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唐之科技篇(107)

唐之科技篇(107)

唐之科技篇

 

【新三才訊】天文学

 

唐代杰出的天文学家一行和尚(683年~727年),本姓张,名遂,魏州昌乐(河南南乐)人。724年(开元十二年),跟一行和尚同时的一位元工程技术专家梁令瓒和工匠们一起,创造了一架黄道游仪,用来观测日、月的位置和运动情况。一行通过观察,发现了恒星位置移动的现象。这比英国天文学家哈雷在1718年提出恒星自行的观点早了将近一千年。

 

724年,一行还倡议在全国二十四个地方测量北极高度和冬夏至日和春秋分日的日影长度,并设计了一种叫做复矩图的仪器,用来测量北极高度。一行从这次测量中算出南北两地相差三百五十一里八十步(合现在129.22公里),北极高度相差一度。这个资料就是地球子午线(经度)一度的长度。它与现代测量子午线的长度111.2公里相比,虽然还有较大的误差,但这种用科学方法实测子午线的工作在世界上还是第一次。

 

一行从725年开始修制新历,到727年(开元十五年)完成,取名《大衍历》。这部历法系统周密,结构合理,比较符合天文实际,是当时的先进历法。后来的历法家几乎都是按照它的结构来编写历法的,直到明朝末年吸收西洋历法后才有所改变。

 

雕板印刷术

 

印刷术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最早的印刷术是雕板印刷,大约在7世纪中期,就已经有了雕板印的佛像。到8世纪80年代,有了作为商人纳税凭据用的“印纸”出现。

 

824年(长庆四年),在诗人元稹为白居易《长庆集》写的序文中说到,有人拿白诗的写本和印本在街头叫卖或换取酒茶。到文宗大和年间,四川和江淮一带民间已经每岁“以板印历日”,在市场出售,以致不等朝廷颁下新历,“其印历已满天下”。可见在唐后期雕板印刷已相当发达。

 

丝织业

 

江南的手工业生产,在唐朝也有很大的发展。以丝纺织而论,这时南方已超过北方。吴越是江南地区的丝纺织中心,贞元(785年~805年)以后,越州向朝廷进贡的丝织品达数十种之多,因而当时有“辇越而衣”的说法。荆州(湖北江陵)和宣州(安徽宣城)也成了丝织物的重要产地,荆州的贡绫、宣州的红线毯,都居全国的上选。棉织业在南方也有发展,而岭南的棉纺织似更普遍。

 

纺织品初唐时期是中国锦绫织造技术的重要转变期。唐代在原先有的经线织技术中加入了纬线织,同时织绫的技术分化,而能织出多种花纹。纬线织可同时运用八种色线,取代了原先经线的三色范围,例如盛唐时流行的“华文锦”就有丰富的色彩层次。

 

说到图案,在唐代张彦远所著的“历代名画记”一书中,曾提及初唐时益州(成都)一名善织的艺匠名为窦师纶者。文中记载当时宫廷的仓库里,收藏有窦师纶所织的锦绫,其图案丰富,有双雉、斗羊、翔凤、游麟及其它神兽,这些锦绫即所谓的“瑞锦”及“宫绫”。同时,唐在延载元年(西元六九四年),皇帝赏赐绣袍给三品以上的文武官,每一品阶的袍饰纹样各不同。

 

八世纪盛唐丝织艺术的代表作品,是新疆阿斯达那的一座大历三年(西元七七三年)文书的墓所出土的一双锦袜。它是由大红、粉红、白、墨、葱绿、黄、宝蓝、墨紫等八色丝线织成的斜纹纬锦。其图案为红地五彩花,以大小花朵组成的花团为中心,旁边则绕以各种禽鸟、行云及零散的小花。外侧又杂置折枝花及山石远树。近锦地边还织有宽约二公分的宝蓝地五彩花卉带状的花边,构图繁复,配色华丽,组织密致。

 

在唐前期,纺织、冶铸、烧瓷等几个部门的手工业生产,都有较显著的发展。首先是纺织业。北方善织绢,江南盛产布,唐前期大体上还是如此。宋州(河南商丘)、亳州(安徽亳县)生产的绢帛品质最高。定州的绫绢产量最多,每年要向皇帝进贡1500多匹。江南的丝纺织也有了很大发展。江南东道(江苏南部和浙江一带)的丝织物品类繁多,很多列为贡品,在产量上已仅次于河南、河北道而跃居于全国的第三位。

 

当时的丝织物品种和花式都很多,争奇斗艳,十分精美。当时的麻纺织也很发达,黄州(湖北黄冈)的赀布被列为第一等。棉纺织在唐代也有较显著的发展,当时西北的吐鲁番和南方的云南、两广、福建等地,各族已愈来愈普遍种植棉花和生产棉布。这时,印染技术有明显提高。

 

