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苏东坡研发绿色食品(图)

苏东坡研发绿色食品(图)

宋朝绍圣四年,苏东坡被贬官到了海南岛,让他最头疼的是饮食,当地的主食是白水煮山芋,美味佳肴是老鼠肉和烤蝙蝠。还有一种食物是“蜜唧”,苏东坡一听到名字就要吐。所谓“蜜唧”,就是把刚出生的老鼠仔蘸蜜吃,一口下去,要听到“唧”的一声惨叫,才算吃得正宗。海鱼很多,可偏偏苏东坡又怕腥,说什么“病怯腥咸不买鱼”。

“饥中生智”,苏东坡脑袋转得飞快,他要研发“绿色食品”。他首先看中了遍地都是的苍耳。瞅着老爹弄回来的一堆苍耳,他的儿子苏过两眼发直:能吃吗,这玩意儿?苏东坡兴冲冲地又淘又洗,何止是能吃啊?傻小子,你是不知道,苍耳好啊,味道正营养高,有效补充维他命C,常吃骨髓充实,肌肤如玉。

看看苏过没啥兴趣,苏东坡又想从精神上诱导他,给他开开眼。孩子,《诗经·卷耳》你读过吧?“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写得多好啊,这个卷耳就是你眼前的苍耳。孩子,在经典美文的滋润下,你就放开吃吧,管够!从这天起,父子俩算是跟苍耳干上了,早上炒着吃,中午凉拌着吃,晚上煮汤。三天下来,苏过脸儿都绿了。这天早上一睁眼,他都快绝望了,桌上又是一堆苍耳!然后他就看到了老爹那张笑嘻嘻绿油油的老脸,过儿,告诉我,今天是想红烧啊还是清蒸?苏过一声呻吟:“苍天哪,这个苍耳我实在吃不动了,我想吃猪耳!”

其实苏东坡也受不住了,天天吃这个,谁扛得住啊?苏东坡美食家的天性又出来了,既然没肉吃,那就“因菜制宜”,把苍耳煮成菜羹吃。他还写了篇色香味俱佳的《菜羹赋》:“其法不用醯酱,而有自然之味……汲幽泉以揉濯,搏露叶与琼根。爨鉶錡以膏油,泫融液而流津。适汤濛如松风,投糁豆而谐匀……”东坡闭着眼咂着嘴加进去不少“佐料”。这个“绿色食品”听着真不错,吃起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很快的,菜羹也吃不动了,父子俩的脸更绿了。不久,父子俩又用山芋干、小米研制出了一种粥,美其名曰“玉糁羹”。苏东坡又写了一首诗:“香似龙涎仍酽白,味如牛乳更全清。莫将南海金齑脍,轻比东坡玉糁羹。”苏东坡大赞道,这个“玉糁羹”堪称美食界一大发明,“天上酥酏则不可知,人间决无此味也”!大话吹得不错,可肚子吹不起来,说得天花乱坠也还是山芋粥。

“玉糁羹”一旦成了主食,跟苍耳也差不多。苏东坡日渐消瘦,这时苏辙的信来了,苏东坡一看,得,苏辙也成功瘦身,乃题诗曰:“相看会作两癯仙,还乡定可骑黄鹄。”他开玩笑说,咱哥俩儿瘦得仙风道骨,瘦得海阔天空,哪天骑个黄鹄回乡,起飞降落都比那些胖子有优势。

噫,燕雀安知鸿鹄之瘦哉!此刻,把这几首“绿色食品”诗诵读一下,不由地因这兄弟俩的乐观和达观而忍俊不禁。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