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帝王之妻的楷模:马皇后和长...

帝王之妻的楷模:马皇后和长孙皇后(下)

分享

 

长孙皇后

李世民少年有为,文武双全,十八岁时就单枪匹马突入敌人阵营之中,救出身陷重围的父亲;二十岁时便有王者之风,能折节下士,疏财广招天下豪杰;二十一岁随父亲李渊在太原起兵,亲率大军攻下隋都长安,使李渊登上天子宝座,成为大唐王朝的开国之主–唐高祖。

李渊称帝后,封李世民为秦王,负责节制关东兵马,数年之内,李世民就挥兵扫平了中原一带的割据势力,完成了大唐统一大业;唐高祖因之加封他为天策上将,位置在其他诸王公之上。在李世民征战南北期间,长孙王妃紧紧追随着丈夫四处奔波,为他照料生活起居,使李世民在繁忙的战事之余能得到一种清泉般温柔的抚慰,从而使他在作战中更加精神抖擞,所向无敌。

李世民功勋卓著,李渊也曾想过立他为太子,可是上面却有长子建成,依照封建宗法制度,立太子一定要立嫡长子,李渊便立建成为太子,又觉得对李世民不起,便封他为天策府上将军,自己开府,设置官属,还拥有自己的兵将,并且允诺他和建成把国家分成两半,各自为帝。

正是这些紊乱的措施直接导致了后来的玄武门兵变。

太子李建成看到李世民势力过大,已严重威胁到了自己的地位,便联合弟弟李元吉一同谋害李世民。据历史记载,建成既昏庸又贪酒好色,还秽乱宫廷,不过这些话可信度不高,唐朝的史臣自然为李世民说好话,为他的弑兄自立找借口,便栽给建成种种罪名。后代的史臣因为李世民的英明伟大,也都讳言此事。但太子和亲王势均力敌情况必然会导致一场火并。

长孙王妃孝顺高祖李渊,和各后妃的关系也很好,她还弥缝妯娌间的关系,希望借助妯娌间的密切关系缓和李世民兄弟间的紧张气氛。可是她做的这些努力固定不会有结果。在权势面前,亲情和道德便显得微不足道。

李建成和李元吉屡次暗害李世民都没有得手,便采取釜底抽薪之策,依仗自己太子的地位,把秦王府中李世民的左右亲信和大将调出秦王府。李世民看到自己有被架空的危险,而他的亲信房玄龄、长孙无忌、心腹大将尉迟敬德等人连劝带逼,让他除掉太子和元吉。李世民也明白除此别无他途,便召集将士,准备伏兵玄武门,趁太子和元吉入朝时杀掉。当夜出发时,长孙王妃虽然不愿看到这种场面,但为丈夫着想,也只好赞成。她亲自到军前,勉励将士,将士们越发感激发奋。

李世民通过玄武门兵变后,顺利除掉了太子和李元吉,受到兵变威胁的李渊只好立李世民为太子,并命令李世民掌管军国大事,实际上已经把权力交给了李世民。一年过后,李渊以年事已高为由禅位给太子李世民,自己退居太上皇。李世民就成了唐太宗。

李世民称帝后,长孙王妃也随即立为母仪天下的长孙皇后,应验了卜卦先生说她"坤载万物"的预言。作了至高无上的皇后,长孙氏并不因之而骄矜自傲,她一如既往地保持着贤良恭俭的美德。对于年老赋闲的太上皇李渊,她十分恭敬而细致地侍奉,每日早晚必去请安,时时提醒太上皇身旁的宫女怎样调节他的生活起居,象一个普通的儿媳那样力尽孝道。对后宫的妃嫔,长孙皇后也非常宽容和顺,她并不一心争得专宠,反而常规劝李世民要公平地对待每一位妃嫔,正因如此,唐太宗的后宫很少出现争风吃醋的韵事,这在历代都是极少有的。当初隋文帝的独孤皇后虽然也曾把后宫治理得井然有序,但她靠的是专制的政策和手腕;而长孙皇后只凭着自己的端庄品性,就无言地影响和感化了整个后宫的气氛,使唐太宗不受后宫是非的干扰,能专心致志料理军国大事,难怪唐太宗对她十分敬服呢!

