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周朝的源起(14)

周朝的源起(14)

第五章  天下朝宗的西周(公元前1066年–前770年)
一出殷商史刚刚落下帷幕,一部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的周史又拉开了序幕。在这幕启幕落之际,不知我们是否注意到:无论表面的形式如何的不同,历史却在某些方面惊人的重复着。譬如关于一个朝代的兴衰,过去的夏、商王朝皆兴盛于施行仁德之政的贤王,如禹和商汤;皆亡于残酷暴虐之王,如桀和纣。而且那些仁德之主都敬天畏地,遵循着上天的警示,不断修德于天下;反之,那些暴戾的君王则无视上天反复的警示,逆天叛道,而最终走向毁灭。那么新开启的这幕历史又如何呢?在此后中华舞台上上演的一幕幕历史大戏又如何呢?或许,答案就在这历史大戏台的幕启幕落间;或许在这不断上演的大戏落幕的时候,我们才可以了解这一切是为了什么。让我们先继续往下看这新的一幕历史正剧。

周朝(公元前1066年-前206年)是继殷商灭亡之后,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朝代。周朝前后共有三十七代天子,历时八百多年,到公元前二百零六年,才被秦国灭掉。它是中国历史上最长的一个朝代,也是中华古典文明的全盛时期。这一时期产生的儒家、道家思想贯穿并影响了后世的中国历史。

以公元前七百七十年为界,后代史家根据都城所在地理位置的不同,将此之前的周朝称为西周,之后的称为东周。西周时,周王朝属地较为辽阔,包括西畿和东畿。西畿以周最初的都城丰镐二京(今陕西境内)为中心,东畿以后建的都城洛邑(今河南洛阳)为中心。公元前七百七十年,周幽王死,平王迁都洛邑,不仅失去了对西部属地的控制,而且周王朝从此基本上处于衰弱状态,并受到列国的欺压。《左传》中就有:“周之东迁,晋、郑焉依”之句。

关于西周的历史,传于后世的如夏、商之史一般,只是后世认为的共主之国的一个国家的历史,其余各方面的情形,则十分茫然。西周王朝,先后出现了文王、武王、成王以及周公等效法五帝的贤王贤臣,尚保留了大道的遗迹。

东周之后则不然。所传于后世者,以各强国和文化较发达地区的史实为多,而所谓的天子之国,则似乎处于无足轻重之列,此外,周天子中平庸之辈较多。东周之时,天下格局处于不断的变动之中,列国之间的竞争也从不甚激烈到十分激烈,依此后世史家又划分为春秋和战国时期。“春秋”缘于孔子所著史书《春秋》得名,“战国”则大概是因为这一时期的战事频繁而得名,西汉刘向曾著书《战国策》。

春秋之世,各诸侯国依大小、强弱分为一等国和二、三等国。因各国实力有限,对周之礼制尚能遵守,所以诸侯之争只限于争霸,但是在尊崇周天子的前提下,强国间的战争也比较少;到了战国时期,特别是北方诸侯,已不再将周天子放在眼中,而先后称王。每个诸侯都希望凌驾于诸王之上称帝,并進一步实现统一的欲望,因而当时战事十分频繁。

生于这一乱世时期的孔子认为,此时“天下无道久矣”。他临风长叹道:“大道之行的时代,以及夏商西周的贤王治世我没有赶上,但是古书中有记载。大道之行的时代,天下为公,选拔贤明而有能力的人治理社会,人人诚实守信,和睦相处,不把财产视为私有,而把劳动视为美德,没有阴谋和盗贼。可是现在大道已经没落了,天下成了统治者的家天下,父死传子,兄终弟及,人们仅仅照顾自己的亲属和子女,货力为己、各私其私。” 以往人们所尊崇的“德”而让位于现实的权力欲望和利益,人离道愈来愈远,人类的道德自此开始走向衰败。

当人离大道愈来愈远时,为了使人们的道德不至于下滑得太快,一些神以圣者的形象降生到人间来规范人的思想和行为。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出现了儒、道、墨、法等诸子百家争鸣的局面,其中老子的真道和儒家思想主导了后世中国历史数千年。

