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鬱鬱而終的大明能臣楊士奇(...

鬱鬱而終的大明能臣楊士奇(圖)

楊士奇( 1365—1444 ) ,名寓,江西泰和(今江西太和縣)人。他從小死去父親,跟隨母親嫁到羅家,後來恢復了原來的楊姓。家境很貧窮,但他努力學習,靠教授學生糊口自給。經常在湖南、湖北一帶教書,其中以在湖北江夏教學館的時間最長。建文帝初年,招集各地儒生纂修《太祖實錄》,楊士奇被推薦徵用為教授。正要上任,王叔英因為他修史方面的才能薦舉了他。於是,他被召入翰林院,擔任編纂官。不久皇帝命吏部考試評定史館中儒生的等第,吏部尚書張看到楊士奇寫的對策,說:“這不是平常儒生所能說出的話。”於是上奏他為第一名。朝廷由此任職他為吳王府副審理,但仍然讓他在實錄館里供職。明成祖朱棣即位,改任編修。後來,選入內閣,掌管機密的軍國大事,幾個月後提升做了侍講。

永樂二年( 1404 )入選以他為左中允東宮太子。永樂五年升為左諭德。楊士奇辦事非常謹慎,家居時間從來不談論公事,即便是最親密友好都不能從他那裡聽到任何事情。在成祖面前,舉止動作恭敬慎重,善於回答問題,而且他說的話常常能夠符合成祖的心意。有人有小的過錯,常常給他掩飾過去。廣東布政使徐奇帶了些嶺南的上特產送給朝廷的官員們,有人把他送了東西的官員名單拿給皇帝看,皇帝看到上面沒有楊士奇的名字,就把他召去詢問。楊士奇回答說:“徐奇去廣東上任的時候,群臣們作詩文贈給他送行,我正巧生病沒有參加,因此沒有送東西給我。現在名單上的官員是不是都接受了這些東西還不知道,而且東兩很少,應當沒有什麼其他用意。”成祖就馬上命令把禮品冊焚燒。

永樂六年,皇帝巡幸北方,命揚士奇和蹇( jiǎn)義、黃淮留在南京輔佐皇太子朱高熾。太子喜好文章詩詞。贊善王汝玉把詩法呈獻給他。楊士奇說:“殿下應當用心學習《六經》,有空閑的時候看看兩漢的詔令。作詩是雕蟲小技,不值得去研究。”太子認為很對,採納了他的意見。

先前,成祖起兵的時候,漢王朱高煦多次拚死作戰很有功勞,成祖答應事情成功以後把他立為太子。但成祖即位后沒有立他為太子,他心懷怨恨。成祖又憐惜趙王朱高燧年紀小,對他特別寵愛。因此兩王聯合起來離間太子,成祖心裡很有些不舒服。永樂九年( 1411 )回南京,成祖把楊士奇召去詢問太子監國的情況。士奇回答太子孝順恭敬,而且說:“殿下天資很高,即使有過錯也一定能知道,知道以後必定改正。心地好,待人仁愛,決不會辜負陛下對國家大事的託付。”成祖聽了很高興。永樂十一年(1413)正月初一,有日蝕出現,禮部尚書呂震請求不要停罷朝賀的儀式。侍郎儀智堅持認為不可以。士奇也引用宋仁宗處理天聖年間災異的事例極力反對,於是停止了朝賀。第二年,皇帝北征,楊士奇仍然輔佐太子留守南京。

漢王更是變本加厲說太子的壞話。皇帝回來,因為太子迎接來遲,把太子的東宮官屬黃淮等人全部投入監獄。楊士奇後來到,皇帝饒恕了他。召他詢問太子的情況。楊士奇叩頭說:“太子孝順恭敬像以前一樣。凡是有耽擱遲緩,都是我們臣下的罪過。”皇帝的氣消了。隨從皇帝的各大臣紛紛上奏彈劾楊士奇,認為他不應當單獨得到寬恕,於是把他也關進錦衣衛監獄,但不久就釋放了他。

