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图片 30年代的老上海 (组图)...

30年代的老上海 (组图)

分享

【新三才编译】在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期间,世界上绝大地区明显陷入窘况。拥有300万人口的上海却是一个舞厅,夜总会、妓院云集的繁华大都市,并享有“东方巴黎”之美誉。上海高度发展成为城市精英和外籍人士趋之如骛的特区,以聚集各种不良的场所而闻名,诸如赌马、赛狗或鸦片馆。相传上海的基督教传教士都在摇头后陷入沉思“如果上帝允许上海这样继续下去的话,祂就会很对不起当年(被天火焚毁的两座罪恶之城)所多玛城和蛾摩拉城了。”

以下是在上海在成为21世纪的不锈钢叢林之城前的罪恶之城一瞥。

上圖是福州路(Fuzhou Road,四馬路),20世纪30年代上海夜生活的黄金大道。1911年移居上海的美国记者卡尔•克朗(Carl Crow)在他的《中国導覽手册》(guide Handbook for China)中详细地描述了这个城市,其中对福州路的描述如下:

大街的两边建有林林总总华丽的中国餐館,各家餐館都競相用俗气的飾金、镜子、圖畫、漆器寶盒作装潢。晚间8点钟街道上的灯就亮了起来,一片灯火辉煌,以此得名“中国的白色大道”,饭店都挤满了中国的食客,通常会提供60至70道菜,直到到午夜才打烊。

当然,福州路既富盛名,兼具臭名,譬如位於726巷的会乐里(風月巷)有151家“歌厅”(妓院),为上海仕绅们提供夜间聲色犬馬之娱。

百乐门飯店(The Paramount Hotel)设有富传奇色彩的舞厅,是上海的一所别致而又迷人的社交场所。百乐门的舞厅装有玻璃地板,配以彩色灯光、舞厅酒吧,还有几个更私密的社交活动的休息室。上图為女士们在晚间聚会时,在百乐门的一个休息室中。
1953年,在上海的一位美国旅行家露丝•德(Ruth Day)把在百乐门的玻璃地板上跳舞比喻作“在鸡蛋殼上起舞。”俄国合唱团的女團員们对露丝•德来说可能有点淫秽:“她们穿的衣服极少,佩戴帽子,拖鞋和细小的缠腰布。”

上图,人们沿着兆丰花园(Jessfield Park,极司菲爾公园,梵王渡公园,白利南路公园)的水池边散步。这个公园建于1914年,原是私家花园。兆丰花园的周圍有不少極為熱闹的赌场和颓废的夜总会,並以擁有外国乐队和裸体表演大做宣傳。

到了20世纪的30年代,上海有許多女士已經打破了妇女必需居家的传统模式。在20世纪之初,在西方的影响之下,追求中国现代化的浪潮下,妇女们開始涉足上海的舞厅,饭店和剧院。

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在其館方博客上写道20世纪30年代的广告描绘了“上海现代女性的理想:外表时尚,她是…周旋于在家庭和社交场合,非常自信和沉着”

静安寺路(Bubbling Well Road)上的大华飯店(Majestic Hotel)曾是上海最令人目眩的夜总会,是这个城市最高档时尚的地区(譯註︰蔣介石和宋美齡在大華飯店舉行婚宴)。
《上海舞蹈世界》(Shanghai’s Dancing World)一书的作者安德•菲尔德(Andrew Field)在他的书中是这样描述大华飯店的“上海最宏大的飯店,华丽舞厅的中央地带铺满了大理石、巨柱、凉棚、希臘罗马式的雕像,還有幾座小天使居中的喷泉。…這座具有意大利风格的花园…在夏季炎热时候,可作為户外舞厅。豪华的户外舞厅装饰有扇形遮棚以及遍布玫瑰花的栅栏。”