陶瓷业

图为三彩马,高47cm,马首略低,偏向一侧,头戴笼套,额前饰杏叶状物。短鬃,胸前及股后络绿色鞅秋,并挂有饰物。鞍鞯色彩丰富,鲜艳夺目。

 

在唐代,瓷器生产也有重大发展。唐前期已大量烧制白瓷,邢州窑(河北临城县境内)生产的白瓷“类银”、“类雪”,品质很高。李肇《国史补》称:“内丘白淘,端溪紫石砚,天下无贵贱通用之。”可见邢州窑白瓷的产量是很大的。四川的大邑窑也以生产白瓷著名。江西昌南镇(景德镇)以产瓷闻名始于唐前期,它烧制的白瓷和青瓷当时有“假玉器”之称。唐代专烧青瓷的窑多在南方,以越州窑的产品为最佳。越窑烧制的青瓷,胎质薄,雅致瑰丽,光泽晶莹。唐诗有“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之句,把越瓷的精美形象的描绘了出来。

 

唐代还出现了施黄、绿、白、赭、蓝等彩釉的陶瓷,称为“唐三彩”。唐三彩是唐代陶器的代表,是一种低温铅釉陶器,用白色粘土作胎,用含有铜、铁、锰、钴等矿物作釉料着色剂,釉、里还加入铅作助熔剂,最后经低温烧制而成。

 

从狭义上说,唐三彩是指唐代生产的三彩釉陶:即以白、绿、黄三种颜色为主要色调的陶器。但从广义上说,由于彩色釉陶器是以单色釉开始,又逐渐发展到二彩釉,然后再演进为多彩釉阶段,所以把这几个阶段的釉陶通称为“唐三彩”;也就是说,唐三彩有单色、双包、三彩甚或多彩,呈色范围泛及赭红、黄、绿、蓝、紫、褐、白等等,古代习惯以三为极数,故而用三彩代表多彩的意思。

 

唐三彩是在综合东汉以来的绿釉和黄釉陶的基础上,又引进波斯蓝釉技术蓝釉技术创烧而成的。据说唐三彩中呈蓝色的钴料,也是从波斯进口的,所以人们常说“三彩贵蓝”。此外唐三彩中的凤头瓶也受波斯萨珊银器影响。

 

唐三彩陶器主要用于明器和俑,表现建筑、家俱、日用品、牲畜、人物等,式样繁多,可再现唐代社会生活风貌,被誉为唐代社会的“百科全书”。唐三彩的繁盛时期是在开元盛世,天宝以后逐渐衰落。

 

盛唐时的三彩产量大,品质高,三彩俑生动传神,釉色自然垂流,互相渗化,色彩绚丽,呈朦胧之美,艺术水准很高。目前出土的唐三彩多集中于唐代两都西安和洛阳,此外扬州也出土了一些。目前所发现的唐三彩窑址仅有河南巩县窑一处。巩县窑出土的唐三彩有钵、碗、瓶、罐等,还发现有贴花装饰用的陶范,但没发现俑。唐三彩对后来的陶瓷发展影响很大,诸如外国的波斯三彩、伊斯兰三彩、新罗三彩、奈良三彩等,中国的辽三彩、宋三彩、明三彩、清三彩等,都受其影响。

 

造纸业

 

造纸业在唐代获得广泛发展,重要的产地多分布于南方。宣、歙、杭、婺、衡、越、均、益、韶等州,都是当时有名的产纸地区。益州所产麻纸和浙东所产藤纸,经久耐用,流行极广。盛唐以后,益州的造纸技术更有提高,花色品种也更多,荆、扬、交、广等地用桑皮造纸,称谷纸。韶州用竹造纸,开辟了以后竹纸迅速发展的历史。

 

另外,宣州泾县所造宣纸,细密均匀,洁白柔软,经久不变色,为书画家喜用的纸张。

 

冶铸业

 

冶铸业在唐代也有很大的进步。唐朝规定,除西、北边州禁置铁冶和采矿外,其余诸州出铜铁之所,听人私采,官收其税。据记载,唐前期有银铜铁锡之冶168所,在陕(河南陕县)、宣(安徽宣城)、润(江苏镇江)、饶(江西波阳)、衢(浙江衢县)、信(江西上饶)诸州有银冶五十八,铜冶九十六,铁山五,锡山二,铅山四。这是一个很粗略的统计,要比实有数少得多。唐宣宗时曾一次增铁山七十一,可见全国产铁处极多。

 

这时,金属铸造技术达到了新水准。近年在西安南郊何家村出土了一处盛唐时期的窖藏文物,其中有碗、盘、壶、罐等金银器皿270件,造型优美,纹饰精致富丽。从其切削工艺来看,可能已采用手摇足踩的简单车床,这反映了当时制造技术的进步。

 

621年(武德四年),唐朝开始铸造新币,名“开元通宝”,直径八分,十枚钱重一两。自唐以后十枚重一两的钱开始流行,相沿至清基本不变。天宝末年,分散在全国的铸钱炉共99处,每年铸钱达32.7万贯左右。

