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韦应物—具王维之神韵兼陶潜...

韦应物—具王维之神韵兼陶潜之遗风(组图)

分享

韦应物

韦应物(737~791),京兆长安人。少年时即事玄宗。后为滁州、江州、苏州刺史。性行高洁,虔敬佛教,与有名的诗僧皎然、顾况等友善。其诗闲淡简远,韵律生动,有陶渊明之风,世称“陶韦”。有《韦苏州集》传世。

韦应物晚年以病辞官,寓居善福寺两年,后又住永定寺,“斋心屏除人事,平日则鲜食寡欲,所居必焚香扫座而坐,冥心象外”。

他有一首外不言禅,却字字入禅的名诗,即《滁州西涧》: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其中“野渡无人舟自横”一句,最受后人推崇,它表现出的宁静淡泊的情致,清幽淡雅的禅意,耐人寻味,随着岁月流逝、世事变迁而更凸显其空灵之美。

悟真寺

他曾经来到悟真寺游玩,在《蓝岭精舍》一诗中,对悟真寺作了这样的描写:

石壁精舍高,排云聊直上。佳游惬始愿,忘险得前赏。崖倾景方晦,谷转川如掌。绿林含萧条,飞阁起弘敞。道人上方至,深夜还独往。日落群山阴,天秋百泉响。所嗟累已成,安得长偃仰。

山中石壁中的精舍,位置绝高,想要登临而上,几乎要一路排撩天空的云朵。如此佳美的游览,早已满足了自己出门的初衷了,但还需忘掉路途的险要,去观赏前面更为奇特的景色。倾侧的巖崖挡住阳光,使得眼前景色立时昏暗起来,而转过山谷,往山下看去,曲折的河川只如手掌一般大小。苍绿的山林到了这个季节,已带着几分萧条之意,而悟真寺那凌空欲飞的阁楼显得宏伟而宽敞。寺中学道的僧人从上方而来,这些道人们气定神闲,即使在深夜,也还是在山中独自行走。

太阳渐渐落山了,群山开始变得阴冷起来,秋色中可听到千山百谷中泉水潺潺流动的鸣响。面对这么美好的景致,不禁让人嗟叹:为官奔命受世间羁累已成定局,何时才能有机会与此山此水长相俯仰,自由自在地生活呢?

全诗不过七韵,然描摹逼真,闲适清雅,着墨无多,意境深远,有王维之神韵、陶潜之遗风。作者与白居易、张籍等诗人相同的是,面对悟真寺山水之美景,不免表达了不喜官府世累,愿来此山隐居的心情;不过从史料中看,诗人们的这个奢望都没有达成。厌苦求乐,人蚁一如,没做官的穷人想要做官,享受富贵荣华;做了官的受官职缠缚,又想住到山中,过自在的生活。然而,娑婆世界,哪里有究竟圆满的快乐与自在?不如像白居易那样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净土。到了极乐世界,才算是真正得大自在、快乐逍遥啊!

诗人与悟真寺的交往似乎很深,还有一首《上方僧》,只有寥寥数语,但却描绘出一幅动静结合的山水人物画图。诗云:

见月出山东,上方高处禅。空林无宿火,独夜汲寒泉。不下蓝溪寺,今来三十年。

诗中的“蓝溪寺”就是悟真寺,“上方”即悟真寺上方北院及南院。这位悟真寺高僧闭关住寺已三十年,颇有慧远大师三十年不下庐山之风。诗人仰之,如仰视东山之月。没有宿火的空林,独夜饮著寒泉。对常人而言,这种孤寂是无法忍受的。诗中虽没有直接描写这位高僧的修行,但却给了读者无限的想像空间。

(责任编辑:肖凡)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