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中国第一名将 韩信

中国第一名将 韩信

分享

生長于苦難之中

漢朝開國名将──韓信,是平民出身的英雄,也是中國軍事史上,一位絕代的奇葩。天地間似有一股邪惡勢力或者說命運也好,百般阻撓韓信,讓他在一生中遭受許多異于常人的苦難折磨,但韓信都能愈挫愈勇,百折不撓,甚至因此留下千古傳頌的佳言懿行,做爲後世榜樣。

一飯千金

韓信出生于江蘇淮陰,年少時父母雙亡,由于家境貧寒,連一日三餐都很難維持,隻得到處投靠親友。有一次,他在一位當亭長的好朋友家裏做客,由于食量太大,亭長的妻子對他冷言冷語,并且故意不供給三餐。亭長的妻子連着幾天起大早,做好飯後,就直接與亭長在床上吃完。等韓信起來,鍋裏啥也沒了。韓信隻好餓着肚子離開亭長家。 韓信忍住饑餓,到河邊釣魚,釣到了就換幾文錢;釣不到,便向河邊的洗衣婦讨飯。其中有位老大娘可憐他,常将自己的飯分給他吃,并且鼓勵他說:“大丈夫應當立志,不能成天依賴别人,好好努力吧!”韓信受到鼓勵,決心努力上進,開創自己的前途。

跨下之辱

年少時的韓信就已知刻苦讀書,并自帶極高的天賦熟演兵法,懷安邦定國之抱負,并有大志建立中華傳統文化中的兵學部份。命運的惡勢力似乎怕韓信的兵學被華夏之子孫應用,而欲将其消滅,且屢屢安排韓信周圍的人對韓信進行歧視和冷遇。有一次,一群地痞無賴當衆羞辱韓信,試圖讓韓信出手殺人,而這樣的安排其實是想要将韓信早早毀掉,使韓信的志向落空。但此惡伎被韓信識破,反而加強、成就了中華傳統文化中“忍”的内涵,從此多了一個“跨下之辱”之“大忍之心”的故事。

蕭何月下追韓信

西元前209年,陳勝、吳廣揭竿而起。韓信配劍從軍,投身項梁的西楚軍,項梁戰死後,命運的惡勢力害怕韓信施展兵學,故意讓項羽不重視韓信。韓信離西楚軍投奔劉邦的漢軍,但是命運的惡勢力也給以層層阻擋,使劉邦不相信韓信。韓信後離漢營出走,這就有了“蕭何月下追韓信”的故事,後來,劉邦在蕭何的屢次勸說下,才親自與韓信讨論軍國大事,确信韓信爲稀世之才,方舉行儀式,拜爲大将。

漢天下靠韓信打

此時,劉邦正準備收複關中。劉邦采蕭何建議,從此,劉邦文依蕭何,武靠韓信,舉兵東向,争奪天下。漢高祖元年(西元前206年)五月,韓信用“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大敗西楚章邯軍,一舉拿下了關中地區,使劉邦得以還定三秦。漢高祖二年(西元前205年)八月,劉邦封韓信爲左丞相,領兵攻魏,韓信一方面在黃河西岸的臨晉集結大量船隻吸引迷惑魏王豹軍之主力,一方面從上遊夏陽渡河奇襲安邑,突然出現在魏軍背後,大破魏軍,俘獲魏王豹。

韓信的人生離奇曲折。一生爲人:年輕有大志;胸襟開闊,有大忍之心 ;事主以忠信;知恩圖報,以德報怨。 語雲:“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由此觀之,韓信真乃頂天立地一大丈夫。

背水一戰

漢高祖三年(西元前204年)十月,韓信率一萬新招募的漢軍越過太行山,向東攻打項羽的附屬國趙國。趙王和大将陳餘集中二十萬兵力,占據了太行山以東的咽喉要地井陉口,準備迎戰。井陉口以西,有一條長約百裏的狹道,兩邊是山,道路狹窄,是韓信的必經之地。趙軍謀士李左車獻計:正面死守不戰,派兵繞到後面切斷韓信的糧道,把韓信困死在井陉狹道中。陳餘不聽,說:“韓信隻有幾千人,千裏襲遠,如果我們避而不擊,豈不讓諸侯看笑話?”