永樂十四年( 1416 ) ,皇帝回京師,對漢王奪嫡陰謀及各種不軌情狀略有所聞,便問蹇義,蹇義不回答,於是又問楊士奇,楊士奇回答說:“我和蹇義都侍奉東宮太子,外人沒有敢和我們兩人說漢王的事的。但是兩次讓漢王到藩王分封的地方去,他都不肯走。現在知道陛下將要遷都北京,總是要求留守南京。只有陛下才能精細地觀察他的意圖。”成祖沉默着沒有說話,起駕回宮了。過了幾天,成祖完全知道了漢王的事情,削奪了兩支隸屬於他的護衛武裝部隊,最後把他安置到山東樂安去了。第二年提升楊士奇為翰林學士,仍然兼任原來的官職。永樂十九年(1421)改為左春坊大學士,仍舊兼翰林學士。次年又以輔導太子有過錯為由,被關人錦衣衛監獄,十來天後才釋放。華蓋學士切言敢諫

仁宗朱高熾即位做了皇帝,擢任楊士奇做禮部侍郎兼華蓋殿大學士。一天,皇帝在便殿,蹇義、夏原吉奏事還沒有退出。仁宗望見楊士奇,就對兩人說:“新任華蓋學士來了,必定有正直的言論,讓我們一起來聽聽他講些什麼。”楊士奇進殿後說:“皇上開恩減少歲供的詔令剛下達兩天,惜薪司就傳聖旨徵收棗80萬斤,這和前面所下的詔令是相矛盾的。”仁宗立即命令徵收數字減去一半。成祖死後.按照喪服制度的規定,穿喪服的時間至二十七日期滿,呂震請除喪服。楊士奇認為不可以,呂震厲聲斥責他。蹇義把他們倆的意見都上報給皇帝,態度模稜兩可。

第二天。皇帝頭戴素冠,身穿麻衣制的喪服扎着孝帶出理朝政。朝廷大臣只有楊士奇和英國公張輔像他一樣身着喪服。退朝以後,皇帝對左右的人說:“先帝的棺材還在停放着,做臣下的怎麼能忍心說換上吉服,楊士奇堅持這一點是對的。”升楊士奇做少保,與同事楊榮、金幼孜一起被賜給銀印章,准許密封上奏事情。不久楊士奇被升為少傅。

當時各地藩司守令等地方官員進京朝見,尚書李慶建議把發給軍隊剩餘的馬匹給他們,每年向他們徵收馬駒。

楊士奇說:“朝廷選舉賢能對稱職的人授給官職,現在卻讓他們養馬,是看重牲畜而輕視士人,這怎麼能夠向天下和後世交待呢。”皇帝答應從宮中直接發聖旨罷停這一做法,但後來沒有消息了。楊士奇再次極力申述自己的意見,又沒有批複。不久,皇帝到思善門,召見楊士奇說:“朕難道真的忘記了這件事?聽說呂震、李慶等人都不喜租稅,清理積壓下來的冤獄,裁減工程役作,以擴大皇帝對百姓的恩德。百姓都很高興,過了兩年,宣宗對楊士奇說:“撫恤百姓的詔諭頒布已經很長時間了,現在還有需要寬恤的地方嗎?”楊士奇說:“從前下詔減少了官田的租稅,可是戶部卻照舊徵收。”皇帝很不高興地說:“現在開始實行,不實行或阻撓實行的按法律治罪。”楊士奇再請示安撫逃亡的百姓,審察貪官污吏,推舉有文才,精通武藝而又勇敢的士人,令被判死罪的人家的子孫有仕進的機會。又建議請朝廷大臣三品以上和地方上的布政使、按察使,各自舉薦自己所了解的人,準備充當地方官員的人眩宣宗都回答可以。在那個時候,宣宗勵精圖治,楊士奇等人同心輔佐,天下號稱太平治世。宣宗於是仿效歷史上帝王和臣下共同遊樂的故事,每到年初,賜給百官十天休假。宣宗也時常到西苑萬壽山,各位大學士都隨從他去,賦詩唱和,從容地詢問民間百姓的疾苦。大臣們有什麼議論上奏,皇帝都能做到虛懷若谷,聽取和採納。

