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为何那些忧国忧民的名将总是...

为何那些忧国忧民的名将总是悲惨的结局(图)

分享

【新三才網訊】虽然现在不是一个崇尚英雄和产生英雄的时代,但在人们心目中一直有一股浓重的英雄情结,欣赏英雄,崇拜英雄。而同时悠悠中国历史,记录下的就是一部英雄的史诗,人杰辈出,而令人最为怀念的莫过于蒙恬、岳飞、袁崇焕等名将,不仅是因为他们的杰出才能和巨大功绩,更是因为他们忠而被谤、死于昏君佞臣之手的悲惨结局让人们发出无限的叹息与悲伤。

无疑,他们都是当时难得的忠臣良将,一身系国家安危:蒙恬死后仅一年就爆发了陈胜、吴广领导的秦末农民大起义,秦朝统治迅速土崩瓦解;岳飞死后南宋虽没有立即亡国,但也只苟且偏安于东南一隅,更加积贫积弱;大明王朝末代皇帝杀死袁崇焕,更是毁掉了自己赖以苟延残喘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只等着自己到万岁山上吊了!

造成他们人生悲剧的那些昏君佞臣无疑要负主要责任,有的自身很快就受到了命运的惩罚,如胡亥(被赵高所杀)、赵高(被公子扶苏之子子婴杀死)、崇祯帝(李自成攻破北京后上吊自杀),有的虽侥幸善终(如宋高宗和秦桧)也同样被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但是在痛恨这些人渣之余,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些英雄人物自身的某些性格缺陷也是造成悲剧的重要原因。

蒙恬缺乏政治头脑,缺乏高瞻远瞩的政治品格,性格又过于软弱和顺从,做事没有魄力。应该说,当时蒙恬手握秦朝最精锐的30万大军,军事上足以一搏;又有公子扶苏在军中,政治上也是理直气壮,成败荣辱完全系于一念之间。若当机立断奉扶苏反戈一击,出师有名,足以成就大事,果真如此,那中国历史必然会是另外一个样子。可惜的是,先是扶苏过于软弱,不辨真假遗诏,奉诏自杀;蒙恬既不能及时劝阻扶苏于前,又优柔寡断于后,不能审时度势,当机立断,一位手握重兵、叱咤风云的堂堂大将军竟最终死于小吏之手!

 岳飞与蒙恬相似之处是同样缺乏政治头脑,对政治的诡谲和险恶认识不足,可以说,岳飞最终就是死在自己的不懂政治、没有政治眼光上。先是无视组织纪律,求战心切,目无主帅,越级上书。1127年在由宗泽军归入黄潜善军中后,因为接连几个月无仗可打便上书赵构求战。黄潜善和汪伯彦看到岳飞的上书,批示“小臣越职,非所宜言”,并严厉惩罚岳飞,将他革掉官职,削除军籍。在中国,领导考察下属最重要的是看你是否顺从,才能倒在其次,古今皆然。今天的领导也对越级***深恶痛绝,动辄打击报复,可谓一脉相承。岳飞此举若非沽名钓誉,则是缺乏头脑,盲目蛮干,最终自取其辱。其次是倚仗宋高宗的宠信,言行不知自忌,甚至冒昧上书干涉立储大事。绍兴三年(1133年)九月,岳飞第二次朝见宋高宗。宋高宗亲笔书写“精忠岳飞”四字,绣成一面战旗,命岳飞在用兵行师时作为大纛。应该说,起初宋高宗对岳飞还是非常赏识、信任乃至倚重的。岳飞的职位也由低级军官一路做到独当一面的大将。史载宋高宗有隐疾(大概是阳痿),没有子嗣,岳飞一心想对付金人阴谋,大胆建议高宗不承认自己父兄的后人(即金国欲送回的赵谌),而改立太祖之后。岳飞心中只知有国而不知有家,只知民族利益而不考虑帝王尊严,忠心可嘉,但却犯了大忌:手握重兵的将领向皇帝奏请立继承人历来是封建王朝的政治雷区,极易引起皇帝的猜疑而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当然,当时宋高宗还需要岳飞为他拼杀以保住半壁江山,以增加与金人讨价还价的资本,并没有立即对岳飞动手。史载高宗只是当面教训了他几句(训诫),事后还派人去安慰他,并连升三官,借此麻痹和笼络岳飞。再次也是最致命的原因,就是岳飞顽固坚持北伐,恢复中原,这就与宋高宗只求偏安江南的意愿相违背。皇帝及其宠臣一味主和,岳飞作为最坚决的抗战派将领又一味主战,这个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加之岳飞对恢复中原,迎回二帝的政治敏感性认识不足,还在幻想“直捣黄龙府,与诸君痛饮耳!”,屡次抗命不遵。抗金战争取得辉煌胜利的时刻,甘心充当儿皇帝的高宗赵构,因担心一旦中原收复,金人放回他的哥哥钦宗,他就保不住皇位,而急切地希望与金入议和。金人安插在南宋朝廷里窃取了宰相高位的内奸秦检,也抓住高宗这个难言的心病大肆活动,破坏岳飞的抗战。他们狼狈为奸,密谋制订了全线撤军、葬送抗金大好形势的罪恶计划。他们首先命令东西两线收兵,造成岳家军孤军突出的不利态势后;即以“孤军不可久留”为名,连下十二道金牌(红漆金字木牌),急令岳飞“措置班师”。在要么“班师”、要么“丧师”的不利形势下,岳飞明知这是权臣用事的乱命;但为了保存抗金实力,不得不忍痛班师。岳飞愤慨地说;“十年之功,废于一旦!所得诸郡,一朝全休!社稽江山,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复!”岳飞的抗金英勇斗争,至此被迫中断。在内有高宗、秦桧等主和派掌权,外有金国方面的逼迫(金兀术甚至凶相毕露地写信给秦桧:“必杀岳飞而后可和。”),在内外两股恶势力夹击下,岳飞的悲剧也就不可避免了。


