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民俗 中华梳篦六千年之美从头上起...

中华梳篦六千年之美从头上起步(圖)

分享

《孝经·开宗明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据说上古贤帝舜曾制定“五刑”,其中最厉害的为“大辟”,就是砍去头颅。如果失去头颅,生命将不复存在,因而这是一种最为严厉的刑罚。当然,不仅是头颅,就连头发一般也不肯轻易剪掉,只有罪人才被人剔去一部分头发,作为刑罚。这样一来,保护和装饰这颗六阳魁首就成了古人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人们头上的衣着饰物,通常被称作首服。首服用于装饰人类自身,最直接的目的可能是为了引起别人的美感和自己的快感。古人十分重视首服,因为它不仅可以美化自身,也可以作为一种身份等级的标识。提及古人的身份等级,令人最先想到的应当是冠。冠是有身份的人共用的首服,小孩成年时即须行冠礼。举行冠礼是古人一生中的头等大事,所以《仪礼》的第一篇就是《士冠礼》。关于举行冠礼的目的,《礼记·冠义》云:“冠而字之,成人之道也。”《仪礼·士冠礼》阐述:“弃尔幼志,顺尔成德。”《说苑·修文篇》进一步说明:“冠者,所以别成人也。”对于行冠礼的人而言,表示他已经告别童年,正式跨入成年人的行列,从此这个孩子就是有名字的成年人,并开始肩负起成人的责任,而社会也必须按照成人的标准来要求他,使他的言行举止合乎于礼仪规范。正是由于这种俗尚,当时贵族社会中把是否戴冠视为“礼”与“非礼”的界限。

甲骨文中有“”这样的字形,其形状颇似一把梳子。陈邦怀先生在《殷代社会史料征存》一书中,将此字释为“冕”字的象形。冕,通冠。依刘煕《释名·释首饰》的解释:“冠,贯也,所以贯韬发也。”《白虎通·衣裳篇》谓:“冠者,卷也,所以卷持其发者也。”据《仪礼·士冠礼》胡培翬正义引《开元礼义鉴》称:“古者以先韬发而后冠帻卷梁。”可知最初的冠,应是用来固定头发的。据此,笔者曾在《史前时期的梳子》一文中提出,史前时期大多数插在头上的梳子当系冠饰的一种,而等级社会中的冠冕制度,实乃缘于头冠之饰。

考古发现的资料表明,人们最早是用笄来固定头发的。在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第一期文化的堆积中,曾经发现了多件骨笄,河姆渡遗址第一期文化的年代,大体在距今7000年左右。在江苏常州圩墩墓地M11中,出土了五件骨笄,这些骨笄均置于死者的头部,这座墓葬属于马家浜文化的依存,其年代大约在距今6000年以前。史前食器的骨笄,大都呈扁长体,用动物的肢骨磨成,一端平齐,另一端为钝尖,以便于插在头发上。史前时期人们头上的美,已从这些用兽骨琢磨出来的骨笄中起步前进了。

与此同时,在长江下游地区的马家浜文化和黄河下游地区的大汶口文化中还出现了用动物肢骨、牙齿制作的梳子。这些年代较早的梳子,均呈竖式长方形,一般只有4~5枚粗齿,梳齿较长,齿缝较稀,其稀疏的长齿很像是将几支骨牙笄组合在一起,这种造型特征显然便于束发,而不利于梳发。

关于梳子的起源,王仁湘先生在《中国古代梳蓖发展简说》一文中指出:“梳子起源的时代至少可以早到新石器时代中晚期。如果说在此以前人们就已经开始梳理自己的头发了的话,那目的旨在为了不让散乱的头发妨碍自己的生产活动,这时的‘梳子’应当就是人的五指。……最初的梳子就是仿照人手做出来的。”史前时期墓葬出土的梳子,几乎无一例外地都放置在人骨的头部附近,而这些梳子往往只有稀疏的粗齿,其形制大都不利于梳发,因此笔者认为,史前时期的梳子,固然拥有梳理头发的功能,但更为重要的功能应当是以固定头发为初衷的,从造型上来讲,最初的梳子很可能是源于笄的。由于梳子被长期广泛地使用,虽然其固定头发的功能在一个较长的阶段里始终存在,但是梳理头发等其他方面功能也日益显现出来。随着人们对整理头发的要求越来越高,梳子的齿数逐渐增加,梳子的功能亦进一步细化,还出现了专门用于除垢保洁的篦子。

古代的梳篦,即是一种重要的首服饰物,又是一种必备的梳理用具。作为人类物质创造和精神创造的综合产物,梳篦以独特的方式,不仅记录了社会生活状态的变化。同时也记录了人们审美理念的变化。自梳子问世以来,在中国至少已有6000余年的历史。由于分布地域的辽阔,地理环境的差别,气候条件的多变,形成了不同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又由于文化的滥觞,人口的流动,历史的延伸,促成了不同的思想观念和审美情趣,这些因素对我国古代梳篦的发展都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在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一件件看似简单的梳篦,它们的传承和衍变,却从一个个侧面反映了人类社会的政治变革、经济变化、风俗变迁,标志着人类文化的发展水准,显示出不同时期、不同地区、不同人群的精神面貌,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除了文献典籍记载之外,考古发掘所获得的大量古梳篦遗物,以及社会和民间保留下来的梳篦实物,本来就是一部简明的中国梳篦文化史。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