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人文世相:袁宏道的尺牘(图...

人文世相:袁宏道的尺牘(图)

分享

袁宏道是明代文學家,他的「獨抒性靈」的「性靈說」,是中國文學史上的一個重大現象。他不但山水遊記寫得好,尺牘更是一絕。袁宏道是個不受拘束的人,別人熱衷做官,他卻厭倦做官。做官後不久便辭官,辭官浪遊山水,寫下了大量優美的山水遊記。後接到家兄袁宗道讓他進京的信,只好收斂起遊山玩水的興致,到京城做官。做了幾年京官,又覺得不自由,便回到老家湖北公安隱居。不幸病亡在家鄉。

袁宏道中進士後首任吳縣縣令,他興奮的不是到吳縣做官,而是吳中山水,他在給朋友的信中說:「弟已令吳中矣。吳中得若令也,五湖有長,洞庭有君,酒有主人,茶有知己。」可見是奔那裡的風光去的。吳中是當時的吳縣或蘇州府別稱。五湖指洞庭、鄱陽、太湖、巢湖、洪湖,這裡泛指太湖一帶的眾多湖泊。「五湖有長,洞庭有君」,太有味了,但他同時又想到做「五百里糧長」不如「五湖之長」的苦惱。所以又說:「吏道縛人,未知向後狀如何,先此報知。」(《寄同社》)這裡把作者的心跡全部袒露出來了。接下來是他做縣令的苦惱,官場遠沒有五湖山水那樣清澈,「弟作令,備極醜態,不可名狀。大約遇上官作奴,候過客則妓,治錢谷則倉老人,諭百姓則保山婆。一日之間,百寒百暖,乍陰乍陽,人間惡趣,令一身盡嘗矣。苦哉!毒哉!」(《與丘長孺》)這對有些人來說,極盡官場之味,不但認識不到「醜態」而且樂此不疲,而在性靈才子袁宏道,幾筆便寫盡古今官場醜態。還有一尺牘是寫給同行安福知縣楊安福的:「燕中宴集,略見高雅,然尚未得盡傾腸胃,喉中隱隱,有如許欲吐未吐之物,至今尚鬱鬱胸臆間也。吳令甚苦我:苦瘦,苦忙,苦膝欲穿,腰欲斷,項欲落。嗟呼,中郎一行作令,文雅都盡,人苦令耶,抑令苦人耶?」(《與楊安福》)袁宏道有文人品性,實在受不了官場那種等級尊卑,迎來送往,跪迎上官,點頭哈腰,所以說「文雅都盡」。他還多次在給朋友的信中訴苦:「人情茫如風影,過客積如蚊蟲,官長尊如閻老。」還有「上官如雲,過客如雨。」(《與沈博士》)官場自古便是這樣的生態,基層官員光接待工作就做不完。

作為袁宏道這樣的性靈才子,不堪在官場受辱,有歸退之心,他在給朋友的尺牘中說:「且丈夫各自行其志耳。烏紗擲於優人,青袍改作裙褲,角帶毀為糞箕,但辨此心,天下事何不可為?安能俯首低眉,向人覓顏色哉!」(《與聶化南》)確實表現了袁宏道的為人和品格。「烏紗擲於優人」,多麼瀟灑,優人就是唱戲的,把官帽擲給優人作道具用吧,袁中郎歸心似箭!作者另一寫給聶化南的尺牘是他的心願,並實現了這個心願,二次「棄官」回到了湖北公安老家。尺牘寫道:「敗卻鐵網,打破銅枷,走出刀山劍樹,跳入清涼佛地,快活不可言!不可言!投冠數日,愈覺無官之妙。弟擬安排頭戴青笠,手捉牛尾,永做逍遙纏外人矣。」(《給聶化南》)纏外人就是不受束縛的人。

袁宏道其它內容的尺牘同樣可讀,與他的其它文章一樣,「獨抒性靈,不拘格套」,而尺牘更見心跡。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