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家天下”的肇始─夏朝(6...

“家天下”的肇始─夏朝(6)

第三章 “家天下”的肇始─夏朝
(公元前2033 –公元前1562)
五帝时期,天下的共主,譬如黄帝、帝喾、颛顼、尧和舜,都是因为贤德而为各个部落所尊崇、所拥戴。而五帝对天下的治理也都是以德为上,较为松散。在挑选继承人方面,五帝基本遵循“传贤”的原则,在广泛征求大家意见的情况下,将帝位传给符合这一条件之人,而并不一定将帝位传给子嗣,除非子嗣符合这一要求,如黄帝和帝喾就是父子相传。在舜帝去世后,夏族的首领禹因为治水有功,并且为人贤德谦逊,而继承了帝位。不过,禹死之后,尽管帝位传给了别的贤人,但最后还是其子启继承了天子之位,从而真正开启了中国历史上王位由“父子相传”的先河,即古人所说的“家天下”的肇始。自此之后的历代王朝,基本延续了这一继承法则。启继位后,建立了中国已知历史上的第一个王朝–夏朝。它的诞生成为中华文明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不过,从司马迁开始,史学家们大多将夏代的开始从夏禹算起。自禹至履癸(桀),共十四世、十七王,前后经过了四百余年。

此外,中国的别称“华夏”,与夏族和夏王朝也有着一定的联系。“华夏”一词最早见于《尚书•武盛》篇。“华”是指礼之盛,“夏”指国家很大。黄河流域是华夏文化的摇篮,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一直是古代文化的中心。因此,古人把中国称为“华夏”,其中深藏着为灿烂文化而自豪的情感。古文献中“夏”有三种主要含义:一是指华夏族人。如东汉许慎《说文解字》称:“夏,中国之人也。”古文献中常以“诸夏”或“诸华”(“华”与“夏”二字意可相通)来称呼华夏族人士。二是华夏族人的文化。西汉扬雄在所著《方言》中指出:"夏,大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物之壮大而爱伟之,谓之夏。"秦晋之间是夏王族的发源地,故有“(大)禹兴于西羌”的说法。三是指上古三代之首――夏王朝及其前身大禹所封夏国。应该说,三种含义中,第三种含义最为重要,而且是衍生前面两种含义的基础。正是出于夏王朝的建设成就,才最终确立了夏族(即华夏族)的中心地位,而夏王朝根基之地就是所谓“伊、洛之间”,即今天的豫西地区。此后,任何想要夺取天下统治者的政治势力,都必须夺取这一核心地区后,才算真正拥有控制天下的实际地位,商、周两大王朝也不例外,后继王朝的统治者也毫无例外地承认自己是夏文化的继承者,是大禹所划定“九州”的主人。故而,《诗经•小雅》就有这样的诗句:“丰水东注,缵禹之绪。”

第一节  缔造者大禹治水之功绩
禹被后世认为是夏朝的缔造者,所以未被列入“五帝”之中。根据《史记•夏本纪》,禹,名叫文命。他的父亲是鲧,而鲧的父亲是颛顼帝,颛顼的父亲是昌意,昌意的父亲是黄帝。也就是说,禹是黄帝的玄孙,颛顼帝的孙子。禹的的曾祖父昌意和父亲鲧都没有登临帝位,而是给天子做大臣。

关于禹的长相,《尚书纬》中说“禹生来就是异像。他身高九尺,有着老虎样的鼻子,河马样的眼睛,牙齿相骈,且有三个耳洞。”《史记•夏本纪》上说,禹为人聪敏机智,能吃苦耐劳;而且他遵守道德,仁爱可亲,言语可信。他勤勤恳恳,庄重严肃,堪称是百官的典范。

当帝尧在位的时候,洪水泛滥,人们都为此十分忧愁。尧便寻找能治理洪水的人,众人推举了鲧。但是九年过去了,洪水仍然泛滥不息,鲧治水没有取得成效。舜继承帝位后,决定任用鲧的儿子禹来治理洪水。

禹在接受了舜帝的任命后,与益、后稷一起开始治理九州土地。那么到底何为“九州”?古时,“州”和“洲”本系一字,即今天的“岛”字。而州、岛二字古时音是相同的。《说文解字》 对此的解释是:“州,水中可居者。昔尧遭洪水,民居水中高土,故曰九州。” 根据中国最古老的地理著作《禹贡》中的记载,“九州”是指:冀州(今山西、河北、辽南一带),青州(今山东东部),兖州(今山东西部),徐州(今山东南部、江苏、安徽北部),扬州(今江苏、安徽南部、浙江、江西北部)、 豫州(今河南),雍州(今陕西、甘肃),荆州(今湖南、湖北),梁州(今四川)。后来又有周礼九州,指扬、荆、豫、青、兖、雍、幽、冀、并州。现在,“九州”可以泛指中国,是中国的古称之一。

