臺向需要幫助的人捐贈藥品等物資。

在詳細說明她的情況後大約一個小時,一個陌生人打電話來提供兩個免費的 Covid-19 測試包。 三十分鐘後,一位剛剛從新冠病毒中康復的女士告訴她,她可以送兩片布洛芬藥丸。

“這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人們互相幫助的溫暖,”許女士感動的說, “我會教育我的孩子今後也這樣無私的幫助別人。”

對於14 億中國人來說,在過去的六周裡,他們被迫憑自己的力量對抗疫情浪潮。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 2023 年初,要求各地在3月前“應陽盡陽”快速過峰,官方媒體則敦促人們“對自己的健康負主要責任”。

週三,在農曆新年前夕,習近平承認當前的疫情“來勢洶洶”,同時指出“黎明就在前方”。 他特別呼籲農村地區的地方官員改善醫療保健,保護人民健康。

但對於當地許多在沒有得到来自政府的任何帮助下,遭受新冠病毒之苦的人來說,這些呼籲聽起來空洞無物。 这样創傷性的經歷有可能顛覆中國共產黨執政合法性的社會契約,即接受一黨統治,以換取保障人民安全和改善生活的有效治理。 與之相反,中國人此刻正體會到沒有共產黨執政的情況下人民自主有效生活的真實經驗。

多倫多大學政治學副教授 Diana Fu 說:“沮喪的中國人認為,他們從嚴格的病毒清零措施 180 度大掉頭,轉而在病毒浪潮中自生自滅。” “很明顯,人民在為人民服務,而不是黨在為人民服務。”

在先前中國各地自發的反封鎖抗議活動之後,中國在病毒清零上發生了戲劇性的大轉彎,隨即疫情和混亂同時爆發了。 人們爭先恐後地去買藥,醫院裡擠滿了受感染的病人,火葬場裡堆滿了屍體。 政府發佈了關於自我隔離和治療的國家指南,一些地方當局向老年人發放了藥物。 但官員們未能提供有關 Covid 資料的清晰資訊,也未能調動國家資源來緩解短缺。事实上,在这场铺天盖地的疫情下,中共政府只顾及自己的政权,没有人带头来解决民生。

在政府遲遲沒有有效的 Covid 應對措施時,基層團體和公司發揮了突出作用。 他們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協調藥品供應、提供健康建議、提供有關醫療保健狀況的資料,甚至深入到經常被忽視的農村地區。

捐贈藥物的微信應用程序自2022年 12 月 19 日推出後,立即獲得數百萬訪問量和超過 80 萬個帖子。收集捐贈布洛芬的線上倡議“農村退燒行動”稱,截至 12 月 29 日,他們向大約 13,000 名老年居民郵寄了藥物。110 個村莊的老人在家人通過微博帖子為他們登記後,順利獲得了藥物。“ NCP Relief ”是在武漢疫情爆發初期成立的草根組織,專門提供有關北京和上海等主要城市的醫院床位可用性的資料。

Pitzer學院專門研究中國政治的助理教授劉漢章說:“政府在病毒清零階段非常有存在感,而現在人們被感染了,政府卻沒有提供任何幫助。” “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局面。我不認為這一事件在公眾支持方面對政府有任何好處。”

諷刺的是,在各地區基本渡過病例高峰之後,中國政府最近幾天突然積極地開始解決資源緊張的問題,為每個村衛生室提供兩台由阿裡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出資的血氧儀,為每個鄉鎮衛生院提供一台制氧機。 本週一(1月16日)政府還提出要“優化財政資金的支付”,並建立一個專門的管道來加快官方採購 Covid 和醫療產品的速度。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第一個十年,讓中國成為號稱“自信”與實際“焦慮”的悖論。

儘管習近平對於之前發生的各種形式的抗議和反抗進行了鎮壓,但公民社會的復興似乎已經到來,習近平長期以來一直擔心中國的民間組織可能會變得活躍並開始向政府施壓以提出政治要求。 2013 年上臺後不久,習近平宣佈公民社會與西方民主和媒體自由一樣對党國構成威脅。

如今在這一次疫情海嘯中,社會基層的一系列行動讓人想起武漢最初爆發的新冠疫情,當時國家號召公眾提供醫療資源和資金。 然而,法蘭克福歌德大學政治學研究助理伯特倫·朗 (Bertram Lang) 表示,這一次,隨著政府退後一步,地方機構正在帶頭。

“這種自發性絕對值得注意,”他說。 “從政府的角度來看,自發是危險的。”

(編譯:柏興)

(新三才編譯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