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古代名医〗扁鹊传

〖古代名医〗扁鹊传

分享

扁鹊姓秦,名叫越人,祖籍齐国勃海郡,后迁居郑国,约生于公元前五世纪。由于他与上古轩辕时代的名医扁鹊有类似之处,因此与他同时代的人也尊称他为扁鹊。

扁鹊年轻时给别人当客店的主管。客人长桑君到客店里来时,扁鹊唯独认为他奇异不凡,总是对他很恭敬。长桑君也知道扁鹊不是平常之人,在客店出入十多年后,便招呼扁鹊到没人的地方坐下,小声地对他说:“我有不公开传人的秘方,我已年老了,想要传授给你,你不要泄露出去。”扁鹊说:“遵命。”长桑君便拿出他怀里的药物来交给扁鹊,说道:“用没有沾地气的天露之水饮服这种药三十天,就能洞察各种事物了。”然后取出他的所有秘方书籍,全都给了扁鹊。忽然之间长桑君就不见了,大概他不是凡人吧。扁鹊依照他的说法服药三十天后,便能隔墙看到另一边的人。用这种功能诊察疾病,完全能看到五脏六腑疾病的病根和体内病物的部位,他只是把诊脉当作一种名份上的事情。他有时在齐国行医,有时又在赵国。在赵国时人们尊称他为扁鹊。

在晋昭公的时候,众大夫的势力强大,而各诸侯国国君宗族的势力弱小。赵简子做大夫,独揽国家政事。赵简子得了病,五天不省人事。其他大夫们都惶恐不安,这样就把扁鹊召来了。扁鹊進去给他看了病。出来时,董安于向扁鹊询问病情。扁鹊说:“他的血脉和顺,你们有什么值得惊怪的呢?从前秦穆公也曾经像这样,七天才醒过来。醒过来那天,他告诉公孙支和子舆说:‘我到天帝那儿去了,非常喜乐。我在那里呆得比较久,是因为天帝要告诉我一些事情。天帝告诉我说:“晋国将要大乱,五世不得安宁。然后将要成霸业,霸主未老而死。霸主的儿子将要使你的国家里男女间没有区别。”’公孙支把这些话写下并且收藏起来。秦国便根据它来定出了自己的策略。后来献公之乱,文公成霸业,襄公在肴地打败秦军后,回去就放纵淫逸,这些都是你们听到过的。现在你们主君的病和他的病相同,不超过三天必定能病愈,而且病愈后也必然有话要说。”

过了两天半,赵简子苏醒了,对各位大夫说道:“我到天帝那儿去了,非常喜乐,和众多神人一起在天帝居住的中天游览。天乐奏了九遍,千万神人共舞,与夏、商、周三代的音乐都不类似,那种音乐声简直动人心魄。有一只熊想来牵拉我,天帝命令我射杀它。我射中了它,那熊就死了。又来了一只罴 (俗称人熊),我又射它。被我射中后,罴也死了。天帝很高兴,赠送我两个笥(方形竹器),都是带把的。我看见我的儿子在天帝旁边。天帝把一条翟犬委托给我,说道:‘等到你儿子身体健壮以后,就把这条狗赠送给他。’天帝还告诉我:‘晋国要一世世地衰落,经过七世以后便要亡国。一位姓嬴的人将要在范魁的西边大败周国的军队,但也不能占有该国。’”董安于听到这些话后,把它书写下来并且收藏好了。他又把扁鹊的话告诉了赵简子,赵简子便赐送给扁鹊四万亩田产。