第一节  周朝的源起
周的始祖后稷,名叫弃。关于他的出世,还有一个非常神奇的传说。他的母亲是有邰(tái)氏部族的女儿,名叫姜原。姜原是帝喾(kù)的正妃。一次,姜原来到郊野,看见一个巨人的脚印,心生爱慕,想去踩它一脚,一踩就觉得身子振动象怀了孕似的。十个月后姜原生下了一个儿子。姜原认为这个孩子不吉祥,就把他扔到了一个狭窄的小巷里,但不论是马还是牛从他身边经过都绕着躲开而不踩他;于是又把他扔在树林里,正赶上树林里人多,所以又挪了个地方;把他扔在沟渠的冰上,但却有鸟飞来用翅膀盖在他身上。姜原深以为奇,就抱回来将他抚育成人。由于起初想把他扔掉,所以就给他取名叫弃。

弃小的时候,就很出众,有着很高远的志向。他游戏的时候,喜欢种植麻、豆类的庄稼,种出来的麻、豆长得都很茂盛。待他成人之后,喜欢耕田种谷,还能仔细观察什么样的土地适宜种什么,适宜种庄稼的地方就在那里种植收获,民众都来向他学习。尧帝听说了这个情况,就任弃为农师,教民众种植庄稼,使人民受益良多。为了表彰他的功绩,舜帝把弃封在邰,以官为号,称后稷,另外以姬为姓。后稷的兴起,正在唐尧、虞舜、夏商的时代,这一部族都有着非常好的德望。后稷死后,他的儿子不窋(zhú)继位。

不窋晚年,夏后氏政治衰败,废弃农师,不再务农。不窋因为失了官职就流浪到戎狄地区。不窋死后,他的儿子鞠(jū)继位。鞠死后,儿子公刘继位。公刘虽然生活在戎狄地区,但仍然从事农业生产,四处考察土地适宜种什么,并伐取木材以供使用,使出门的人有旅费,居家的人有积蓄。民众的生活都依靠他的德行好起来。很多人都感念他,很多人都来归附他,诗人们创作歌曲谱乐来歌颂他的功德。周朝事业的兴盛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公刘去世后,儿子庆节继位,在豳(bīn)地建立了国都。

庆节去世后,经过七代,传至古公亶父(dǎnfǔ)继位。古公亶父重修后稷、公刘的大业,积累德行,普施仁义,国人都非常爱戴他。戎狄的薰(xūn)育族来侵扰,想要夺取财物,古公亶父就主动给他们。后来他们又来侵扰,想要夺取土地和人口。人民都很愤怒,想奋起反击。古公说:“民众拥立君主,是想让他给大家谋取利益。现在戎狄前来侵犯,目的是为了夺取我的土地和民众。民众跟着我或跟着他们,有什么区别呢?民众为了我的缘故去打仗,我牺牲人家的父子兄弟却做他们的君主,我实在不忍心这样干。” 于是他带领家众离开豳地,到岐山脚下居住。豳邑的人全城上下扶老携幼,又都跟着古公来到岐下周原 。邻国听说古公这么仁爱,也有很多来归从他。于是古公废除戎狄的风俗,营造城郭,建筑房舍,把民众分成邑落定居下来。又设立各种官职,来办理各种事务。民众谱歌作乐,歌颂他的功德。因其所居周原,故称为“周国”。

古公的长子名叫太伯,次子叫虞仲。他的妃子太姜生下了小儿子季历,季历娶太任为妻,她也象太姜一样是贤惠的妇人。太任生下昌,有圣贤的祥兆。古公说:“我们家族有一代要兴旺起来,恐怕就在昌身上应验吧?”他的长子太伯、次子虞仲知道古公想让季历继位,以便传给昌,就一块逃到了南方荆、蛮之地,并依照当地的习俗,在身上刺上花纹,剪掉了头发,把王位让给了季历。

古公去世后,季历继位,这就是公季。公季继续实行古公的德政,努力施行仁义,诸侯都归顺于他。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