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杜甫的忠君观念 (图)

杜甫的忠君观念 (图)

【新三才网讯】「忠」首见于《尚书‧伊训》,言:「为下克忠」,孔安国释为:「事上竭诚也。」此时,忠即被视为以下事上的一种原则,也体现了一种对诚厚、专一、无私的精神境界之肯定与追求。其后,司马迁《史记‧高祖本纪》有言:「夏之政忠」,又〈货殖列传〉:「夏人政尚忠朴。」这两处的忠,郑玄解为「厚也」(〈高祖本纪〉裴骃集解引)。而君王被尊称为「天子」,即「天之子」之意,在君权神授观念的背景下,作为人间至高无上的代表。

《说文解字》解读「忠」、「君」二字:

「忠,敬也。」段注:「敬者,肃也。未有尽心而不敬者。」又曰:「尽心曰忠。」

「君,尊也。     是以,忠有尽心尽力、竭诚尊敬之意。

安史之乱发生于(756-762),前后历时七年。杜甫亲身经历战乱,他真实的纪录了安史之乱前后唐王朝由盛转衰的过程。安史之乱时,杜甫在朝中任一小官,不能携家带眷,住在离京都较远的奉先县。京都沦陷时,他陷于贼中。过了几个月,才能贼中逃出,听说肃宗即位于凤翔,于是赶到那里,肃宗任其担任右拾遗。著名的〈北征〉一诗写于此时:

忆昔狼狈初,事与古先别:奸臣竟苴醢,同恶随荡析。
不闻夏殷衰,中自诛褒妲;周汉获再兴,宣光果明哲。
桓桓陈将军,仗銊奋忠烈。微尔人尽非,于今国犹活。
凄凉大同殿,寂寞白兽闼。都人望翠华,佳气向金阙。
园陵固有神,扫洒数不缺。煌煌太宗业,树立甚宏达。

杜甫任右拾遗期间,肃宗准许其还家探亲。〈北征〉写于到家后不久,诗中详细记述了他离开行在 后沿途见闻和回家后与妻儿团聚的天伦之乐,并对当时的政治形势发表自己的看法。这段话是杜甫的议论,也是诗歌的最后一部分,他以今比古,将马嵬之变与商周之王相比较,将其变中诛贵妃比为诛灭褒姒和妲己,赞美在马嵬之变中奋起诛灭杨氏的陈玄礼扭转国运的功绩,肯定了朝廷自己除去奸臣祸根的意义,分析唐运未衰的原因,表示了寄中兴大业于肃宗的希望以及恢复贞观之治的信念。

〈哀江头〉:
少陵野老吞生哭,春日潜行曲江曲。江头宫殿锁千门,细柳新蒲为谁绿。    

忆昔霓旌下南苑,苑中景物生颜色。昭阳殿里第一人,同辇随君侍君侧。

辇前才人带弓箭,白马嚼啮黄金勒。翻身向天仰射云,一箭正坠双飞翼。   

明眸皓齿今何在,血污游魂归不得。清渭东流剑阁深,去住彼此无消息。

人生有情泪沾臆,江水江花岂终极。黄昏胡骑尘满城,欲往城南望城北。

此首以历史为主题,叹李、杨命运的剧变,感叹国家的盛衰剧变。「一箭正坠双飞翼」作为前半首回忆盛况的结句,使欢乐的气氛达到高潮之后形成一个急剧的转折。原是比翼双飞的禽鸟如今由天坠地,这就使前后的内容转换有了过渡,使得以下描写贵妃的厄运不显得突兀。接者叹贵妃的明眸皓齿今不在,他在马嵬坡被血污的游魂再也不会归来。清澈透明的渭水不停的东流,入蜀道中的剑阁是多么的深远,贵妃与玄宗却已然天人永隔。看着长流的滔滔江水和年年开放的江花,想到人生的短促,与之形成对比而显得更为短暂,不禁伤情落泪。

杜甫具有以天下为己任的远大抱负,他终其一生都将个人看得极其渺小,而将国家和人民的命运视为终极关怀,时刻以苍生、社稷为念,在在 展现其悲天悯人、关怀现世的淑世 胸怀。为了天下人的安定幸福,他甚至甘愿以一己之身承担起所有的苦难。安史乱后,因直言进谏,上疏救房馆不久,便被贬为华州司户参军。四十八岁以后,他长期漂泊西南,曾隐居成都草堂,在严武的推荐下任一闲职。之后漂泊湖南、湖北一带,五十九岁病死舟中。

杜甫对君臣关系的认识始终是与当时的忠君观念为依归的。在安史之乱前,杜甫和大多数盛唐文人一样,把「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看作自己的最高理想。这种理想是建立在君为中心、臣为附庸的观念以及对玄宗这个「尧舜之君」,满怀信心的思想基础之上的。而安史之乱后,房管事件在杜甫心目中抹去了最高心目中最高统治者头上的光圈,对他的君王的作为有了新的认识,君王不可能创造新的尧舜之治,唐代与上古的纯朴社会是无法相比的。现实使他早年以君为太阳、臣为葵藿的观念转变为君臣遇合的理论,他主张贤人可以看君能否与自己相合而决定进退。杜甫有人格独立的坚定信念,他学魏征的直言讽谏,大胆议论朝政,并用诗歌反映描写现实世界的悲惨,他一生同情人民,坚定而真诚地为苍生社稷忧虑。用唐代的忠君观来观察杜甫,解释杜甫的言行,是完全符合的。

新三才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