那以后,扁鹊来到虢国。虢国太子刚死去。扁鹊来到虢国宫廷门前,问喜爱方术的中庶子说:“太子得了什么病?国都中举行祛邪祭祀都压过其它一切事情了。”中庶子回答说:“太子的病症是血气不按时运行,正邪交争而邪气不能宣泄,突然在体表发作出来,而实则是体内已成病患。体内正气不能遏制邪气,邪气聚积而不能泄宣,因此阳气衰微而阴邪盛实,所以突然昏厥而死。”扁鹊问:“他死了多长时间了?”回答说:“从鸡鸣时辰到现在。”又问:“装殓了吗?”回答:“没有,他死去还不到半天呢。”“请禀报国君,说我是齐国的秦越人,现住在郑国,不曾拜见、侍奉他而仰望其风仪神采。听说太子不幸的死去,我能使他复活。”中庶子说:“先生你该不是想骗虢君吧?凭什么说太子能复活呢?我听说上古时期,有个叫俞跗的名医,治病时不用汤药、药酒、石针、导引、按摩、热熨等疗法,一眼就能看准疾病的部位,及其依循五脏六腑输穴传播的途径。于是割开皮肤,剖开肌肉,疏通经脉,接续筋腱,按治髓脑,取出心膈间病物,疏理膈膜,清洗肠胃,洁净五脏,炼养精气,变易形骸。你的医术能象这样,那么太子才能复活;如果不能象这样,却想使太子复活,就连刚会笑的婴儿也不能这样告诉他!”过了好一会儿,扁鹊仰天叹息着说:“您所谓的医术,就象从竹管里看天空,从缝隙中看图纹。我秦越人所施行的医术,不须诊脉、望色、听声、病人诉说病状,就能说出疾病所在的部位。一知疾病之阳,便能推知其阴;一知疾病之阴,便能推知其阳。疾病症状总是会表现到外部来的,病人又不在千里之外,可以确诊的根据是很多的,不可能详尽地全说出来。如果你认为我的话不真实,试请你進去诊察一下太子,应当能听到他的耳中有声响,看到他的鼻翼在扇动,顺着他的两条大腿抚模,直到阴部,应当还是温热的。”中庶子听了扁鹊的话,两眼呆呆地不能眨动,舌头翘起就放不下来,于是才進去把扁鹊的话禀报给虢君。

虢君听了这番话非常惊讶,就一直走到宫殿中门来迎接扁鹊。虢君说:“我私下听到您高尚医德的时间很久了,但始终没机会去拜访你。先生来到我们小国,我有幸请您来救治太子,真是我这个偏僻小国国君的极大荣幸。有了先生,太子就能复活,如果没有先生,太子就要被抛弃填埋在山沟里,永别人世而不能复生。”话还没说完,虢君就已经悲哀抽泣,胸气郁结,精神散乱恍惚,眼泪长流不止,泪珠挂满睫毛,悲伤得不能自我控制,连容貌都改变了。扁鹊说:“像太子这种病,就是所谓的‘尸蹶’。太子并没有死。”扁鹊就让徒弟子阳磨利针具,用来针刺头顶的百会穴,过了一会儿,太子苏醒了。又让徒弟子豹施行药力温渗体内五分的熨法,用八减方剂的药物混合煎煮,不断更换热药熨贴胁下部位,太子能起身坐了。再進一步调适阴阳,仅仅服药二十天就恢复了原状。所以天下人都认为扁鹊能起死回生。扁鹊却说:“我并不能起死回生,像这种本来应当活的人,我不过能使他康复罢了。”

扁鹊来到齐国,齐桓侯把他当作客人。扁鹊上朝拜见齐桓侯,说:“您有疾病在腠理部位,如果不治疗将要深入。”桓侯说:“我没有病。”扁鹊退出。桓侯对身边的近臣说:“医生好图利益,想要治疗没病的人,以之邀功。”五天后,扁鹊又去拜见桓侯,说:“您有疾病在血脉之中,如果不治疗恐怕会深入。”桓侯说:“我没有病。”扁鹊退出。桓侯不高兴。五天后,扁鹊又去拜见桓侯,说:“您有疾病在肠胃之间,如果不治疗将会更深入。”桓侯不应声。扁鹊退出。桓侯又不高兴。五天后,扁鹊要再去拜见桓侯,可是远远看到桓侯就掉头跑开了。桓侯派人去询问其中缘故。扁鹊说:“疾病在腠理时,是汤药和熨法的效力所能达到的;在血脉时,是针刺砭石的效力所能达到的;疾病在肠胃时,是药酒的效力所能达到的;疾病在骨髓,即使是主管生命的神灵也不能把疾病怎样了!如今疾病在骨髓,我因此不再请求为他治疗了。”五天后,桓侯身体疼痛,派人召唤扁鹊,扁鹊已经逃离齐国。齐桓侯最终还是死了。

