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岳飛于謙皆死於朝廷之手 愚...

岳飛于謙皆死於朝廷之手 愚忠還是悲壯?

  

1-2008-5-2-yufei 

“中國的歷史從本質上看是沒有歷史的,它只是君主覆滅的一再重覆而已。任何進步都不可能從中產生。”    

    —— 黑格爾評論中國歷史    

    做岳飛,還是做于謙?
   

    西湖給人的感覺常常過於柔美,然而也有人從中發現了陽剛之氣,清代文人袁枚寫道:“江山也要偉人扶,神化丹青即畫圖。賴有岳於雙少保,人間始覺重西湖。”詩中所說的“岳於雙少保”正是大家熟知的岳飛和于謙。
   

    莫須有罪
   

    只有在亂世,人們才會更加期待英雄,只有在亂世,英雄才能自由馳騁。
   

    1127年,北宋兩位末代皇帝被金兵俘虜,從此半壁江山淪于敵手,千萬百姓流離失所。因此,“收復失去的河山,救回被掠去的兩位皇帝,一雪國恥!”就成為那個時代最強烈的呐喊,岳飛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出場的。
   

    1140年,在友軍的協助下,岳飛率軍大破金國的精銳之師,然而就在岳飛趁勝攻入金境時,朝廷連發十二道詔命令岳飛退兵。岳飛前功盡棄、仰天長歎!
   

    岳飛退兵後,收復的失地立即被金人重新佔領。第二年,岳飛被朝廷賜死。
   

    這是一個讓中國人憤懣了八百多年的故事,當時的宰相秦檜成為人們心中的罪魁禍首。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又有了新想法,認為秦檜不過是替罪羊,顯然最終作出決定的無疑是當時的國家最高領導人宋高宗趙構。
   

    冤案背後
   

    無論真凶究竟是秦檜還是趙構,都必有不簡單的原因。
   

    從皇帝趙構的角度看,岳飛讓他很矛盾。危難之際,有岳飛這樣力挽狂瀾的中興大將在,宛如給朝廷的半壁江山上了一道保險鎖,讓趙構倍感安全。然而一旦局勢稍微平穩,曾被金軍在海上追擊了三百餘裏,飽受顛沛流離之苦的趙構,不禁又有安享眼前太平之心,不敢承擔貿然北伐的風險。 就算岳飛直搗黃龍,迎回徽欽二帝,自己的皇位也同樣受到威脅。最可怕的是金國還有一招“殺手鐧”,就是扶持趙構的哥哥宋欽宗建立傀儡國家。從皇帝的個人利益出發,宋高宗趙構最好的選擇就是維持現狀。
   

    也許有人會覺得趙構多慮了,徽欽二帝被金人俘虜並且有亡國之責,能在有生之年被拯救回國已經萬幸,難道還能威脅到北伐成功後的一代中興明主趙構嗎?
   

    有答案,這個答案卻出現在三百年之後,就是明朝中期發生的“奪門之變”。

于謙的選擇
   

    和宋高宗趙構一樣,明朝的景泰帝也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成為皇帝。他的兄長明英宗在太監鼓動下,豪情滿懷地御駕親征抵禦蒙古兵,結果在土木堡全軍覆沒。
   

    皇帝被俘虜,朝廷上下群龍無首,明英宗的弟弟臨危受命,以攝政王的身份打理朝政,後來為了杜絕蒙古人用皇帝俘虜進行要脅,他在眾人的擁護下乾脆登基為帝,即明景泰帝。而于謙,就是策劃、組織和領導大明軍民保衛北京城,並最終逼退了蒙古兵的那個人。

    在被釋放前,明英宗曾對前來探望的使臣說:“蒙古軍有意送我回去,請你轉告朝廷,我若能回去,做個平民百姓就心滿意足了。”
   

    非常相似,三百零八年前,宋金議和後,金國送回了宋高宗趙構的母親韋太后,同樣淪為俘虜的宋欽宗趙桓也說過類似的話。他非常狼狽地攔住了韋太后的車子,痛苦地央求韋太后:“請回去告訴九弟(趙構),只要能讓我回去,有間普通的房子住我就心滿意足了。”
   

    明朝的景泰帝或許做不到趙構那麼決絕,而且他倚重的不是秦檜那類諳熟潛規則的官場老手,而是大公無私的英雄于謙。當景泰帝不願意迎接被俘虜的哥哥明英宗回國,與群臣爭執得不可開交時,于謙最後發話了,坦言景泰帝的帝位已經穩定,所以不必疑慮,應該儘快迎回太上皇明英宗回來。于謙的表態,是景泰帝無法拒絕的。
   

    真相:分裂的利益
   

    明英宗歸國七年後,景泰帝病危,有人乘機説明英宗復辟。復辟後,面對誅殺于謙的提議,明英宗曾一度猶豫:“謙本無罪”。但是于謙還是被作為景泰帝的親信處斬抄家。
   

    此次政變中,復辟軍攻打東華門曾一度受阻,明英宗在城門下大呼:“朕太上皇帝也!”守城部隊應聲逃散,政變得以成功。因此,史稱“奪門之變”。
   

    這一切,冥冥中正好驗證了三百年前宋高宗趙構的“先見之明”。
   

    顯然趙構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然而岳飛卻不關心你們姓趙的誰做皇帝,他感興趣的是如何奪回失地,一雪國恥。身先士卒的他並沒有把“迎回徽欽二帝”當作一個政治口號,而是當成一種責任去承擔。正因如此,當岳家軍高奏凱歌時,與其說是岳飛與趙構、秦檜之間產生矛盾,還不如說是趙構和秦檜的個人利益與國家利益之間產生矛盾了。
   

    所謂愚忠
   

    後人看到岳飛的悲慘下場,在忿忿不平的同時,也有人認為岳飛是因為愚忠而死。
   

    這種觀點似乎是在反皇權,但其實與趙構和秦檜有著一樣的立場。
   

    岳飛倘若不“愚忠”,還能怎麼樣?不理會詔令,繼續長驅直入、直搗黃龍?那個時代皇權是秩序的紐帶,在大宋朝廷並未失去民心的情況下,岳飛未必能一呼百應。就算他的岳家軍全部跟隨,在失去友軍的支援和朝廷的後勤補給後,岳家軍的戰鬥力也會大打折扣。最恐怖的後果,就是使原本苦苦支撐的南宋陷入內戰之中,那樣苦的將是南宋境內的幾千萬百姓,而金人反會坐收漁人之利。
   

    岳飛就是岳飛,他不會因為個人的生死而使國家的綱紀廢弛,所以他不會違背朝廷的命令,更不會選擇逃跑,他背上刻著“精忠報國”,他不會為了利益選擇恥辱。
   

    有人永遠不能理解,有人能夠理解卻會一直嘲笑他。
   

    沒迎回前皇帝的岳飛死了,迎回了前皇帝的于謙也死了,歷史出具的答案是:成為英雄就是走向死亡。當他們選擇做英雄的時候,他們已經將生死看得很淡,更不會將個人利益當作決策的指標,這個時候,他們已經違反了遊戲的潛規則,當他們進而要求皇帝將國家利益置於個人利益之上時,他們已經註定會死在皇權的魔爪之下。
   

    而我們這個民族,就這樣一次次被宋高宗、明英宗們推下深淵,又一次次地被岳飛和于謙們托向復興,從而構成了黑格爾眼中不能產生任何進步的歷史重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