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民俗 圍棋象棋與傳統文化

圍棋象棋與傳統文化

分享

 

俗語有云:棋局小世界,世界大棋局。而在中國的棋林之中,影響最為深遠者當屬圍棋和象棋。作為典型的中國文化現象,它們以棋盤和棋子構成了中國傳統社會的縮影。其相通之處在於棋盤都是阡陌縱橫,呈格狀分佈;棋子由顏色不同構成兩方以對壘拼殺。但再加考察,則大有區別在其中。

先說圍棋。圍棋棋子除按顏色區別為黑白二方之外,所有棋子在功能上無任何區別,既無大小,又無分工,性能相同,地位相等。其勝負的標誌就是所占地盤之大小,而欲想佔領地盤,就必須至少擁有兩口“氣眼”。“氣眼”者,空目也,意即活動空間,且對方不得侵入,象徵著中國古代的城池。這體現著古人線性思維軌跡:要想生存發展,就必須擁有地盤,用當今流行用語言之,就是根據地;要想保地盤就要使地盤聯成一片;要想地盤不失,就必須有所依託,這個依託就是城池(氣眼)。單個棋子作用有限,容易被吃,成片棋子隨“人”多勢眾,但若無氣眼,也絕難存活;個體棋子形單影隻,不足掛齒,但聯合在一起則所向披靡,勢不可擋。群體力量大於個體,個體聯合起來就產生力量;占得空間則取得勝利。其體現的是人類早期的追求目標和較為平等的價值觀念。

而象棋則不然。它將棋子分為將(帥)、士(仕)、象(相)、馬、車、炮、兵(卒)等七種。功能各異,貴賤不一。其勝負只取決於將帥之存亡。只要將帥仍存,即使全軍覆沒亦不為輸;而將帥若遭不測(被將死),即使未失一子亦算失敗。其餘各子也因功能不同而地位不一,價值大有區別。車可橫衝直撞,所向披靡;馬可騰越出擊,縱橫馳騁;炮可隔子發威,火力兇猛;士象則拱衛城池,以身護帥;兵卒則亦步亦趨,只進不退。由此衍生出諸子地位懸殊,不可等同。就本領與殺傷力而言,將帥屬於最為無能之輩,其行動遲緩,步履維艱,且不能越孤城半步,卻要所有棋子拼死護衛,甚至被殺光吃盡,亦在所不惜。其餘各子也等級森嚴,貴賤分明:車乃棋中至寶,萬不可輕棄(被抽將則無奈,丟車保帥是也);只要不是為最高領袖,決不可失。馬、炮地位大抵相等,開局時炮似乎稍勝於馬,而殘局中則馬遠勝於炮;最為悲慘者就是兵卒,數量眾多,因而價值微賤,棄之不惜;本領有限,因而作用不彰;只許前進,不能後退,因而前景暗淡,結局悲慘。即使躲過因保其他棋子而被犧牲(如“丟卒保車”等)的厄運,拱到底則成“老卒”,幾同無用。這是等級社會最為生動、最為集中的具體體現,是中國封建社會的典型象徵和縮影。在這個等級森嚴,競爭殘酷的遊戲中,每個棋子的命運因人為規定的功能和作用不一而命運各異。車是何等風光,橫掃千軍,如入無人之境;若被對方幹掉,則不啻割肉抽筋,疼痛至極,為保其性命,則不惜以犧牲其他多個棋子為代價。馬、炮也算是不枉活一世,拼殺苦戰,效力沙場,丟掉也令人歎息扼腕。最悲慘者乃兵卒之輩,衝鋒在前,挨炮打,遭馬踏,往往中途夭折,甚至未曾起步,便嗚呼哀哉;即使福星高照,幸運萬分,自強不息,拱到最後,卻變成廢子一般,蟹行蠕動於底線,著實可悲可憐。這是下層人民在傳統社會裏處境的真實寫照。對比之下,國際象棋中雖然也有兵卒若干,但本領較之中國象棋中的同類為大,且一旦沖到底線,則搖身變“後”,法力無邊,給予下層人士以安慰和希望。

就發明時間而言,圍棋必早於象棋。《博物志》云:“堯造圍棋,丹朱善棋。”雖不可信,但其產生於嚴格的等級制度形成之前,應無異議。其各子平等,機遇相同的構思設計,就是中華先秦文化中“民本思想”的具體體現。而象棋各子之間與生俱來、無從更改身份差異和為保護最高統治者而不惜耗盡生靈的僵化理念,是秦代以後專制制度的最佳詮釋,加上“楚河、漢界”作為佐證,其生辰八字則大抵可定矣。

就弈者而論,弈圍棋者主觀能動性大,自主性強。其不必為保全先以設定之統帥而煞費苦心,只需以全局形勢為依據進行判斷。而象棋弈者則著實可悲,必須經受折馬損炮甚至丟掉愛車的痛苦,而只是為了那位無能的統帥之安危。將一人之存亡淩駕於群體安危之上,甚至要牽制作為局外人身份的弈者,這種遊戲規則乃當時社會規則的縮影,是典型的中國專制思維的折射。

就遊戲法則言之,二者多相反之處。圍棋是在用加法,開始時空無一人,好生寂寞,而隨著雙方落子,棋子越來越多,最終則往往擁擠不堪,一片狼籍,幾無落腳之處;而象棋則用減法,開始時戰陣嚴整,兵將齊全,而隨著雙方撕殺,棋子越來越少,到殘局時諸子凋零殆盡,視野空空;最後甚至僅剩光杆司令,困守愁城。真是兩種感受,兩種意境。

象棋佈陣直觀固定,局面一目了然,故而就初學者而言,較為淺顯易懂,弈之者眾,普及性強。其中雖不乏高手,而“臭棋簍子”也濟濟多人;而圍棋則難以揣度,深奧莫測,表面平靜似水,突然驟起殺機。且往往“將欲取之,必先予之”,一招棋錯,全盤皆輸。故而多由智商較高者弈之,此輩往往為此耗盡心力,神志緊張。所以屬於陽春白雪,普及性差。

總而言之,圍棋和象棋反映出中國文化在不同層面、不同階段逐漸形成的兩種不同的思維方式和價值觀念,圍棋的存在至少表明中華文化體系中存在過並至今仍存在著民主的精神、平等的理念;而象棋則表現出先人為保江山社稷而不惜一切代價的群體理念和誓死如歸、殺身成仁的犧牲精神。這兩種精神和理念相輔相成,共同支撐著中華民族的精神大廈。而圍棋和象棋就是這兩種精神和理念的結晶,是中華民族文化體系的活的化石和小小縮影,我們應為擁有這兩大棋類而深感自豪。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