韓信探知消息後,迅速率領漢軍進入井陉狹道,在離井陉口三十裏的地方紮下營來。半夜,韓信派兩千輕騎,每人帶一面漢軍旗幟,從小道迂回到趙軍大營的後方埋伏,韓信告誡說:“交戰時,趙軍見我軍敗逃,一定會傾巢出動追趕我軍,你們火速沖進趙軍的營壘,拔掉趙軍的旗幟,豎起漢軍的紅旗。”其餘漢軍吃了些簡單幹糧後,馬上向井陉口進發。到了井陉口,大隊渡過撓蔓水,背水列下陣勢,高處的趙軍遠遠見了,都笑話韓信。

天亮後,韓信設置起大将的旗幟和儀仗,率衆開出井陉口。陳餘率輕騎精銳蜂擁而出,要生擒韓信。韓信假裝抛旗棄鼓,逃回河邊的陣地。陳餘下令趙軍全營出擊,直逼漢軍陣地。漢軍因無路可退,個個奮勇争先。雙方厮殺半日,趙軍無法獲勝。這時趙軍想要退回營壘,卻發現自己大營裏全是漢軍旗幟,隊伍立時大亂。韓信趁勢反擊,趙軍大敗,陳餘戰死,趙王被俘。

戰後,有人問:“兵法上說,要背山、面水列陣,這次我們背水而戰,居然打勝了,這是爲什麽呢?”韓信說:“兵法上不是也說‘陷之死地而後生,置之亡地而後存’嗎?隻是你們沒有注意到罷了。”

半渡而擊

漢高祖四年(西元前203年)十一月,韓信大軍迎擊與漢軍隔淮水下遊對峙的救援齊地的楚将龍且之二十萬大軍,韓信先派軍在夜裏用沙袋堵塞淮水上遊,天明後派軍正面迎擊楚軍,并佯裝潰敗,渡過淮水,楚将龍且親自率軍渡過淮水,此時漢軍掘開沙袋堤壩,将楚軍沖爲兩段,韓信率軍把已渡水的楚軍全殲,龍且被殺。未渡水的齊楚聯軍不戰自潰。韓信趁勢揮軍追殲逃敵,俘虜齊王田廣,全部平定了齊地,這就是“半渡而擊”戰法繼孫武之後的又一次應用。

多多益善

有一次,漢高祖劉邦問韓信說:“如果我來帶兵,依你看,我可以帶多少兵?”韓信說:“陛下可以帶領十萬大兵。”漢高祖又問:“那麽你可以帶領多少兵呢?”韓信笑着說:“我嗎?多多益善。”善妒的劉邦感到很不服氣,覺得帶兵能力竟然不如韓信。韓信說:“陛下不善将兵,但善于将将(就是統領将軍)”。韓信說的都是實話,劉邦也知道,但心眼狹小的劉邦知道韓信能力可能勝過自己,妒意與不信任之心日漸高升。

四面楚歌

漢高祖五年(西元前202年)十二月,楚漢兩軍在垓下(今安徽靈璧南)展開決戰。劉邦以韓信爲主将,統一指揮各路大軍。項羽指揮十萬楚軍,從正面向漢軍陣地猛攻。韓信采用典型的側翼攻擊戰法,令漢軍中軍稍稍後退,避開楚軍銳氣,而将兩翼展開,實行側擊,然後再令中軍推進,一下子完成了合圍。入夜,韓信令漢軍四面唱起楚歌,終使楚軍喪失鬥志,被漢軍一舉聚殲于亥下。項羽眼見大勢已去,被迫自刎于烏江邊。曆時五年的楚漢戰争以漢王劉邦取得天下而告終。

劉邦栽贓枉殺功臣

在“楚漢之争”中,劉邦爲招攬人才,與項羽決戰,曾對有功将領進行封賞。如封張耳爲趙王,黥布爲淮南王,臧荼爲燕王,信爲韓王等。韓信也在攻下齊國後被封爲齊王。但是項羽被擊破後,素來心胸狹小的劉邦就藉故奪韓信軍權,改封韓信爲楚王。西漢建立後不久,有人誣告韓信謀反。劉邦與陳平合計,以巡狩南方遊雲夢之名,要求諸侯晉見,實想借此捕拿韓信。韓信不知,前往拜谒,果被劉邦所縛。後貶韓信爲淮陰侯。

钜鹿守陳豨反叛,韓信的一門客因得罪韓信而被囚,門客的弟弟欲報此仇,便出面誣告,說韓信要反叛襲擊呂後。呂後與蕭何共謀,使詐計假說陳豨反叛被平定,要諸侯群臣前往拜賀。韓信前往,呂後派武士綁縛韓信,最後謀害韓信于長樂宮,并夷滅韓信三族。

司馬遷在《史記》中記載韓信門客之弟告發韓信欲反襲呂後一事,缺乏任何事實根據,是冤案。人們都知道秦桧以“莫須有”罪名謀害嶽飛,是大冤案;劉邦、呂後等害死韓信同樣是千古冤案、千古悲劇。理由有三。

