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道德 富而有道

富而有道

分享

富而有道

現代人往往在意表面物質財富的多寡,但中國人的傳統財富觀,能夠真正跳出就事論事之局限:貧窮卻能夠安貧樂道,富貴卻能夠富而有德,誠然體現出對待財富的智慧與超然之境界。

財富觀念不重在金錢多寡

耶穌說「富人進天堂,難過駱駝鑽針眼」,這句話好比富人頭上的緊箍咒,禁錮了歐洲整整一個中世紀。可是,距耶穌時代1500 年後的新教徒們,所宣揚的卻是以財富顯揚上帝之榮耀,由此演化而來的資本主義改變整個世界。從此意義上說,財富之於西方人,即是天使又是魔鬼。

八十年代的中國大陸流行著一句話「錢不是萬能的,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這是曾經對財富深感恐懼且引以為恥的中國人30 年來第一次開口言錢。而又一個30 年後的今天,中國人正身處在一個笑貧與仇富並存之時代。財富之於現代中國人,真如紅樓一夢,「昨憐破襖寒,今嫌紫蟒長」,未知明日又當如何。

然而,凡此種種之討論皆是以財富之有無多少以為褒貶,而與之不同的是中國人幾千年傳統的財富觀,才是真正跳出就事論事之局限,而更為智慧廣大與境界超然。

簞食瓢飲 不改其樂

譬如向來為儒家所推崇的安貧樂道,顏回堪稱代表。所謂「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而我之學生時代,曾在一家工廠實習,那個地方荒涼得可以,方圓幾里只有一個小店,賣些極簡陋的日用品。下班的時間沒有什麼娛樂,只是在宿舍中讀書,或者去到附近的一座小丘,席草而坐,遠望長天、秋野、遠處唯一的公路,心中卻體會到從未有過的開闊,不覺欣欣然有些忘形,以為簞瓢陋巷處處有之,所少者,唯如吾與顏子之賢者也。日後每想起這些,也自覺得好笑,但也算是一類陶然。

富而有道 順應天理

而比之顏子的安貧樂道,千金散盡還復來的陶朱公則是富而有道,且陶朱公三遷其居,三成巨富,三散家財,成就一代商聖,從某種意義上說,似乎還要道高一籌。當然,說起散財,特別是在西方社會,財富人士捐助慈善事業甚至可以追溯到中世紀,富豪去逝前將大筆財產捐贈教會,作為一種救贖。後來之新教把現世行為看得更重,而對捐贈遺產之類的救贖不以為然,其實也不無道理,如果拋開實質的修行,只把財富看成進入天堂的買路錢,那的確是有些荒謬的。所以,陶朱公的非常之舉非在散財,而是處始能悟終,聞利而慮害,知物極之必反,順天道以應變,這其中沒有任何救贖、揚名或自保之類不得已的因素,完全是一種中國古人才有的智慧與超脫。

曾經看過一篇報導,有能知過去未來世者,以神通力看到陶朱公是老子轉世。我雖不能有所印證,不過,想來《道德經》有云:「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也。」而陶朱公每能急流勇退自放煙霞,也真有幾分老子「一騎青牛西出函谷」的道骨仙風。

顏回一生清貧,而安貧樂道,連孔子也大讚其賢。陶朱公一生富貴,能富而有道,成為一代商聖。而說起他們的故事並不是在談這一賢一聖的什麼特立獨行的東西,事實上他們的財富觀才是當時社會的主流思想,所以中國歷朝歷代直至民國時期,步陶公之高風,懷顏子之隱德的人向來不在少數。即使到了今天,舉世皆濁,未必盡無獨醒之人。這也是只知以「嗟來之食豢養家奴」以為御人之術的中共所想不明白的。

取之有道 才是真富貴

前幾日聽說香港占中,有幾位港台藝人為學生說了幾句公道話,於是立遭中共封殺。而香港藝人的回應方式卻是不溫不火,就如周潤發說「那就少賺一點了」,沒有政治理論,沒有唇槍舌劍,輕描淡寫的告訴中共,甚麼是一個正常社會的正常人的正常財富觀。相形之下,同樣是名藝人,一些甘為中共代言,站台,或平日裡小罵幫大忙,關鍵時刻為其主衝鋒陷陣者,在並不差錢的情況下,那差的大概也只能是「軟骨」與「奴性」了。

想來人生在世,歲月忽忽,一切究竟縹緲,而所謂財富者,便如浮雲,多而不嫌其多,少而不嫌其少。同樣是財富觀,可以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可以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若能看得透中共用錢買命的伎倆,又何必去作與魔鬼交易的浮士德。

(责任编辑:tiger)

(文章来源:宋紫鳳)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