 

医学

 

唐代医学不但分科较细,而且名医倍出,其中最杰出的是京兆华原(陕西耀县)人孙思邈(581年~682年)。

 

孙思邈是唐代杰出的医学家,被尊为“药王”。他聪敏好学,七岁就能日诵千字,人称“圣童”;二十岁精通诸子百家学说和天文历法,善谈老子庄子,兼好佛学。他活了一百多岁,依然耳聪目明神清气爽,是真正博学广识长生不老的人。宰相魏征编修齐、梁、陈、周、隋五代史时怕有遗漏,常常去拜访他,他一一讲来不偏不漏,有如亲眼目睹。

 

有一天卢照邻问孙思邈:“名医为甚么能治好疾病呢?”孙思邈说:"我听说人体必须以天地运行的规律做为参照的根本。天有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和金木水火土五行的变化,日月向前推移,寒暑相互交替,回圈不息。

 

天地之气调和就降为雨,怒就鼓荡为风,飘落成为露,凝结成霜雪,弥漫散布则成彩虹,这就是大自然的一般常规。人有四肢五脏,睡眠觉醒,呼吸吐纳,精气回圈往来,流通的是气血,表现出来的是气色,发出来的是声音,这也是人体的常规。阳则用其精气,阴则用其形质,天和人都是相同的。

 

一旦阴阳失调,阳气蒸腾发则为热症,阴气凝滞则生寒症,精气固结就成为赘瘤,气虚下陷就成为痈疽,气逆妄行则心虚气喘,气血衰竭就憔悴枯槁,症状表现在面貌上,变化表现在形体上,用这个道理来观察天地也是如此。因此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的盈缩变化,天上星辰偏离了轨道,日月发生了蚀变,彗星出现在天空,这是天地出现的危险征兆。

 

寒暑不按季节来临,这就是天地的寒热病;石头耸立,土地隆起,这就是天地的赘瘤;山崩地陷,这就是天地的痈疽;狂风暴雨,这就是天地的喘乏;天不下雨,川泽涸竭,这就是天地的焦枯。良医用药物来疏导,用针灸来治疗,圣人用至德使天下和顺,再辅以人为的努力,所以人的身体有可以治好的疾病,天地也有可以消除的灾害,人和天地的规律是相通的。”这段话被医学界和世人广为称颂。

 

太宗和高宗都曾召见他并授给他官职,但他从不接受。西元682年孙思邈逝世,死后一个多月容貌颜色仍不改变,举尸入棺却没有重量,后来开棺一看只有衣物而已。《二十六史》和《太平广记》等书中均有记载。

 

652年(永徽三年),孙思邈写成了第一部医学著作《备急千金要方》三十卷。三十年后,又写成了《千金翼方》三十卷,以补前书之不足。通常把这两部著作简称为《千金方》,这是孙思邈一生辛勤探索的结晶。

 

孙思邈在书中总结了唐以前历代医家的医学理论和治疗经验,收集了5300多个药方。他对妇科和儿科特别重视,把他们列在卷首,主张独立设科。他注意药物配伍和辨证施治,首创复方,提出一方治多病或多方治一病的方法。在药物的采集和应用方面,孙思邈也有突出的成绩。

 

《千金方》共收载了八百余种药物,对其中二百多种药物的采集和炮制还专门作了记述。由于孙思邈对药物学和医学所作的巨大贡献,被后世尊称为"药王"

 

唐朝医学的另一个杰出成就,是在659年(显庆四年)由苏敬等人集体编修的,图文并茂的药物学专著《唐新本草》。此书共五十三卷,收集药物844种,是世界上第一部由国家颁定的药典。

 

*针灸巨擘甄权

 

甄权是一代针灸巨擘,他不仅医术娴熟,还精通养生之道,主张饮食清素可使胃气调和,精气增长。当时的鲁州刺史库狄□苦于风患,手不能拉弓,无医能为他医治。甄权说:“保持射箭的姿势,一针扎下去,就可以射箭了。”于是甄权针刺其肩隅穴,果真一针下去,刺史当即就能射箭了。深州剌史喉闭水米不下已三日,甄权以三棱针剌其手指,气息即通,第二天饮食如故。甄权治病,多如此类。

 

贞观十七年,唐太宗亲临其家,问他饮食起居,访询用药之道,并授予他朝散大夫一职,赐他寿杖衣物。当年甄权逝世,享年103岁。他一生著述很多,绘有《明堂人形图》,撰有《针经钞》、《脉经》、《针方》、《脉诀赋》、《药性论》等,可惜今已失传。

 

其中部分内容可见于《备急千金要方》、《千金翼方》、《外台秘要》等著作,对后世有一定影响。尤其是甄氏的《明堂人形图》在当时流传广泛,唐代名医孙思邈即根据其所绘图形重新绘制修订为“人体经络俞穴彩图”(已佚)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