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岳飞(四)

岳飞(四)

分享

 

 (7)单骑杀敌

因收降吉倩,岳飞被封为承信郎(从九品,在60级军官中排位52级)。

被钦宗封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的赵构正在踌躇。汴梁被围,旦暮且下,金国兵锋正盛。手下的两个副元帅意见截然相反,宗泽主战,要立即驰援汴梁;而汪伯彦主逃。

这一年,赵构只有19岁,常在深宫温柔富贵乡中。从他内心来讲,是想避避风头的,但事关君臣大伦,不救援汴梁又说不过去。

于是,赵构耍了一个的花招儿。

岳飞此时已经隶属刘浩的前军,他奉命率300骑侦察李固渡(今河北魏县东北)的敌情。在这里,他打了一场胜仗,杀了一名金军将领,回来后被升为成忠郎(正九品,在60级军官中排位49级)。

李固渡在大名府附近(宋时称“北京”,今河北大名县),相州的东北。赵构如果想援救汴梁,应该往南走才对。因此,这个侦察似乎显示赵构在做着往北逃的打算。

事实正是如此,赵构兵分两路,一路由刘浩率领南下浚洲(“浚”音“俊”,今河南浚县西北)和滑州(今河南滑县),扬言去解救汴梁之围。为吸引金军注意,赵构让刘浩诡称康王也在军中,而实际上,赵构正率领大军出相州北门逃奔大名府而去。

赵构心理恐怕很得意这个“李代桃僵”之计 ——宗翰、宗望,要追杀我就去找刘浩吧,我走了!

岳飞此时正在刘浩的军中(《宋史 岳飞列传》“从浩解东京围”)。在滑州(今河南滑县)遇到了金兵。此地离汴梁已经不远。金兵主力就在黄河对岸。

这一天,岳飞正领着100多名宋军在河上练兵。大队金兵猝然而至。这些金兵骑着快马,持着弓箭,呵呵而呼,宋军眼看就要被围歼了!

岳飞却并不慌张,他对士兵们说:尽管敌众我寡,但他们却不知道我们的虚实。我们一跑,就暴露了我们的实力。何况这么大队人马来追,我们是跑不了的。

士兵们本想催马快跑,听岳飞这么一说,都有些畏惧,问岳飞怎么办。

岳飞告诉他们,看到敌军阵脚一乱,就马上追杀。

士兵们还在想 “敌军阵脚怎么会乱”这个问题的时候,一骑马已经闪电一般地向金兵冲去。

马上骑的正是岳飞。

熟读《三国》的人可能会联想到关羽在白马斩颜良的故事。“关公奋然上马,倒提青龙刀,跑下山来,凤目圆睁,蚕眉直竖,直冲彼阵。河北军如波开浪裂,关公径奔颜良。颜良正在麾盖下,见关公冲来,方欲问时,关公赤兔马快,早已跑到面前;颜良措手不及,被云长手起一刀,刺于马下。忽地下马,割了颜良首级,拴于马项之下,飞身上马,提刀出阵,如入无人之境。……公献首级于操前。操曰:‘将军真神人也!’”

岳飞没有赤兔马,但此次冲杀的时候,手里拿的也是一把刀。

从金兵队伍中冲出一员骁将,举刀劈向岳飞。双刀相交,岳飞的刀竟然砍进敌将的刀刃一寸有余。敌将慌乱之际,岳飞抽出刀来,顺势横砍,将敌将杀死。

金兵大乱,宋军趁势掩杀,大获全胜。

临危不惧,尚能运奇谋,凭勇力,以少胜多。岳飞因此一战被升为秉义郎(从七品)。(《宋史 岳飞列传》:与敌相持于滑南,领百骑习兵河上。敌猝至,飞麾其徒曰:“敌虽众,未知吾虚实,当及其未定击之。”乃独驰迎敌。有枭将舞刀而前,飞斩之,敌大败。)

(8)被免职

刘浩试图渡过黄河的时候,黄河已经开始解冻。由于对岸金兵数以十万计,而刘浩所部人马不过两千五百人而已。在第一次渡河失败后,刘浩知道自己根本无法南下救援汴梁,于是北上寻找宋军主力。

