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中国古代诗人的绰号

中国古代诗人的绰号

分享
在中国古代诗坛上,不少诗人有“绰号”,绰号的由来,大致有下列几个原因:

一、因诗人的性格或创作风格与其成就地位而起的绰号。如:唐代大诗人李白,因才情高超,气韵飘逸,诗风雅奇豪放,贺知章曾称其为“谪仙”,故世人称李白为“诗仙”。

唐代杜甫是造诣很高的诗人,为诗中之圣,被明清文人推崇备至,称之为“诗圣”。另据冯贽《云仙杂记.文星典史》云:传说中对杜甫尚有“诗王”的颂称。

唐代诗人白居易,常诗兴不能自制,“日午悲吟到日西”,“连朝接夕,不自知其苦”,好像着了魔一样,故自称“诗魔”。

唐人刘禹锡“素善诗,晚节尤精”,白居易视其为诗人中的英豪,故称之为“诗豪”。唐代的孟郊、贾岛,均为有名的苦吟诗人,常耽于作诗 ,仿佛为诗境所拘囚,金文学家元好问在其《放言》诗中称孟、贾二人为“诗囚”。

据唐人张鷟《朝野佥载》云,唐初诗人“骆宾王文好以数对,如‘秦地重关一百二,汉家离宫三十六’,时人号为‘算博士’。”

二、取诗人作品中的佳句或出彩之词以为绰号。如:晚唐诗人赵嘏的《长安秋望》诗中有“残星几点雁横空,和笛一声人倚楼”一句,因写得凄婉动人,博得杜牧的吟叹,称之为“赵倚楼”。

北宋词人贺铸有首《青玉案》的词,末尾几句云:“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人皆服其工,士大夫谓之“贺梅子”。另有北宋诗人宋祁,官至工部尚书,其诗词语言工整、华丽、生动,因其《玉楼春》词把早春景色写得太鲜活了,尤以“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一句最为传神,时人因此称之为“红杏尚书”。

据清人梁绍壬《两般秋雨庵随笔》记载,管水初在其所作《春日即事》的考卷中,有“两三点雨逢寒食,廿四番风到杏花”的诗句,主考官阅后大加赞赏,称管水初为“管杏花”。

此类绰号还有不少,如清代诗人张绵麟,因诗中有“碧天如水雁初飞”名句,人称“张碧天”;清诗人崔华则以一句“黄叶声多酒不辞”而得名“崔黄叶”;清诗人查慎行曾在御前赋诗“笠檐蓑袂平生梦”。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