派克饭店(Park Hotel,今名国际饭店)(上图夜景左边远处)是由匈牙利籍名建筑师邬达克(Laszlo Hudec)所设计的具有装饰艺术风格的饭店,1934年落成。这座高272英尺的饭店在20世纪30年代是上海最高的建筑,拥有22层,200多个房间和套房。露天(Sky Terrace)舞厅是设在饭店最高层的夜总会,安装有一个可伸缩的屋顶,让客人可以在夜空下跳舞。當時的中文杂志《礼拜六》把派克飯店描述成为数不多的高档舞厅,不像其他的舞厅一样“出卖灵魂”或出卖身体。
照片的左侧是上海赛马的大看台。上海的赛马俱乐部(Shanghai Race Club)成为城市赌博收入最富有的公司之一。当毛泽东在1949年建立政权后,他把赌马作为一种资本主义不道德的娛樂加以禁止了。

上图,犯人站在上海北部一家戒煙(鸦片)醫院门外。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鸦片很容易取得而且消费量很大,虽然吸食鸦片到了30年末已大量减少,雪茄烟愈来愈受人们的喜爱。据传,盘踞在上海法租界的杜月笙公馆(Mansion Hotel,今名首席公館酒店)的青帮们所走私的鸦片占世界总量的40%。

在20世纪的30年代,电影开始广泛地受到欢迎,但是剧院仍占据主要的部份。卡尔•克朗在其《中国導覽手册》书中还写到欧洲人對上海的剧院影响颇深,引進了更多的西方的戲剧,讓中国演员扮演起西方人物。“在这些角色中,”他写道,“拿破仑是大受欢迎的人物,來此的游客都要藉機观賞由中国演员扮演的拿破仑和约瑟芬…… 通常五毛钱就可以买到剧院最好座位的票了。”

上海有两个主要的欧洲人居住区︰英人轄區和法租界。迄今在此區,仍然可看到许多欧洲风格的建筑。

上圖為国泰大戲院(Cathay Cinema,後更名為國泰電影院)后面一景,这个电影院建于1932年。在30年代,电影的受欢迎程度高涨,到30年代末期,上海市共有36家電影院。国泰大戲院和相鄰的法式运动俱乐部(Cercle Sportif Français,法国総会)、格罗夫纳公寓(Grosvenor House,峻岭寄庐)以及华懋公寓(Cathay Mansions)构建而成国泰大厦(Cathay Complex,今錦江飯店)。

上圖為法租界亚尔贝路(Avenue du Roi Albert)的礼堂,曾经用做回力球场。在20世纪的30年代,这是在上海大受欢迎的西班牙运动。打回力球时,运动员在有三面围墙的场地上努力地擊球,使球在地板上划线區內彈跳不墜。此运动是当时上海许多赌局之一。

上海外滩,有时也被称为上海的“前门”,海滩邊有一字排开的外资银行和商业建築。这裡是城市的主要商業区,也是购物者和觀光客主要的步行區。

兰心戏院(Lyceum)是成立于1866年的爱美剧社(Amateur Dramatic Club,ADC剧团,大英剧社)的剧场。直到1931年,电影已经很受欢迎时,外籍社区的人士仍在此剧场上演歌剧、音乐会、戏剧和进行其他社会活动。

位於法租界內的法式运动俱乐部(Cercle Sportif Français,法国総会)成員在化妆舞会后摆姿势照像。謠傳該俱乐部的成员比其他外国的社交俱乐部還平等,每年允许中国会员,甚至40名妇女参加。一名《上海日报》的作家把它描写为上海市“最可爱的”的舞厅之一。

一些人站在上海某个保龄球馆外面。

游泳池是上海社交俱乐部的特色。这个游泳池的具体位置不详,但是人们都知道法式运动俱乐部(Cercle Sportif Français,法国総会)有游泳池,还有草坪网球场、一个台球室(撞球室)和一个保龄球馆。

上图为南京路(Nanking Road,派克路,大马路)上。双层电车的车厢外挂着是“美丽牌香烟”的巨幅广告。这里是上海购物中心,上海四大新式百货商场(先施、永安、新新、大新)的所在地。上海外国租界的主要街道上有林林总总的夜总会。

上海的娱乐中心往往集中在一个地区;大部分的電影院、歌剧院和戲院都集中在“跑馬厅”( Recreation Ground)附近。人们习惯在晚上先去看剧场的演出或看电影,然后再到舞厅跳舞或去夜总会。
上圖為上海的一家剧院,观看演出的几乎都是欧洲人。

出處︰《外交政策》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