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 远山的呼唤(组图)

远山的呼唤(组图)

分享

 

1995年7月,在“百万植树工程”顺利完成的庆祝会上,远山先生讲了一个故事:19岁的日本志愿者泉颜志,曾经报名来恩格贝植树,但是临行前不幸癌症发作病逝了。父母为了了却儿子的心愿,把泉颜志的骨灰带到了恩格贝,安葬在沙漠中。说到这里,远山先生激动的说:“我死后也要葬在恩格贝,就在颜志君的旁边!”

【新三才首发】今年年中,和朋友约定在十一放假的时候去内蒙古恩格贝绿洲拜会远山正瑛先生。在路上,比我们计划的要费力一些。首先,坐火车到包头,然后再坐长途车到内蒙古达拉特旗。但是,从达拉特旗往返恩格贝的班车,每天只有两、三次。而且一到下午,就没有车了,我恰好没有赶上班车。一咬牙,大约八十公里的路程,打车过去了。

还好,路上和出租车司机聊天,收获不少。这里的气候昼夜温差大,无霜期短,农作物一年只能收获一次。由于以前过度的放牧和垦殖,土地沙化贫瘪严重。政府号召人们退耕退牧,保护休养土地。所以很多土地看起来长满了低矮茂盛的草木。不久前,有一群美国佬在这里租用了一片土地,建了一个现代化程度很高的农场。专门种植土豆,据说收获颇丰。山姆大叔们忙的不亦乐乎。另外,司机也提到了,在荒凉的库布齐沙漠边缘,有一群日本人年复一年的在那里植树,这种执着的精神也吸引了很多中国志愿者和其它国外的志愿者来这里种树,如今在植树的地方,已经形成了一小片绿洲,这片小绿洲的名字就叫恩格贝。

到了恩格贝,首先看到的是沙漠大酒店,一个很具有一些现代化气息的宾馆。时间还早,我没有先进宾馆办理入住,而是信步游走,就随便在恩格贝逛了起来。不过,运气实在是好,不经意,就来到了远山正瑛先生生前住过的小屋旁边。

远山正瑛先生生前居住的小屋

 

小屋主人已经出门很久没有回来了,而且,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小屋静静的伫立着,紧锁着门窗。似乎心有不甘,还在执着的等待。1990年,远山先生刚到这里的时候,居住的是窝棚,没有电,点的是煤油灯。83岁的老人克服了水土不服,气候恶劣等许多困难。用一把铁锹栽下了一棵又一棵的树苗。一年365天,这个小个子老人在恩格贝一住就是200多天。每天工作近10个小时。这位治沙专家说:“在中国,如果每年不能种植一百万棵树,将会输给沙漠!”一个年近百岁的老人,年复一年从东京到北京,从北京到包头,从包头到恩格贝,长途跋涉,挥舞着铁锹,执着的栽下一棵又一棵的树苗,而这一切,没有任何报酬,所有的费用都要先生自己负担。

远山正瑛先生1906年生于日本的山梨县,毕业于日本京都帝国大学农学系,后担任鸟取大学农学部教授。他把日本的24万公顷沙漠改造成了良田。被日本人尊称为“沙漠之父”。

 

远山正瑛

曾经受过天皇的接见。后来先生周游列国,到达亚,非,拉很多国家,帮助那里的人们治理沙漠。是世界有名的沙漠治理专家。远山先生在青年时代就有一个梦想:“向中国唐朝的鉴真和尚六次东渡日本传播佛教那样,一定要到中国帮助那里的人民治理沙漠!”由于种种原因,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这个梦想终于有了实践的机会。然而他也已经是80多岁儿孙满堂的老人了。凭他在日本的名望和成就,完全可以安享晚年。但是他却一猛子扎进了中国内蒙古的库布齐沙漠,在荒凉的沙漠里,一呆就是十多年,直到97岁,自己的生命终结的时候。最后,根据先生的遗愿,先生的骨灰葬在了内蒙古恩格贝,他晚年奋斗的地方。先生的精神带动了一批又一批的日本青年人,每年春天,都有很多志愿者来恩格贝义务植树。先生曾经在日本NHK国家电视台演讲,号召日本国民每个星期节省一顿饭钱,来支援中国治理沙漠。讲到激动的地方,先生呼喊:“请相信我一定能把恩格贝变成绿洲,我一定能治理好中国的沙漠,否则,我就从日本最高的高楼上跳下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先生的精心指导传授下,志愿者们种植的树木成活率高达80%,到目前为止,成材的白杨树已达340万棵,一片片的树林掩映着农田,村舍,这里已经成为了一个有300多户的村庄。今日的恩格贝,已是拥有400多名职工、2亿多元固定资产的集团公司,养殖了万头种羊、鸵鸟和孔雀,骆驼.种植了2000多亩苗圃与经济作物,开办了年生产能力7000万吨的矿泉水厂,还是内蒙古唯一的国家级“农业生态旅游示范基地”。国家3A级沙漠风景旅游区。十数年艰苦奋斗,30万亩恩格贝黄沙“绿”了12万亩。

 