长孙皇后生性简朴,即使当上皇后后,依然保持着节俭简朴的生活方式,衣服用品都不讲求豪奢华美,饮食宴庆也从不铺张,因而也带动了后宫之中的朴实风尚,恰好为唐太宗励精图治的治国政策的施行作出了榜样。因为长孙皇后的所作所为端直有道,唐太宗也就对她十分器重,回到后宫,常与她谈起一些军国大事及赏罚细节;长孙皇后鉴于历朝历代皇后干权乱政引起的恶劣后果,不愿意过问国家大事。她对太宗说:"母鸡司晨,终非正道,妇人预闻政事,亦为不祥。"唐太宗却坚持要听她的看法,长孙皇后干脆不予回答。

唐太宗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英明君主,最为人称道的就是虚心纳谏一事。唐太宗深受其益,因而也执行得尤为到家,他常对左右说:"人要看到自己的容貌,必须借助于明镜;君王要知道自己的过失,必须依靠直言的谏臣。"他手下的谏议大夫魏征就是一个敢于犯颜直谏的耿介之士。魏征常对唐太宗的一些不当的行为和政策,直接了当地当面指出,并力劝他改正,唐太宗对他颇为敬畏,常称他是"忠谏之臣"。但有时在一些小事上魏征也不放过,让唐太宗常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一次,唐大宗兴致突发,带了一大群护卫近臣,要到郊外狩猎。

正待出宫门时,迎面遇上了魏征,魏征问明了情况,当即对唐太宗进言道:"眼下时值仲春,万物萌生,禽兽哺幼,不宜狩猎,还请陛下返宫。"唐太宗当时兴趣正浓,心想:"我一个富拥天下的堂堂天子,好不容易抽时间出去消遣一次,就是打些哺幼的禽兽又怎么样呢?"于是请魏征让到一旁,自己仍坚持这一次出游。魏征却不肯妥协,站在路中坚决拦住唐太宗的去路,唐太宗怒不可遏,下马气冲冲地返回宫中,左右的人见了都替魏征捏一把汗。

唐太宗回宫后,一边脱衣服,一边怒气冲冲地骂道:"我一定要杀掉魏征这个老顽固,才能一泄我心头之恨!"长孙皇后知道原由后,便回去穿上只有在祭祀宗庙等正式场合才穿的皇后礼服,然后面容庄重地来到唐太宗面前,叩首即拜,口中直称:"恭祝陛下!"她这一举措弄得唐太宗满头雾水,不知她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因而吃惊地问:"何事如此慎重?"长孙皇后一本正经地回答:"妾闻主明才有臣直,今魏征直,由此可见陛下明,妾故恭祝陛下。"唐太宗听了心中一怔,觉得皇后说的甚是在理,于是满天阴云随之而消,魏征也就得以保住了他的地位和性命。由此可见,长孙皇后不但气度宽宏,而且还有过人的机智。

长孙皇后与唐太宗所生的长子李承乾自幼便被立为太子,由他的乳母遂安夫人总管太子东宫的日常用度。当时宫中实行节俭开支的制度,太子宫中也不例外,费用十分紧凑。遂安夫人时常在长孙皇后面前嘀咕,说什么"太子贵为未来君王,理应受天下之供养,然而现在用度捉襟见肘,一应器物都很寒酸"。因而屡次要求增加费用。但长孙皇后并不因为是自己的爱子就网开一面,她说:"身为储君,来日方长,所患者德不立而名不扬,何患器物之短缺与用度之不足啊!"贞观盛世的形成,与太宗和皇后力持节俭政策是分不开的,在这方面,长孙皇后为天下人作出了表率。

长孙皇后还借鉴两汉时期外戚势力过大,危害国家的经验教训,坚持不让自己的亲族在朝中任高官。长孙无忌是长孙皇后的哥哥,文武双全,早年即与李世民是至交,并辅佐李世民赢取天下,立下了卓卓功勋,本应位居高官,但因为他的皇后妹妹,反而处处避嫌,以免给别人留下话柄。

唐太宗原想让长孙无忌担任宰相,长孙皇后却奏称:"妾既然已托身皇宫,位极至尊,实在不愿意兄弟再布列朝廷,以成一家之象,汉代吕后、霍光宗族覆灭,可作切骨教训。万望圣明,不要以妾兄为宰相!"唐太宗却认为自己任命长孙无忌任宰相,是因为他的功勋与才干,和他的外戚地位无关,完全可以"任人不避亲疏,唯才是用"。便硬是任命长孙无忌做了宰相。长孙皇后暗地里派人告诉哥哥辞官,长孙无忌苦求辞官,不愿意位极人臣。唐太宗无奈,只好让他作开府仪同三司,位置清高而不实际掌管政事,长孙无忌仍要推辞,理由是:"臣为外戚,任臣为高官,恐天下人说陛下为私。"唐太宗正色道:"朕为官择人。唯才是用,如果无才,虽亲不用,襄邑王神符是例子;如果有才,虽仇不避,魏征是例子。今日之举,并非私亲也。"长孙无忌这才答应下来。长孙皇后看到哥哥不慕权势,也很高兴。