假若齐桓侯像圣人一样,预先察觉事物的微小变化,能让良医得以尽早地下手治疗,疾病就能治愈,身命就可存活。人们所担忧的,是担忧疾病多;而医生所担忧的,是担忧治疗方法少。所以有六种人的病是医生不愿意治疗的:第一种是傲慢放纵不讲道理的;第二种是把身体看得轻却把钱财看得重的;第三种是衣着饮食不适宜于病情的;第四种是血气错乱,脏腑功能不稳定的;第五种是身体瘦弱不能承受药力的;第六种是相信巫师不相信医生的。属于上述六种人之一的,他的疾病就极难治愈。

魏文侯曾经问扁鹊说:“你们三兄弟中谁最善于当医生?”扁鹊会答说:“大哥最善于当医生,二哥就次一些,而我扁鹊是最差的。”文侯说:“可以说出来听一听吗?”扁鹊说:“大哥对于疾病,看到它的‘神’还没有成‘形’的时候,就把它除去了,因此他的名声只局限在我们家里,外面的人都不知道;二哥治病,是在疾病只有细如毫毛的形迹时,就把它治了,因此他的名声只局限在我们的闾(二十五家人)之内;至于我扁鹊嘛,拿针去刺病人的血脉,拿有毒的药物去给病人服用,拿刀去剖开病人的皮肤和肌肉,病治好了,也就出名了,各个诸侯国里的人都知道我的名字。”(这一段问答最精辟而形象地诠释了“良医化之,拙医败之”和“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等高层次医家的思维方法和治疗原则,其内涵是极其深刻的。)

扁鹊的名声传遍天下。扁鹊来到邯郸,听说当地人尊重妇女,便做妇科医生;来到洛阳,听说那里的周国人敬重老年人,便做治疗耳、目、□疾的医生;来到咸阳,听说那里的秦国人珍爱儿童,便做儿科医生。总之是随着各地习俗的不同来改变自己行医的侧重点。秦国太医令李醯知道自己的医技不如扁鹊,就派人刺杀了他。

直到今日,天下研讨脉学的人,还是遵从扁鹊的脉法。但扁鹊经手传下来的医学著作,也大多散佚了。至今比较能确定的重要著作只有《黄帝八十一难经》(简称《难经》)。据《难经》传人之一的初唐大诗人王勃的记载,《难经》是经由岐伯、黄帝、伊尹、太公、文王等人,一直传到扁鹊手中。扁鹊对《难经》進行了整理并厘定其章句,再传给后世之人。因此后人所知的《难经》就是扁鹊修整过的版本,而扁鹊以前的《难经》到底什么样子,恐怕就没人知道了。或许因为这个原因,后世有些医家就认为《难经》是扁鹊的著作。《难经》是中医学中仅次于《黄帝内经》的基本理论著作,对于整个中医学的发展影响极大。据《汉书·艺文志》记载,到汉代的时候,有些扁鹊的医学著作也还在民间流传着,其中包括《扁鹊内经九卷》、《外经十二卷》(或许包括《难经》二卷在内),以及《妇人婴儿方十九卷》。

参考文献

[1] 《史记·扁鹊仓公列传》(第四十五),汉·司马迁撰;
[2] 《汉书·艺文志》:《汉书补注》,汉·班固撰,唐·颜师古注,清·王先谦补注;
[3] 《 鶡冠子·世贤第十六》,宋·陆佃解;
[4] 《黄帝内经素问·四气调神大论篇第二》:“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
[5] 《黄帝八十一难经序》:《王子安集·卷四》,唐·王勃着;
[6] 《中国医学史讲义》,北京中医学院编。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