宣宗剛即位的時候,內閣大臣有七個人。陳山、張瑛是因為曾在東宮供職的舊情而進入內閣的,因為不稱職,被調出去做其他的官了,黃淮因為生病退了休,金幼孜去世,內閣中只有楊士奇、楊榮、楊溥三個人。楊榮豪放開闊 ,有決斷、有毅力,遇到事情敢作敢為。多次隨從明成祖北征,很熟悉邊關將領德才的高低,要塞的險易遠近,敵情歸順與叛逆。但是他卻很喜歡接受禮物,邊關將領每年都給他送好馬,宣宗也知道這些事,就向楊士奇詢問。

士奇極力為楊榮辯白說:“楊榮了解邊防的事多,我們都比不上他,不應該把小毛病放在心上。”宣宗笑說:“楊榮曾經講你和夏原吉的壞話,你還為他說情嗎”?楊士奇說:“希望陛下像曲折周到地容忍我那樣寬容楊榮。”宣宗的不快於是解除了。那以後,楊士奇說的話逐漸讓楊榮知道了,楊榮覺得愧對楊士奇,從此以後,兩人相互間相處得很好。宣宗也更加接近地對待楊士奇,先後賜給他珍奇果品、祭祀用的犧牲美酒、書籍器具不計其數。

宣宗逝世以後,英宗即位做了皇帝,時年方九歲,國家的軍政大事都要報告太皇太后。太皇太后推心置腹地信用楊士奇、楊榮、楊溥三個人。有事就派宮中宦官到內閣諮詢商議,然後裁決。楊士奇等三人也很自信,理直氣壯地推行自己的意見,積極治理國家。楊士奇首先請求訓練士兵,加強邊境的守備防禦,設置南京參贊機務大臣,分別派遣文武官員鎮守巡撫江西、湖廣、河南、山東,罷免進行偵事的校尉。又請求依次免除租稅,慎重處理刑事案件 ,嚴格考核各部門的官員。英宗都答應實行。正統初年,朝廷政治清明,是楊士奇等人的功勞。正統三年(1438)《宣宗實錄》纂修完成,升楊士奇做少師。正統四年( 1439 ) ,他請求退休,沒有得到同意,詔令讓他回鄉祭掃墓地。不久還朝。

宦官擅權憂鬱而終

英宗時太監王振為英宗所寵信,逐漸干預朝廷政務,誘導英宗用嚴酷的手段對待臣下,大臣們往往因小小過失而投入監獄。靖江王朱佐敬私自送給楊榮金銀。楊榮先已經回鄉祭掃墓地去了。回來並不知道這件事,王振想借這件事傾軋楊榮,楊士奇極力為他解釋,得以作罷。楊榮不久去世,楊士奇、楊溥更加孤立。在王振的慫恿下,第二年便大舉興兵征討麓(lù)川,耗費國庫儲藏,士兵馬匹死去好幾萬。再過了一年,太皇太後去世,王振的勢力更加大了,更加肆無忌憚,大小官員稍微有抵觸違抗他的,馬上被捉進監獄。朝廷大臣人人都心懷恐懼,楊士奇也不能夠制止。

楊士奇年老以後,他的兒子楊稷驕橫霸道,曾經侵害平民並用暴力殺人。主管監察的官員紛紛上奏彈劾楊稷。

朝臣議論並沒有立即按法律治他的罪,而是把那些有關文件封起來給楊士奇看。後來又有人揭發楊稷蠻橫暴虐的幾十件事,於是把他捉進了大理寺獄。楊士奇因為年老生病休假在家,英宗恐怕傷害了他的感情,下詔予以安慰勉勵。楊士奇感動得流淚,因為憂慮而使疾病加重卧床不起。正統九年( 1444)三月去世,享年80歲。追贈太師,根據他生前的事迹給他“文貞”的稱號。

原先在正統初年,楊士奇就說過蒙古瓦刺部漸漸強大,恐怕會成為邊防的禍患,而邊軍缺馬,恐不能抵禦。

請於附近太僕寺關領,西蕃責馬也都供給邊防。楊士奇死後不久,也先果然入侵,發生了土木之變,有識之士不禁思念楊士奇所說的話。

(责任编辑:文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