长孙皇后虽然以不重用娘家人为原则,也有例外的时候。她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长孙安业,酗酒无赖,长孙皇后父亲死的时候,长孙皇后和哥哥长孙无忌还很小,安业竟然把兄妹两人撵回舅舅家,不让两人回家。长孙皇后当上皇后后,并不记恨,反而求太宗照顾他。太宗便任命安业为监门将军。后来安业参与了刘德裕造反的事,太宗要杀安业。长孙皇后在太宗面前叩头流泪为安业求情,她说:"安业的罪过当然该死,不在赦免之列。可是天下人都知道他对我不好,陛下要杀他,众人还以为是我借陛下的手杀害自己的兄长,对陛下的名誉有损。"太宗无奈,只得法外施恩,把安业免去死罪。

长乐公主是唐太宗与长孙皇后大女儿,最受太宗宠爱。她要出嫁时,便向太宗撒娇提出,所配嫁妆要比永嘉公主加倍。永嘉公主是唐太宗的姐姐,正逢唐初百业待兴之际出嫁,嫁妆因而比较简朴;长乐公主出嫁时已值贞观盛世,国力强盛,要求增添些嫁妆也不算过份。太宗答应了,并命令有关部门按长乐公主的要求准备嫁妆。魏征听说此事后,上朝时谏道:"长乐公主之礼若过于永嘉公主,于情于理皆不合,长幼有序。规制有定,还望陛下不要授人话柄!"唐太宗把他这番话回后宫后告诉了长孙皇后,长孙皇后却对此十分重视,她称赞道:"常闻陛下礼重魏征,殊未知其故;今闻其谏言,实乃引礼义抑人主之私情,乃知真社稷之臣也。妾与陛下结发为夫妇,情深意重,仍恐陛下高位,每言必先察陛下颜色,不敢轻易冒犯;魏征以人臣之疏远,能抗言如此,实为难得,陛下不可不从啊。"于是,在长孙皇后的操持下,长乐公主带着不甚丰厚的嫁妆出嫁了。长孙皇后不仅是口头上称赞魏征,而且还派中使赐给魏征绢四百匹、钱四百缗,并传口讯说:"闻公正直,如今见之,故以相赏;公宜常秉此心,不要转移。"魏征得到长孙皇后的支持和鼓励,更加尽忠尽力,经常在朝廷上犯颜直谏,丝毫不怕得罪皇帝和重臣。也正因为有他这样一位赤胆忠心的谏臣,才使唐太宗避免了许多过失,成为一位圣明君王,说到底,这中间实际上还有长孙皇后的一份功劳呢!

贞观八年,长孙皇后随唐太宗巡幸九成宫,一天夜里出现了紧急状况,有人报告说侍卫中发生了兵变,太宗自己手持武器,出来巡视,长孙皇后害怕太宗遇到危险,自己挡在太宗面前。虽然有惊无险,但她身体本来不好,受了惊吓,又感染风寒,引动了旧日痼疾,病情日渐加重。太子承乾请求以大赦囚徒并将他们送入道观来为母后祈福祛疾,群臣感念皇后盛德都随声附和,就连耿直的魏征也没有提出异议;但长孙皇后自己坚决反对,她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非人力所能左右。若修福可以延寿,吾向来不做恶事;若行善无效,那么求福何用?赦免囚徒是国家大事,道观也是清静之地,不必因为我而搅扰,何必因我一妇人,而乱天下之法度!"她深明大义,终生不为自己而影响国事,众人听了都感动得落下了眼泪。唐太宗也只好依照她的意思而作罢。长孙皇后的病拖了两年时间,终于在贞观十年盛暑中崩逝于立政殿,享年仅三十六岁。弥留之际尚殷殷嘱咐唐太宗善待贤臣,不要让外戚位居显要;并请求死后薄葬,一切从简。长孙皇后以她的贤淑的品性和无私的行为,不仅赢得了唐太宗及宫内外知情人士的敬仰,而且为后世树立了贤妻良后的典范,到了高宗时,尊号她为"文心顺圣皇后"。

人们常常说成功男人的背后往往有不平凡的女性,古往今来的史实可以佐证,此言之不虚。

来源 环球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