袁崇焕正和蒙恬相反,和岳飞倒是颇有相似之处:自恃才能,刚愎自用,独断专行,不善揣摸上意,不知自忌,做事不考虑后果。先是面忤崇祯帝:袁崇焕担心自己远离京师遭人妒陷,面奏崇祯:“以臣之力,制全辽而有余,调众口而不足。一出国便成万里,忌功妒能,夫岂无人。即凛凛于皇上法度,不以权掣臣之手,亦能以意见乱臣之方略。”虽然是大实话,但说话的对象不合适呀!崇祯帝是谁呀?独断专行又心胸狭窄,这不找死吗?其次是擅杀大将毛文龙:毛文龙原系辽东明军将领,辽东失陷后撤到濒临朝鲜的皮岛上,他在岛上择壮为兵,多次袭击清军后方,有力地牵制了清军的南下。但毛文龙恃功跋扈,根本不听袁崇焕的指挥,反而虚功冒饷,诬袁崇焕克扣了他的军饷。为了统一边防号令,袁崇焕借督饷赴皮岛之机诱捕毛文龙,先斩后奏。崇祯帝接到袁崇焕的奏疏,心中十分恼怒他竟敢不经圣裁擅杀边将。但碍于自己曾亲赐尚方宝剑,又指望袁崇焕早日恢复辽境,所以还是强忍怒气,“优旨褒答”。还“传谕暴文龙罪,以安崇焕心”。尤其擅杀毛文龙一事,就足以使崇祯皇帝决心杀之。袁崇焕此举也确实有些鲁莽,文龙旧部大举哗变,文龙部将耿仲明、尚可喜、孔有德等立即降清,致使前线态势一发不可收拾。你袁老兄完全可以将毛文龙送交皇上处置吗,何必自己去捅这马蜂窝呢?不畏人言,不恤天变,自是英雄本色,可是也得先看好主子的脸色呀!刚愎自用、锋芒毕露的袁崇焕遇到一位心胸狭隘、生性多疑的上司崇祯帝,于是他的悲剧命运也就注定了。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用一生心血乃至生命拼死保卫的那个大明王朝也随他的死烟消云散,连象岳飞那样由本朝平反的机会都没有,最后还是由他的死对头大清王朝的第六位皇帝乾隆来给他恢复名誉,实属可悲!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