现在的恩格贝,是一个名气越来越大的旅游区,人们在这里可以划船戏水,看鸵鸟,观赏大漠长虹落日,品尝各种新奇的沙漠绿洲特产野味。为了节省一点钞票,晚上我选择了在一农家住宿。老板和老板娘很热情,向我说了一些恩格贝的故事,风土人情。当然,我们谈的更多的还是远山先生。老板自豪的跟我说:”远山先生在世的时候,我和他合作过好几年呢!我在远山先生的苗圃里挖树坑,浇水,先生雇用过很多当地的农民”谈到对远山先生的印象,这位憨厚的农民老板说:”他的脾气可大了,谁干活不认真,做坏事,都要被他大声斥责的!”确实如此,很多方面的报道,都提到了远山先生的”坏脾气”。但凡和先生共事过的人,都体会到先生很倔犟,脾气大。在农艺操作中,他容忍不了大大咧咧,轻视只说不干和虎头蛇尾:插条的切口要平整,长短粗细要均匀,捆绑的松紧要适度;用完农具要清洁,摆放要整齐划一……细微末节、平凡小事都要求做得到位,精益求精。当年,自治区盟委书记来拜访远山先生,足足被先生“晾”在一边长达两个多小时,最后不得不挽起衣服和先生一起松了一会土。恩格贝是自治区沙漠开发示范区,上面的大小官员经常光顾这里,接待宴会他很少参加,即便参加也不作应酬,常常是吃完便走,闹得很多领导对这个“倔老头儿”都敬而远之。一些媒体记者来采访他,也常常吃闭门羹,或者被拒绝。不得已,先生会对记者撂下一句话:“光凭新闻报道是治理不好沙漠的!”然后就又匆忙的下地了。

 

远山正瑛先生认为:为了全面、准确地执行先生开发利用沙漠的科学理念,迫切需要把日本鸟取大学农学部和沙丘利用研究中心的沙地农艺技术、温室农艺技术、无土栽培技术、现代生物技术这些花费了一大批开拓者心血和汗水的经验,展现在恩格贝,开辟一个示范性高科技小区。此外,先生还有一项计划:中日双方可以开办一所中等职业学校,接纳农家贫困子弟,半工半读,学习沙地农艺。所有这些,都是先生生前的宿愿。先生在世时说过:“我的余生将致力于治理中国的沙漠,我要再活30年,活到130岁、150岁。可是,中国太大了,沙漠太多了。所以,我很痛苦。”

现在的恩格贝,名气越来越大了,每年都有很多游人来观光游览,我没有太多的时间仔细的欣赏一番,下面的文字是根据生态旅游区的介绍而得来的。仍可以得知现在的成果来之不易啊!

恩格贝地处黄河南岸、库布齐沙漠中段,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乌兰乡境内。恩格贝是蒙古语,意为平安、吉祥。恩格贝总面积约三十万亩,其中沙漠18万亩,草场12万亩,是著名的治沙中心,每年都有大批的国际友人前往植树和参观。恩格贝现有各种树木100多万株,水库、水塘面积1万余亩,天然矿泉水一处,响沙两处。

 

库布齐沙漠是中国八大沙漠之一,平均年降雨量仅250毫米左右,风狂沙漫,植被稀疏,被称为不可治理的地球癌症。历史上的恩格贝曾绿草如茵,牲畜成群,召庙香火缭绕,人民世代生息,但掠夺性的开垦、过牧,加上战争因素,作用于此地脆弱的生态环境,这里逐渐地被夷为沙海,土地资源丧失,人民被迫迁徙他乡。

1989年以来,一批批开发沙漠志愿者放弃城市生活,进驻恩格贝。原始的油灯点燃了希望之光,狂风沙暴中孕育出了绿色。从此,三十万亩土地开始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1990年,日本沙漠绿化实践协会会长,世界著名沙漠专家远山正英先生带领他的协力队也来到恩格贝,荷锹背苗,传情播绿。在他的影响下,国内外成千上万青年志愿者不计报酬的来这里进行义务植树和开发建设。

恩格贝的事业,寄托着人类对自身生存环境的忧患与希冀,来自各地的志愿者用他们真诚的手,在沙漠中留下了珍贵的绿色。十多年来,恩格贝沙区初步形成带、网、片、乔、灌、草结合的综合防护林体系,为保护母亲河--黄河形成一道绿色的屏障。1997年恩格贝被国家环保局命名为国家生态建设示范区(试点),2000年自治区人民政府又将恩格贝定为自治区级生态示范区。

现在的恩格贝已发展成为集沙漠珍禽动物观赏、大漠风景观赏、生态农业观赏、沙生植物观赏和游客休闲渡假综合服务为一体的沙漠生态旅游区,开发了植树旅游、观沙漠绿洲、观珍稀动物和水上娱乐等旅游项目,形成了五大旅游景区,二十余个旅游景点。其中的“漠中河”长3.5公里,乘块艇或荡舟随着沙丘的婉延曲折直入沙漠腹地,堪称天下一绝。

恩格贝生态旅游区独特的天然沙漠风景,景观壮美,风景独特,700公里黄河呈无比巨大的“几”字形,宛如弓背,迤俪东去的茫茫沙漠,宛如一束弓弦,组成了具大的金弓形。大漠浩瀚,长河如带,沙海茫茫,朝日浑圆,气魄宏大,如诗如画。诸多的沙漠自然神奇景观,原汁原味的大漠风光,能给人以发自内心的振撼。

 

再见恩格贝,再见远山先生!您的精神会鼓励我们无论面对多么强大的困难,都要一点一滴踏踏实实的坚持下去!

(图片和文字来源于远山正瑛纪念馆,实地拍摄,恩格贝沙漠生态旅游区简介,并根据一些相关报道编辑而成)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