依据《说文》的解释,不难推测,当时的洪灾十分严重,而且分布广,可以这样说,那时的人们大约是湖居的。

再说禹,他首先去考察各地的山川地形、地貌。为此,他不辞辛苦,一路上穿山越岭,树立木桩作为标志,以测定高山大川的状貌。他常常左手拿着准和绳,右手拿着规和矩,身上还装载着测四时定方向的仪器。考察之后,他开始逐步开发九州土地,疏导九条河道,治理九个大湖。而对于自己,则节衣缩食,住在简陋的地方,把所有的资财都用来治理河川。他治河的十三年中,三过家门而未入。在考察、治河的同时,他还让益给民众分发稻种,在低洼潮湿的土地上种植;又让后稷赈济吃粮艰难的民众。粮食匮乏时,就让一些地区把余粮调济给缺粮地区,以使各诸侯国都能有粮食吃。

禹治理九州北起帝都冀州,治理了衡水、漳水、黄河、淮水等;南至荆州,治理了长江、汉水等;西至三危山地区(今甘肃境内,敦煌县东),治理了黑水、渭水等;东至扬州,治理了松江、钱塘江、浦阳江等。禹主要采用疏导的方法治理河流,共疏导了九条大河,还在一些地区修筑了堤防。上述地区的河流被疏通后,人们开始安居乐业,并在周围肥沃的土地上种植了各种作物,并且心悦诚服地向天子進奉当地特产。此外,禹还开通了九条山脉的道路;并在治水的过程中,平定了南方九黎三苗的侵扰。从此,黎、苗不再北侵,长江中游处于安定时期。

经过禹十三年的努力,所有的山川河流都治理好了,从此九州统一,四海之内都可以居住了,其他部族的首领也都可以来京城会盟和朝觐了。禹还在华夏境内九州之中分封诸侯,赐给土地,赐给姓氏,并说:“要恭敬的把德行放在第一位,不要违背我天子的各种措施。” 

禹还制定了贡赋的制度,规定天子国都以外五百里的地区为甸服,即为天子服田役纳谷税的地区;紧靠王城百里以内要交纳收割的整颗庄稼,一百里以外到二百里以内要交纳禾穗,二百里以外到三百里以内要交纳谷粒,三百里以外到四百里以内要交纳粗米,四百里以外到五百里以内要交纳精米。甸服以外五百里的地区为侯服,即为天子侦察顺逆和服侍王命的地区;靠近甸服一百里以内是卿大夫的采邑,往外二百里以内为小的封国,再往外三百里以内为诸侯的封地。侯服以外五百里的地区为绥服,即受天子安抚,推行教化的地区;靠近侯服三百里以内视情况来推行礼乐法度、文章教化,往外二百里以内要振兴武威,保卫天子。绥服以外五百里的地区为要(yāo)服,即受天子约束服从天子的地区;靠近绥服三百里以内要遵守教化,和平相处;往外二百里以内要遵守王法。要服以外五百里的地区为荒服,即为天子守卫远边的荒远地区:靠近要服三百里以内荒凉落后,那里的人来去不受限制;再往外二百里以内可以随意居处,不受约束。

这样,东临大海,西至沙漠,从北方到南方,天子的声威教化达到了四方荒远的边陲。于是舜帝为表彰禹治水有功而赐给他一块代表水色的黑色圭玉,向天下宣告治水成功。天下从此太平安定。而禹既治平水患,又征服了黎苗,功业甚大,因此得到“大禹”的尊称。

舜帝去世后,大禹即位为天子,国号曰“夏后”,姓姒氏。禹即帝位后,先建都于阳翟(dí,今河南禹县),后又在安邑(今山西安逸)或平阳建都。禹帝还举用贤德的皋陶为帝位继承人,但是皋陶没有继任就死了。后来,禹将天下传给了益。在禹的儿子启服丧三年完毕后,益又把帝位让给了他,自己去了箕山之南。启成为新的天子。从此,王位的继承法则改成了父子或兄弟相传而不传贤,实行了世袭制度,开始了古人所说的“家天下”时代。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