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商朝的科技和文化成就(13...

商朝的科技和文化成就(13)

玉凤(商代)通高13.6厘米,壁厚0.7厘米。此器与商代甲骨文中的凤字极为相似。1976年河南省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 现藏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第六节  商朝的科技和文化成就
商朝立国六百余年,在文化和科技方面都取得了了不起的成就。

科技方面的成就
第一、手工业和铸造业方面
根据殷墟的发掘以及甲骨文所记载的史实,商朝的青铜器的铸造技术发展到高峰,成为商代文明的象征。石器、玉器、骨器、铜器等都成为独立的生产部门。

商朝人已经发明了原始的瓷器,当时的白陶工艺水平最高。白陶是把高岭土烧制达到一千摄氏度以上高温制成的,质地洁白细腻,花纹刻镂精美。

商代的玉器不仅美观,而且形状各异,有双龙相接的圆形,有呈双鱼相对的半圆形,还有的雕成人面、兽头、虎、象、兔、鸟、蛙、蝉、鱼等形状,姿态生动活泼。在河南安阳商王武丁之妻妇好的墓葬中,考古工作者发掘出了六百余件玉、石器和三件高达三四十厘米的象牙雕刻品,集中反映了商代高超的工艺水平。象牙杯是其中的代表作。其中的圆雕玉人,是所有装饰品中最精美的一件。这些造型逼真、刻工精细的玉器体现了商代玉工的高超技艺。

在殷墟时出土的青铜器,总数有几千件之多。商代的青铜器,主要是礼器。常见的有:鼎、鬲(lì)、甗(yăn)、彝、尊、爵等等,还有乐器、兵器和车马饰。这些青铜器的形式花纹非常精巧,有许多是精美的艺术品。一九三九年由河南安阳武官村农民发掘的商代最大的青铜容器司母戊鼎,是商朝青铜器的代表作。因为在其鼎腹内壁上铸有“司母戊”三个铭文,故而得名。它是商王祭祀其母(名戊)的纪念器物,重达八百七十五公斤,鼎腹长方形,上竖两只直耳,下有四根圆柱形鼎足,鼎高一点三二米,长一点一米,宽八十厘米,器形雄伟。依照当时的生产水平,铸造这样一个巨型的青铜器,需要二、三百个熟练工匠分工合作才能铸成,而且技术十分复杂。司母戊鼎的铸造不仅代表了商代冶铸技术的高度发展,也说明商代青铜铸造业规模宏大、组织严密、分工细致。

此外,商朝的丝织物已经出现了平纹的纨,绞纱组织的纱罗,千纹绉纱的縠,说明商朝已经掌握了提花技术。而在制革、酿酒、舟车等方面,商朝也都有了新的发展。孔子就曾经说过,殷人的车子很好。

第二、天文方面
商代日历已经有大小月之分,规定三百六十六天为一个周期,并用年终置闺来调整朔望月和回归年的长度。依据卜辞所记,殷历大月三十天,小月二十九天,而把太阳历与太阴历相参差的天数合并到一月时,就在这一年的年终增加一个十三月,叫做“归余于终”,这是中国设置闰月的开端。它为中国传统历法奠定了基础。

商代继承了重视天象观测的传统,殷墟卜辞就有不少关于天象的记录,其中有对日食、月食的记录,对恒星也有一定的认识。特别重要的,卜辞中还有世界最早的新星观测记录。


第三、数学和光学方面
商代甲骨文中有大至三万的数字,有明确的十進位制,有奇数、偶数和倍数的概念。而光学知识在很早就得到应用。商代出土的微凸面镜,能在较小的镜面上照出整个人面。

第四、医学
根据甲骨文,可知早在商代就有对人体体表部位的记载,如:首、面、目、口、鼻、眉、耳、手、肘、肱、臂、足、胫、膝、趾、项、脊、腹、臀等;也有根据人体不同部位产生的生理功能而定名的,如孕、娩、乳、尿、血等。但对人体内部的脏腑组织记载不多,只有“心”字。

甲骨文记载的疾病约有二十多种,其中大多是按照人体的体表部位来区分的,如疾首(头病)、疾目(眼病)、疾耳(耳病)、疾口(口病)、疾齿(齿病),疾舌(舌病)、疾自(鼻病)、疾项(项病)、疾手(手病)、疾肘(肘病)、疾肱(肱病)、疾身(腹病)、疾尿(尿病)、疾足(足病)、疾膝(膝病)、疾胫(胫病)、疾止(趾病)、疾育(产科病)、疾子(小儿病)等。甲骨文中记载的疾病也有一些是根据疾病的主要特征得名的,如“疾言”,即说话困难或发音嘶哑;“疥”,是因易于结痂而得名;“蛊”,表示腹中有寄生虫;“龋”,为虫蛀牙齿。这说明当时人们对疾病的认识已涉及到五官科疾病、内科疾病、外科疾病、妇产科疾病、小儿科疾病。此外,甲骨文中还有“疾年”、“雨疾”、“降疾”的记载。疾年指多病之年,雨疾、降疾指疾病的发生多如降雨,这些是关于流行性传染病的最早记录。根据对甲骨文的研究,发现商朝已出现针刺、按摩、接骨、拔牙以及药物治疗等治病方法。