宋军的主力正在赵构的带领下,从北京大名府逃到东平府(今山东东平县),最后又南下济州(今山东巨野县)。

此时宗泽赶到,赵构给宗泽一万兵马救援开封。刘浩的部队也划给宗泽带领。这是岳飞第一次跟随宗泽。

宗泽出兵后,连续打了十三次胜仗,岳飞在开德(今河南濮阳县)和曹州(今山东荷泽市南)的两次战役中身先士卒,勇冠三军,深得宗泽喜爱。

宗泽说:“你的勇智才艺,古代的良将也没法和你相比,但是你喜欢野战,这不是万全之策。”说着宗泽拿出阵图给岳飞。岳飞看罢阵图说:“摆好阵势,然后接战,这是兵法中常规的做法,而在实际战争中的运用,却可根据实际情况而各有妙用。”宗泽深以为然。(《宋史岳飞列传》——战开德、曹州皆有功,泽大奇之,曰:“尔勇智才艺,古良将不能过,然好野战,非万全计。”因授以阵图。飞曰:“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泽是其言。)

此时,汴梁城已经陷落。钦宗正张皇失措地搜罗给金兵的赔款。

不久,金兵虏徽钦二帝北归,被金国立起来的伪楚皇帝张邦昌自知缺乏民心,且无以抗衡各路宋军,于是自动撤去皇帝封号,并上表康王劝进。赵构于是南下至宋太祖赵匡胤的龙兴之地——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于1127年6月12日即位,改靖康二年为建炎元年,建立南宋政权,庙号高宗。

那个一直对金国采取投降策略的张邦昌,尽管劝进赵构,仍被贬往潭州(今湖南长沙),并在九月被处死。“墙头草,随风倒”之人,其下场足以为戒。

赵构认命主战派李纲为右相,认命投降派黄潜善为左相,汪伯彦为枢密使。懂得宋朝官制的人看到这种任命,当知赵构又在耍弄权谋。

在宋神宗元丰年间修改官制时,以原来的尚书左仆射为首相,以尚书右仆射为次相,至宋孝宗年间,首相改为左相,次相改为右相。因此,投降派的黄潜善就比李纲官阶高。其次,最高军事长官,即枢密使,也由投降派汪伯彦担任。表面来看,主战主降派都得到提拔重用,反映出赵构首鼠两端的思想。而仔细研究却发现,投降派实力远大于主战派。

看来,赵构又准备逃跑了。

任命李纲,不过是收买人心的姿态而已。果然,两个月后,李纲就被赵构免除了宰相职务。也许赵构很清楚,如果按照李纲的建议收拾残局,打败金兵,迎回徽钦二帝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这是个他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于是,赵构收拾行李,准备南下旅游一番(皇帝出行叫“巡幸”)。首选的目标就是扬州。

岳飞显然认为此时应该北伐,而不是南逃,从南京(今商丘)回到汴梁(今开封)才是当务之急。

于是他给高宗写了一封数千字的信。大意是说:“陛下已登大宝,社稷有主,足以对付敌人的谋略,而四方勤王之师每日都在集结。金国一直瞧不起我们,认为我们志向软弱,我们应该趁着他们懈怠而攻打他们,黄潜善、汪伯彦辈不能按照您的圣意去恢复中土,却让您的车驾不断往南走,恐怕让中原百姓失望了。臣愿陛下趁着敌人的巢穴还不稳固的时候,亲自率领六军北渡黄河,则将士受到鼓舞,中原可以恢复。”

这封信也许根本没有送到宋高宗的案头,反而落到了黄潜善和汪伯彦的手中(就好像现在举报贪官的信落到了贪官的手里)。黄、汪二人晃着两颗祸国殃民的脑袋,做出结论——“小臣不适合讨论这样的事情,捞过界了”(“小臣越职,非所宜言”),将岳飞从七品的官职免去,赶出军营。

岳飞不但报国无门,连生计都成了问题。

(待续)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