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品牌 17世紀荷蘭的瓷器熱

17世紀荷蘭的瓷器熱

分享

【新三才編譯首發】不同民族在交流中,難免會發生文化認知的失誤。17世紀時,荷蘭東印度公司(Dutch East India Company)委託定制出口的中國瓷器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在這些精美的瓷器中,並沒有發生互聯網流傳的文化誤解的笑柄,但是仍反映出東西方文化交流的多樣性和複雜性。

17世紀至18世紀中葉,大量中國瓷器通過海上絲綢之路出口到歐洲。荷蘭東印度公司進口了許多形狀獨特、具有裝飾作用的瓷器。

這些瓷器不僅融合了歐洲陶器的傳統造型和具有異國情調的中國元素,還創造出以中國視角詮釋歐洲繪畫的裝飾品,形成美觀但「怪異」的藝術品。

資料顯示,在17世紀歐洲出現「瓷器熱」期間,荷蘭東印度公司向歐洲國家出售了大約300萬件的中國瓷器。

隨著大量中國瓷器的湧入歐洲,使得這些曾經是稀有而昂貴的「收藏品」成為中產階級家庭常見的家居用品。因此,當時的歐洲繪畫中,例如畫家赫爾茲丹克(Jacob van Hulsdonck)的《靜物:檸檬橘子與石榴》(Still Life with Lemons, Oranges and a Pomegranate,圖1)與畫家黑姆(Jan Davidsz de Heem)的名畫《靜物:火腿、龍蝦與水果》(Still Life with Ham, Lobster and Fruit)中,都出現了中國的瓷器(圖2)。

《靜物》

中國瓷器不再是奢侈品,價格下降,為荷蘭東印度公司帶來的利潤減少。作為一家以盈利為主的全球貿易公司,荷蘭東印度公司就要設法去重新點燃大眾對中國瓷器的興趣,因此就要把它製成具有更多異國情調、兼具裝飾功能的用品,以滿足多樣化的市場需求。

接著,荷蘭東印度公司開始對瓷器的形狀、裝飾和顏色提出多項意見,要求製作瓷器的中國出口商配合。

在1630年到1640年荷蘭東印度公司的信件中,可以看到荷方非常需要具有中國元素詳細描繪的瓷器。而且荷方寄出歐洲人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陶器,供中國生產廠家的樣品。此外,還包括一些更具體的題材要求,例如山水、房屋、船隻、動物、騎馬等等一些歐洲人喜愛的東方題材。同時,明白指出要避開,鬱金香、樹葉等荷蘭元素,因為這些帶有歐洲元素的瓷器並不新奇,售價不到一半。

這些定制的瓷器也可以在舊畫中看到,例如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的畫作《老鴇》(The Procuress,圖3)中出現的窄頸水罐。順便說一句,維梅爾是《戴珍珠耳環的少女》(the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的畫家。

《老鴇》

18世紀初,中國出口的瓷器在定制上出現新的要求。

當時,荷蘭東印度公司的雇員通常享有把一定數量的外國商品帶回荷蘭的個人特許。例如,荷蘭東印度公司派駐廣州的高官可以把5箱茶葉或瓷器帶回家的特許。於是,官員就利用這一特權,委託製作一些風格更鮮明的瓷器,作為個人的紀念品,藉此展現現個人的品味。

這些私人委託製作的瓷器通常都有歐洲題材的裝飾,如名畫、宗教、神話、歷史事件等。

問題是,對歐洲元素並不熟悉的中國畫家,難免會曲解原畫中的一些隱喻。因此,當時的一些瓷器對經典的歐洲風景中。出現了祥雲、梅花、山水這樣的中國元素,這些是荷蘭絕對沒有的。

有時,中國畫家也會對服裝進行改動,創造出有趣的中西時尚混合體。

早在 16 世紀中葉,葡萄牙皇室就曾經委託中國製作飾有家族徽章(盾形紋章)的瓷器,將徽章添加到銀器中,彰顯家族的地位。因此,在17世紀中國瓷器充斥荷蘭市場時,帶有家族或機構徽章的瓷器成為新的需求。到18世紀時,荷蘭已經進口500多套帶有家族徽章的瓷器,而這些瓷器的主人多為與荷蘭東印度公司有聯繫的貴族或高官。

為了製作這樣的徽章瓷器,買主通常會向中國畫家提供非常詳細的圖紙和補充說明,以便準確地創作徽章的圖樣。

不幸的是,由於語言障礙和文化誤解,一些徽章瓷器仍然無法完美地展現出設計的原樣。

在某些情況下,買主會在設計圖上某些區域加註「紅色」和「綠色」等字眼標記,指示中國畫家用這些顏色填充這些區域。但是,不會說英語的中國畫家會在這些區域上直接抄寫文字,並用他們認為合適的顏色填補該區域。

這些錯誤是雙方共同造成的。事實證明,在一些17世紀模仿中國出口瓷器的台夫特藍陶(Delftware)上,出現的漢字是由荷蘭畫家隨意繪製的,都是一些難以辨認的塗鴉。

(作者:孫晶)

(編譯:白丁)

(文章來源:新三才編譯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