文化上的成就
第一、文字与文学方面

文字是人类社会進入文明阶段的一个标志。历史上有仓颉造字,但因为资料有限,我们无法看到当时的文字如何。今日所见的商代文字最多的是甲骨文,此外,也有金文(刻在金属器皿上的文字)、陶文和玉石铭文等类型。商代的甲骨文是中国目前能读懂的最早的文字,距今大概有三、四千年的历史。

商代甲骨文已经超越原始图画文字阶段,而能以极简单的线条符号创作文字。书刻方向的多变,使字形结构异常活跃。同时,自上而下章法的纵势化开启了中国书法的章法程式,兼有象形、会意、形声、假借、指事等多种造字方法,已经是成熟的文字。在出土的甲骨卜辞中,总共发现有四千六百七十二字,学者认识的已有一千零七十二字,其内容涉及政治、经济、哲学、历史、军事、天文历法、地理气候、礼仪民俗、医学、文法等。甲骨文的字体是方形,而同时的金文,因系铸造,故字体是圆形。

金文的文字内容比甲骨文更丰富。在章法上,除了保持自上而下,自右至左的排列方法外,十分注重整体的方整性:即天地头的齐平,很少有参差的行脚,首行与末行也几乎控制在同一天地水平线上。早期金文象形特点在后期金文中得到了改变,这为篆文粗细均匀的书写方式的产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商代已有丰富的文献典籍。大量的甲骨卜辞是当时文献记录的一部分。还有专职的史官“作册”,收藏典籍。现存《尚书》中的“商书”是殷商史官所记的誓、命、训、诰。其中可靠的有“盘庚”、“高宗肜日”、“西伯戡黎”等篇。据周初文献说,殷先人有册有典,上述诸篇就是包括在这些典册之内而被保存下来的。“盘庚” (三篇)是殷王盘庚迁都前后对世族百官、百姓和庶民的讲话。此三篇共有一千二百多字,语言生动,文字简练,是古代文学中的上品。

商虎纹石磬,出土于妇好墓中。这件虎纹石磬可称为商代磬中之王,正面刻有雄健虎纹,据测定此磬有5个间阶,可演奏不同乐曲。

第二、音乐方面
商代社会一个最突出的特点是尊侍鬼神。凡祭祀等“礼”,举行时要伴以歌舞。商人用音乐与神鬼对话,将歌唱给神鬼听。乐舞成为人们進献、侍奉、娱乐神鬼,使人神沟通的重要手段。

商代音乐发展水平之高,从乐器上也可窥知一二。当时已出现了大量精美豪华的乐器。商代已有成组的乐器,现已发现的有陶埙、石磬、铜铃、铜铙、鼓等,反映当时的音乐已具有相当高的水平。

商代的乐器,对后世影响深远的当数钟和磬。河南安阳武官村大墓出土的大石磬,浮雕成瞪目张牙的虎形,纹饰与器物浑成一体。伏虎纹石磬,长八十四厘米,高四十二厘米,厚二点五厘米,是用白而带青的大理石经精雕细磨而成的,外观庄重端雅。磬的一面以细双线刻一伏虎图案,姿态优美,设计巧妙,与器形浑然融为一体。经测音,它的音高比#c1略高。发音浑厚洪亮,音色近似青铜,并有较长的延续音。这枚伏虎纹大石磬是单件,不成组,这样的磬又称特磬。是迄今发现最早的一件大型乐器,也是一件具有高度艺术价值的雕塑品。商虎纹石磬,出土于妇好墓中。这件虎纹石磬可称为商代磬中之王,正面刻有雄健虎纹,据测定此磬有五个间阶,可演奏不同乐曲。

商代乐舞,可考证的有《桑林》和《濩》。“桑林”原来是指一种大型的、国家级的祭祀活动,到了春秋时期(约公元前5世纪),“桑林”仍是众人瞩目的盛大祭祀活动。“桑林”祭祀时所用的乐舞,也就沿用其祭名,称为《桑林》了。《濩》在周代则是被用来祭祀周的先母姜 ,据说其内容应与商人祭祀其先母简狄有关。
除传世文献记载的上述乐舞之外,甲骨文中也记录有一些祭祀乐舞,但过于简略,很难详考。
 
商朝王系表
(1766 B.C. — 1122 B.C.)
01、太乙                  02、太丁
03、外丙       04、中壬
05、太甲       06、沃丁
07、太庚       08、小甲
09、雍己       10、太戊
11、中丁       12、外壬
13、河亶甲      14、祖乙
15、祖辛       16、沃甲
17、祖丁       18、南庚
19、阳甲       20、盘庚
21、小辛       22、小乙
23、武丁       24、祖庚
25、祖甲       26、廪辛
27、武乙       28、太丁
29、帝乙       30、帝辛 (纣王)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