之一:韓信的言行

如若韓信要反叛,在“楚漢之争”中是最好的時機。那時他手握重兵,實力雄厚,天下紛亂,完全可稱雄一方。劉邦漢兵平息紛争,一統天下,韓信又被剝奪了兵權軍隊,這時謀反,那不是自投羅網,自尋死路嗎?憑韓信的智慧、頭腦他想不到嗎?恰恰相反,他兩次拒絕了反背劉邦、三分天下的勸說。

在劉邦、項羽争奪天下的關鍵時刻,項羽派武涉往說韓信:二王(劉項)之事,權在足下。你投向右則漢王勝,你投向左則項王勝。說明在“楚漢之争”中,韓信舉足輕重的作用。武涉勸說韓信反漢與項羽連和,與劉邦三分天下。韓信回答:我當年追随項王,隻不過是執戟宿衛殿門的,我的建議、計劃不被采納,因此背楚歸漢。漢王授我上将軍印,予我數萬大軍,好衣美食都分給我,言聽計從,我才有今日。漢王深深的信任我,我不能背叛他,雖死也不變心。請你代我感謝項王的美意。

武涉去後,齊人蒯通知天下權在韓信,想以奇策感動他,以相面之說勸說韓信。說:看你的正面相,隻不過封侯而已,處境又危險不安。看你的背面相,貴不可言(其實是勸韓信反叛劉邦)。韓信請教緣故。蒯通分析了天下大勢,說劉項的命運掌握在韓信之手,韓信向漢則漢勝,向楚則楚勝。也勸韓信三分天下,鼎足而立。

韓信回答:漢王待我甚厚,載我以其車,好衣美食分予我,我應爲他分擔憂患,誓死效忠,我怎麽可以向利背義啊!蒯通又勸說,人心難測,你想以忠信對待漢王,可你勇略震主,功蓋天下,身處人臣之位,很危險啊!韓信說考慮一下。又過幾日,蒯通又勸說要韓信抓緊時機作決斷。韓信不忍背漢,又自認爲有功于漢,漢不至于對他太無情。從韓信的言行,說他謀反,實難令人信服。

之二:劉邦的奸計

“楚漢之争”中和西漢建立初期,劉邦曾對功臣大将行封王之賞,先後分封了十餘個異姓王。目的很明顯:一方面爲了在與項羽争天下中取勝,需招攬人才;一方面政權初建,尚不穩固,需安撫功臣人心。因此,封賞功臣大将,絕非出自其本心、真心,隻不過是權宜之計。他對功臣大将一直心存猜疑、忌恨,把諸侯王之子遷于關中,軟禁長樂宮爲人質。一旦政權穩固,爲保劉氏江山,他就開始對功臣大将大加殺伐。不斷的以“謀反”爲借口,或舉兵讨伐,或奸計逼迫,鏟除異姓王,然後封劉氏子弟同姓王取而代之。燕王臧荼、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韓王信(非韓信)等皆因此而被殺。 韓信雖不是劉邦直接所害,也是其鏟除異姓王,大封同姓王奸計的犧牲品,呂後、蕭何隻不過遂劉邦心願罷了。韓信被人誣告謀反,劉邦命武士綁縛,韓信曾感慨:“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亨(同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天下已定,我固當亨。”韓信的這番話是對劉邦大殺功臣的最好注解。

之三:呂后的野心

西漢建立後,以呂後爲首的呂氏開始策劃篡奪劉氏的江山。而漢朝的開國元勳無疑是其野心實現的阻礙。而韓信又是其最忌恨者,時刻想除掉。最後以奸計騙入宮中謀害。 韓信的人生離奇曲折。一生爲人:年輕有大志;胸襟開闊,有大忍之心 ;事主以忠信;知恩圖報,以德報怨。語雲:“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由此觀之,韓信真乃頂天立地一大丈夫。隻是命運的惡勢力造化弄人,原本,韓信于戰事之餘曾着《韓信兵法》,欲留于後世,慧益後人,但僅着了三章,就被呂後等人誘殺,随後,又利用各種破壞手法使《韓信兵法》三章全部失傳。

韓信助劉邦打下漢朝天下,威德、兵法、智慧超群絕倫,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理應立兵法于後世,爲中國傳統文化作出傑出貢獻,而後被世人推崇,視爲兵聖,最後善終。但是命運的惡勢力利用劉邦、呂後這樣心胸小到不行的、妒嫉心大到不行的地痞流氓殺害韓信,并使韓信精湛的兵學失傳,破壞華夏之民的整體智慧,同時打擊社會正氣的樹立,實在令人扼腕、痛惜!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